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吴三桂 就会有吴三桂的下场

字体大小:

来源:明报

作者:郑立

香港最近有人倡议公务员不能有居英权,导致某些一直以鲜明亲政府立场支持政府著称的政客高声反对,认为不应该翻旧帐。再加上公务员被迫宣誓,导致可能会影响如移民的问题,明显向着传统亲建制阵营开刀。

这令人想起原本是守山海关的明朝守将吴三桂,引清兵入关,辅佐满清打天下。因为平定汉人有功,三藩得以如香港的前朝公务员一样,待遇非常好,消耗天下财政逾半,而且有很大的自主权,能够在领土里“自行封官”。可是毕竟成本太大,后来南明已崩溃,三藩也无存在价值,终于被撤藩。

当烧到自己身上时,吴三桂终于反抗,可是当他想以反抗满清统治争取汉人公众的支持时,汉人却比起满清更讨厌吴三桂,宁可三藩被满清击败,满清最终收回三藩的一切,其统治因此稳固。

从这个三藩之乱的历史可以看到,谈论应不应该翻旧帐,或者那是不是旧帐,或者公职人员建制阵营是否忠诚,其实是没有意义的事。三藩被削的远因,是因为三藩的利用价值已去,而维持成本太大,同样地,当民主派被完全镇压,建制阵营的利用价值也失去。香港公职冠绝世界的优厚待遇,就是高额的维持成本。

建制阵营真正的原罪,是太贵。当香港政府财政收入减少,而同时又要增加支出,例如有80亿元的国安预算时,除了不断开征新税或加税外,另一点就是要为建制减肥,建制阵营被开刀的原因,就单纯是太花钱。

就算不是居英权,也会有別的理由,建制阵营应该要理解到,自己的真正原罪不是不忠,而是昂贵,只要你太贵,就算你像一只狗一样伸出舌头怎样乖都没用,天下穷人何其多,乖的人到处都是,而且他们更便宜。

北京政府的政客官员,比起香港政府官员,通常更熟读中国历史,三藩之乱的故事他们听过,也知道汉人宁可孤立三藩接受清朝统治这结局。

同样地,向建制阵营开刀时,港人也不会同情被开刀的建制阵营与政府官员,甚至觉得兔死狗烹的结局可以为自己消气,在弥补自己一点心理创伤后,接受满清平定天下的事实。这对于北京政府而言,是非常有吸引力,甚至非常明智的决策。

利穷则散,香港政府开始没钱了,没利用价值的人就要消失,这是不会改变的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