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对台交往新准则 北京反应为何不激烈?

字体大小:

作者:陈一新

拜登政府计划近日公布“新对台交往准则”,放宽美台官员交往限制,此举势将牵动台湾的国际地位与国际空间。

台湾与美国1979年断交以来,台美关系从一开始最低潮惨不忍睹,一路走来酸甜苦辣无不尝遍。由于卡特总统为了联中制苏极力讨好北京,对美台官员交往设定诸多限制,当时台湾华府双橡园国庆酒会想要邀请美国农业部长参加都不可得。

在雷根政府时期,美台官员互动情况才稍有改善。最重要的改变发生在克林顿政府时期。1994年,美国亚太助卿罗德提出“美国对台政策调整”,除将不知所云的“北美事务协调会”(CCNAA)更名为“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TECRO) 之外,美方并放宽双方官员官署洽公的限制。除了台湾四大高阶领袖(总统、副总统、阁揆、副阁揆)以及具主权意涵的外交与国防部长不能往访华府之外,其他官员皆可前往华府的对口官署洽公。

这次拜登政府准备发布的“新对台官员交往准则”不仅对美台官员交往进一步放宽,甚至可以说是鼓励双方官员针对共同有利或牵涉第三方、符合美国在特定区域战略、军事、经济、政治利益的议题,美国政府都会派遣官员与大使与台湾政府及外交官员交往。

令人惊讶的是,北京这次并未暴跳如雷,只是期望华府“谨言慎行”,以免伤及中美关系。针对美国“新对台官员交往准则”一事,北京在语言上的自我克制,原因至少有三。

首先,这不是拜登政府新的政策,而是特朗普政府时期遗留下来的政策。特朗普任内,美国国会先后通过“台湾旅行法”与“台湾保证法”建议行政部门鼓励美台官员来往,并在最后几个月付诸实施。其次,根据三月中旬中美高层会谈的经验,北京知道大陆批评愈凶,美国反弹愈烈。第三,美方在发布准则之前,已表示会遵守“一中政策”,让北京放心。

美国的这项政策调整当然会牵动台湾的国际地位与国际空间。例如,美国驻日代理大使杨舟4日在推特上公布他邀请台湾驻日代表谢长廷到官邸会晤,这就提高台湾的国际地位。这次美国驻帕劳大使倪约翰随同帕劳总统惠恕仁访问台湾,全世界立刻知道台湾透过海巡合作已进一步参加印太战略的计划。

作者是淡江大学外交与国际关系学系荣誉教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