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可取法日本 智慧面对大陆战略压力

字体大小:

旺报社评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已经下台,拜登政府宣示美中“竞争中合作关系”;蔡英文总统藉国安人事调整,对大陆释出改善两岸关系讯号,但两岸关系未见起色。台国防部统计,2020年大陆军机持续进入台湾西南防空识别区超过380架次,美军亦派舰13次通过台海。今年以来,大陆持续增强对台军事压力,常态性派遣大批军机绕台,2月19日解放军计有4架歼16战机、4架歼轰7战机及1架运9通信对抗机进入台湾防空识别区。

美台关系不可跨越的红线

关键原因在北京将美国在台海的行为,解读为对“台独”势力传递错误信号。大陆外交部长兼国务委员王毅要求“美方停止纵容甚至是支持台独分裂势力的错误言行”,台海无疑是中、美博弈的主战场,“台湾问题”再次端上台面,成为中美关系的障碍。结合2月初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对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的发言可以了解,北京已将“台湾问题”定位为无可退让的核心利益,要求拜登政府莫延续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在对中外交上操作“台湾问题”的策略。

北京明确要求华府“一中政策”回到中美关系原点,美台关系不可跨越大陆的“红线”。诚然,美国总统拜登欲将中美关系从缺乏战略的特朗普即兴性乱斗,拉回到激烈竞争,但非对抗的路线,避免双方走向难以收拾的冲突。但意在维系世界秩序中领导地位的美国,与在国际体系中力争上游、自信日增的中国,都将更坚持自己的原则与利益,管控分歧知易行难。

北京在台海的力量伸张及对台湾的安全威胁,已成为美国、日本及欧盟关注焦点,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莱斯声明表示,美国极为关注北京不断企图恐吓包括台湾在内的邻邦。不仅台海,日本亦认为中国实施《海警法》意在钓鱼岛,既知不能单凭军事力量夺取,乃以国内法进行“法律战”,模糊日本对钓岛的“实质管辖”,为最后的登岛创造条件。

中国在台海及东海频频的动作,是否构成“海峡中线”及钓岛现状的改变,已为中国与美、日外交间的争议之所在,北京认为“远海长航训练”及《海警法》无一违反国际法,不容美、日等国说三道四。然而,北京不应轻忽其维护领土主权的强势作为,是否构成在争端中“红线”的挪移,反而减损其要求华府明确化台美关系“红线”的合理性,中美关系破冰缘木求鱼。

竞争中仍维系可对话关系

美国维持东亚秩序威慑力可能是“韩战以来最弱”,但中国处在民族复兴历史关键期,大国自信应展现在扮演印太负责任利益关系者角色,而非启人疑窦,忧心北京可能对外采取“蚕食战略”,改变东亚战略平衡,习近平的大国及周边外交反而承受更多压力,平添两岸及中日关系和平发展的阻力。

大陆国防部长魏凤和去年10月在香山论坛称,“中国是世界上唯一尚未实现完全统一的大国”,重申中国必须统一的目标,但在中共“党指挥军”体系下,魏凤和的高调语言应不代表两岸“和”、“战”的分水岭。

大陆全国政协主席汪洋在年度对台工作会议上引用习近平所言,“时和势始终在我们(大陆)这边”,代表北京并未因两岸关系一时的逆退而失去耐心。“两岸统一不能拖给下一代人”,但时和势既然都在大陆方,和平发展仍然是中华民族共同利益所在,大陆自无须冒进。但也不能低估两岸因缺乏对话,误解日深而擦枪走火的可能性,猜忌容易使北京在两岸僵局中失去耐心,这一方面,台湾的责任可能更多。

日本解读美国挺日本钓鱼岛行政权,是“常识性”的对应,不必过度“期待”。日、美是军事同盟关系,大可凭藉美日同盟为战略依托,垫高中国铤而走险的成本,但日本仍然小心翼翼地维系可对话的中日关系。不论钓岛或台海,美国支持的“现状”是和平,反对以力量或法律单方面改变现状,此为印太地区成员共同的利益,任何与和平相左的举措皆非负责任的行为,难获国际社会支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