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最具诚信的情报员 谈新疆的真实

字体大小:

来源:明报

作者:杨志刚

18年前美国揑造假证据、炮制伪新闻,非法入侵伊拉克,造成逾50万平民死伤的国际血腥冤案,平反无期。今天美国重施故技,揑造新疆"种族灭绝"假证据、炮制假新闻,以便联合西方国家打压中国。当年伊拉克人在万分惊恐之下摸不着头脑:我们真的没有大杀伤力武器,求求你不要误会,我们大开国门,任你检查!美国当然并无误会,一切假证据都是自己一手炮制,当然心知伊拉克没有大杀伤力武器;但我调动全球舆论机器说你有,你便有,教你何谓百辞莫辩。今天,中国人同样摸不着头脑,国家尽一切力量,创造十万甚至百万计职位给新疆维族人民,为他们推动教育、普及医疗、提供电力取代煤炭,改善他们生活条件,为何西方突然晴天霹雳,以排山倒海之势,拋来这个前所未闻的“强迫劳工,种族灭绝”指控?

中国没有要求美国不要误会,因为深知美国没有误会,而是处心积虑的制造假真相。西方有不少人道出美国的邪恶意图。其中之一,正是天下第一吹哨英雄斯诺登先生的“师兄”。

斯诺登于2013年踢爆美国非法偷听全世界,连德国总理私人电话亦难逃一劫。当年我在电视看到奥巴马总统摆出一副扑克面孔说:“我们现在没有偷听默克尔总理的电话”,我忍不住大笑,同时亦为默克尔总理感到悲凉。是多么无奈,在美国霸凌全球之下,有多少国家能行使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一个国家没有完全独立的外交自主,又岂能称为完整的“主权国”?

斯诺登事件爆发后,美国对他展开全球追捕。香港有幸,在斯诺登走投无路时曾经替他遮风挡雨,并争取时间,让他飞往俄罗斯寻求庇护。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曾表态要求香港引渡斯诺登,在斯诺登离港后,白宫公开对港深表不满,而现任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便是当年白宫国家安全副顾问。历史会为时任特首梁振英处理该烫手山芋记下一功。同年,斯诺登获颁发美国Sam Adams Award“情报诚信奖”。该奖的标志是“照亮黑暗角落的烛光”,由一群美国中央情报局退休官员组成,每年颁发给一名敢于不顾一切捍卫诚信和道德的情报人员。今年的奖项刚于两周前颁发,获奖人是英国情报组织MI5一名毕业于剑桥大学的女情报分析员。

另一位获情报诚信奖的是维基解密创办人阿桑奇。他于2010年获奖。有斯诺登、阿桑奇等光辉名字的照耀,这项情报诚信奖的权威性,以及获奖者的诚信度,不言而喻。遗憾的是,该奖的很多获奖者,不是逃亡如斯诺登,便是身陷黑牢如阿桑奇——他今天依然愁困黑牢;他为全世界发声,自己却因此而被灭声;他让全人类看清世界,自己却因此不见天日。

斯诺登和阿桑奇在“情报诚信榜”上有一位“师兄”,较他们两人更早获情报诚信奖,这位于2009年获奖的师兄是美军上校,并曾任美国前国务卿鲍威尔的幕僚长,名叫韦其信(Lawrence Wilkerson;又译威尔克森)。他是少数获情报诚信奖而没有被灭声的幸运儿。他更经常公开发表意见,接受媒体采访、出席论坛,让公众能从“照亮黑暗角落的烛光”得到启发。我仔细阅读了这位洞烛黑暗者的所有公开发言,以及他的著作《战争并非是为了真相、公义,和维持美国模式》,这是一段具启发的阅读旅程。

美国前国务卿鲍威尔2003年2月5日在联合国作出对伊拉克发动战争的汇报,是由韦其信作最后审理。在一篇访问中,他表示:“我参与那场汇报的整理,是我专业生命的最低点。我参与了对美国人民的一场骗局、对国际社会的一场骗局、对联合国安理会的一场骗局”;并称之为他一生最大的错误。

韦其信在三年前一场演讲中表示:美国在阿富汗继续驻兵的目的是要捣乱中国的一带一路。另一个原因是“新疆有2000多万维族人”,他们不喜欢汉人(按:根据内地人口统计数据,2018年新疆常住人口有2486.76万,维吾尔族人口有1271.84万);中情局想搞乱中国,最好的方法就是利用这些维族人。“如果中情局能够利用好这些维吾尔族人,与那些维吾尔族人一起不断地刺激北京,这样就毋须外力,直接从内部搞垮中国。”韦其信说。

对于美国好战分子经常说中国是美国最大威胁,韦其信表示这完全是因为他们以此为由,胁迫国会提供更多国防开支,因为养活美军的开支,是天文数字。“中国在全球只有11、12个军事基地,美国有800个……美国有12艘航母,中国只有一艘……但航母很容易被攻击,用来对付无招架之力的小国如巴拿马当然可以,但遇到真正对手,30分钟内便会被击沉,船上5000名海军连同纳税人140亿美元的资产便永沉大海。”

韦其信认为中美最大机会开战是台湾问题。美国不断打台湾牌,而台湾是中国大陆的红线。他说:“台湾问题已是定局。中国不会正式挥军攻台,而只会让台湾明白如不和北京全面合作,会有何后果。台湾已时日无多,其所能做的,就是抗议���轮,然后就范。”他不相信美国会出兵,但他说可能估计错误:“如果美国出兵,双方都很快会明白最终无可避免会使用核子武器。任何一方以为先下手为强采取第一波核攻击后可以全身而退,这实属妄想,因为对方的核武报复,会在几秒钟之内来到。是几秒钟。到时全球气候大变化,很可能会提早50年来到。”

“我曾听过很有理智和思想的人说:对中国动武,最佳时机就是现在,因为愈迟动武,中国便愈强。但我反问:为何要动武呢?”韦其信说。

当年炮制伊拉克血腥冤案的最大传媒推手,是《纽约时报》。美国出兵伊拉克一年之后,《纽时》于2004年5月26日以“编辑部”名义刊登声明,承认在报道伊拉克拥有大杀伤力武器时,该报“并无做到应有的严谨”。这篇约1153字的半道歉声明,就抵消了数十万伊拉克家庭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这次“种族灭绝”信息战,被世卫专家痛骂“无耻”的《纽时》已蠢蠢欲动。港人宜拭目以待,认清事实。韦其信提醒我们,美国的一贯手法,是从内部进行捣乱和颠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