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强势回归 共和党参政之路愈走愈窄

字体大小:

01观点

素有狂人之称的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在去年大选中饮恨落败,其后一直不肯承认点票结果,更向外界大肆散布选举舞弊的阴谋论,纠集支持者到首都华盛顿集会,最终酿成国会被冲击一幕。其后特朗普终于肯承诺和平移交政权,又被社交平台连环封锁,及后民主党主导的众议院更对之发动弹劾,共和党内对之也挞伐不断,一时间令之声名狼藉,从政之路近乎完结。不过及后参议院共和党人在弹劾中为之保驾护航,特朗普得以幸免于难,日前在保守政治行动会议(CPAC)其更强势回归并暗示2024年卷土重来。美国保守派的大旗,仍然牢牢掌控于特朗普手中。

一年一度的保守政治行动会议为美国保守派的武林大会,而今年场地最瞩目的摆设,当要数会场布的一尊两米高的特朗普金像,成为与会者的打卡热点。而早前曾因国会冲击案而与特朗普公开抬杠的参议院领袖麦康奈尔、拒绝在主持国会点票会议时推翻大选结果的前副总统彭斯、两次特朗普弹劾案皆倒戈反对的党内反特派领袖罗姆尼、国会冲击案后一度与特朗普割席的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黑利(Nikki Haley)等人,皆未有在嘉宾名单之列。相反一众特朗普死忠,包括参议员霍利(Josh Hawley)、斯科特(Rick Scott),佛罗里达州州长桑蒂斯(Ron DeSantis)、南达科他州州长诺姆(Kristi Noem)纷纷发表演说。

美国保守主义走向穷途

其中高踞全国人均染疫率第二高的南达州,诺姆更奉行特朗普的反封城主张,既不限制餐厅及酒吧营业,也不强制民众外出时戴口罩,一直为特朗普激赞。去年特朗普获得党内总统提名时,诺姆更于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中获邀演讲,从此晋身全国政治舞台。其擅操弄文化战争议题深具佩琳的风范,也令之有力超越黑利成为下届代表共和党出选的女将人选。而整个保守政治行动会议各大演讲者亦大打文化战争议题,以“不被取消的美国”为主题,力数自由派的取消文化扼杀言论自由,又抨击拜登的移民政策、延续选举舞弊论等。对于最近众议院通过的1.9万亿经济刺激方案,与会者却鲜有提及。

最近莫宁咨询公司一项民调发现,全美76%受访者支持国会通过1.9万亿的经济刺激方案,当中包括60%共和党选民。然而当方案于众议院通过时,竟无一个共和党众议员投票支持,参议院共和党人于一个月前更提出一份总值少过原本方案三份一的修订方案。而另一项由《经济学人》委托盖洛普的调查更显示,经济刺激方案为近三十年最受民意支持的法案,仅次于1993及1994年的枪械管制法案、2007年提高最低工资至7.25美元、1990年的《乾净空气法案》修订。然而不论刺激方案如何受到历史性的跨党派支持,国会共和党人紧缩思维仍然深入骨髓,对于扶助弱势及基层寸步不让。

去年大选特朗普虽痛失白宫宝座,却得到历史性的拉丁裔选票,更在德州南部民主党根据地的河谷地区贫困拉丁裔人口中大有斩获,其疫情早期向全民发放的1,200美元支票被视为原因之一。不过后来特朗普拒绝再为基层提出经济援助,又将大选议题纠缠于拜登儿子丑闻等,脱离其四年前的阶级论述,最终令之失去上届染指的中西部铁锈地带。如今共和党懒理穷人死活的富人党本色故态复萌,更将所有前途押注在特朗普一人身上,继续朝向阴谋论及极端路线的方向。共和党不认真处理其与主流民意日益脱节的路线和政策,只懂操作文化战争及依赖特朗普的个人人气,长久下去怎能不把保守主义走到穷途?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