特朗普还能东山再起吗?

字体大小: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林至敏,王建伟

*文章发表于2月26日

2月的最后三天,美国共和党及其支持者将聚集佛州奥兰多,召开年度保守派行动大会。特朗普已表示他会参加并发表演讲。不出意外,这将是特朗普卸任后,尤其是2月6日第二次弹劾案落下帷幕后,首次高调亮相。

这是否意味着特朗普打算重出江湖,甚至在2024年卷土重来,再次挑战总统宝座?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首先要分析共和党内部各派政治势力的消长。

应该说1月6日国会山暴乱后,共和党内外以对特朗普的态度为主轴,已大致分裂成四派势力:一是特朗普的基本盘。尽管特朗普“创纪录”地在任内两次被弹劾,而且多数民众认为他对国会山暴乱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他在共和党内的人气依然居高不下。

甚至在国会山暴乱平定后,仍有139名共和党众议员和8名参议员拒绝确认几个关键摇摆州的选举人投票结果,他们分别占共和党众议员人数的67%和参议员的16%。

不仅如此,在第二次弹劾案审理过程中 “反水”的共和党议员(10名众议员和7名参议员),大多随即受到其所在州共和党组织的正式投票谴责。最近几次民调显示,四分之三的共和党选民支持特朗普在2022年中期选举中发挥突出作用。

可以说,在特朗普四年多的经营后,共和党从主体来说已成为货真价实的“特朗普党”。这也是为什么特朗普在遭弹劾不到一个月后就有东山再起的底气。

对于特朗普,共和党基层的“粉丝”报以近乎盲目的个人崇拜,但党内一些高层抱住这个“神主牌”则更多地是出于政治算计,他们断定共和党要想在2022年中期选举中夺回国会控制权,少不了要特朗普来收拾人心。

众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卡锡在国会山暴乱当日曾与特朗普发生争执,但弹劾案刚过,他就专程跑到佛州海湖庄园向特朗普输诚,希望他能够帮助共和党筹措竞选资金。同样地,南卡罗莱纳州参议员格雷厄姆在国会山暴乱当日信誓旦旦说与特朗普情分已尽,为此还曾在机场遭到“特粉”的攻击,然而,不过几天,他的口风就变了,宣称特朗普开始的“美国优先”的革命运动不仅活力依旧,而且在特朗普领导下,还会继续壮大,即所谓“特朗普+”(Trump plus)。

总之,共和党内从基层到关键国会议员支持特朗普的稳定多数目前还看不出有太大的变化。

共和党内的反对特朗普的势力,从2015年他宣布竞选总统的第一天起就一直存在。他们主要由共和党精英层的建制派组成,包括前政府官员、国会议员、党务竞选官员,以及智库专家等。“反特派”虽然人数不多,但是由于地位显赫,影响力不容小觑。

对于特朗普这样一个背离共和党内政外交传统、不按常理出牌的异类“商人-政客”,“反特派”感到愤懑和不屑。在2016年及2020年大选中,他们建立了各种政治组合,通过公开信、刊登电视广告等形式反对特朗普当选和阻止他连任,为此甚至不惜支持民主党候选人。此番共和党败选,“反特派”更是要彻底清算“特朗普主义”,他们认为,除此之外,共和党别无前途。

共和党内的这种情绪在去年大选后也开始向基层蔓延,尤其是国会山暴乱后,退党人数大幅增加 。例如在科罗拉多州,仅暴乱后一周,就有4600名共和党党员选择改变党派属性,这个数字虽然不到该州共和党登记人数的1%,但其宣示意义却不可低估。

日前,120多名前共和党官员召开网络会议,讨论成立第三党的可行性。40%的与会者主张立即建立新党以反对特朗普,43%则主张留在共和党内成为反对特朗普的一个派系。更有甚者,如伊利诺斯州议员凯辛格,已成立政治行动委员会,筹集资金挑战特朗普及其支持者。

虽然一般认为,在美国的单一选区制度下(即必须在每个选区赢得绝对多数方能当选该选区议员),第三党几乎没有立足之地,然而共和党一旦分裂,即便分出去的只是一小部分人,它想要在一些关键摇摆选区取胜也会难上加难。至于共和党内“反特派”的潜在作用,比如是否会在2022年中期选举时和民主党候选人形成事实上的选举同盟,目前尚难预测。

国会山暴乱后,共和党内政治版图最值得注意的变化,是出现了一股既要摒弃特朗普又想守住共和党基本盘的势力。日前《华尔街日报》一篇社论大概道出了他们的想法:特朗普只是未被定罪,而非裁定无罪,他的时代已经过去。如果无法认识到这一点,共和党只会在自欺欺人的泥潭里越陷越深。

共和党参议院领袖麦康奈尔反对弹劾一个已经下台的总统,但在弹劾投票后的发言中却严厉指责特朗普在道义上和事实上煽动了1月6日国会山暴乱。此番讲话清楚地与特朗普划清了界限,因而也有人将此比作 “麦康纳尔计划”的第一炮——2020年大选时,共和党内的“反特派”曾发起“林肯计划”,通过筹集资金、发放广告的做法,分化对特朗普的支持。

这派势力的另一位代表人物,是曾被特朗普任命为驻联合国大使的黑莉。黑莉多次表示特朗普虽有错,但错不至罪;但弹劾案结束后,她画风一变,转而批评特朗普误导支持者,认为共和党不应该继续惟特朗普马首是瞻。

总的说来,第三势力从传统的党派立场出发,认为共和党的出路在于走出特朗普个人政治的怪圈,但不应抛弃特朗普的基层支持者,应该通过攻击民主党拜登政府的政策来增强党内凝聚力,尽快步入后特朗普时代。分析认为,持这种立场的共和党高层不在少数, 只是目前多数还不愿意公开与特朗普决裂;如果对特朗普的第二次弹劾以秘密投票的方式进行,可能会有多达17名的共和党参议员“反水”,足以给特朗普定罪。

对第三势力而言,最大的挑战在于缺乏一位既能扳倒特朗普又不折损党派基本盘的领军人物。目前,不少人寄望于众议院共和党第三号人物、前副总统切尼的女儿伊丽莎白·切尼。切尼在众议院讨论特朗普弹劾案时,曾激烈抨击特朗普,为此她遭到所属的俄明州共和党组织的谴责,更有一些共和党议员试图剥夺她众议院党团领袖的位子。不过,在就罢免一事进行的秘密投票中,多达72%的共和党众议员投票支持切尼继续担任众议院党团会议主席,可见党内反特朗普的暗潮汹涌。切尼本人事后表示对公开反对特朗普的言行不后悔,也不改变立场。

目前尚难判断第三势力会如何发展,甚至是否有足够的生存能力。但它的出现是一个风向标,不可忽视。这从特朗普的反应中即可窥见一斑。

针对麦康奈尔的“去特朗普”路线,特朗普发表了言辞激烈的声明,除了羞辱麦氏本人并列举其“罪状”外,他还扬言要在接下来的中期选举中支持挑战麦康奈尔的共和党人,以便找到可以让“美国重新伟大”起来的新领导人。

特朗普放言,他不会和主张“去特朗普化”的第三势力打交道。黑莉曾表示想与特朗普见面并解释之前所做的一些表态,但遭到断然拒绝。南卡罗莱纳州参议员格雷厄姆日前一面批评老朋友麦康奈尔公开批评特朗普不当,一面计划和特朗普见面试图化解两人之间的矛盾;但无论特朗普还是麦康奈尔对此都兴趣不大。

毫无疑问,第三势力已经受到美国政界和媒体的极大关注,不能肯定的只是,这一势力的崛起究竟是会导致共和党的分裂还是重新整合。但不管怎么说,特朗普要坐稳共和党“教父”的位子,只怕也不容易。

除了以上三大派系外,还有一些共和党重量级人士的动向也颇为令人玩味。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前副总统彭斯了。

作为特朗普的搭档,彭斯可谓忠心耿耿,不过由于没有按照特朗普的“指示”在1月6日的国会认证中“不认”各州选举结果,遭到后者的多次抨击。在当天的国会山暴乱中,不少支持特朗普的暴徒高呼“吊死彭斯”,一度威胁到彭斯的人身安全。国会山事件后,特朗普夫妇拒绝出席拜登的就职典礼,而彭斯夫妇则留了下来,与新政府礼貌互动。

目前,彭斯已拒绝年度保守派大会的发言邀请,似乎有意与特朗普保持距离。必须看到目前在共和党2024年总统大选的可能候选人中,彭斯的支持率只排在特朗普之后,他的未来政治作用不可低估。与彭斯类似的,在共和党高层还有不少人,他们大多对党内的分化保持缄默,即使是对已经公开化的“特朗普vs麦康奈尔”之争也三缄其口。对于他们而言,如何赢得选举始终是首先需要考虑的问题。

上述共和党内几种势力的互动消长,势必会影响明年中期选举乃至2024年总统选举,进而作用于特朗普的政治前途。目前,共和党领导层在如何对待特朗普的问题上面临两难:一方面,他们当中很多人已经意识到,从长远看,如果放任共和党“特朗普化”,那么传统意义上那个共和党将不复存在;另一方面,为短期的政治利益考虑,他们又不愿意与特朗普公开决裂,以免失去草根“特粉”的选票。

当然,共和党能否在明年的中期选举中翻盘,夺回国会控制权,特朗普因素固然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恐怕还是拜登政府的施政表现。从历史规律来看,执政党一般都会在中期选举中丢失国会议席,拜登恐怕也难以摆脱这一魔咒。

届时,如果拜登推行“新政”失败,引起民怨,那么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中遭遇滑铁卢的可能性是真实存在的。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很可能会充当共和党国会议员候选人的“超级助选员”,再次成为共和党的“救世主”,从而为其2024年重返白宫铺平道路。

而如果拜登表现良好,在年底前控制住疫情,恢复社会正常运作,同时通过高强度刺激措施让经济复苏,并尽可能争取两党合作,在一些共同点较多的领域,如基建投资方面,得到共和党最大限度的支持,并将民主党的内斗维持在可控范围内,那么民主党仍然有在中期选举中平盘的机会。如是,特朗普想要东山再起的如意算盘就会大打折扣,加之接连不断的刑事和民事诉讼的困扰,这位另类的前总统在共和党内被边缘化,乃至逐渐淡出政坛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