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不必瞎起哄抵制冬奥

字体大小:

来源:台湾旺报社评

1980年的莫斯科奥运空前凄惨,当时国际奥会147个成员单位中,共63个抵制参赛,只有81个派运动队参加了比赛,其中还有14个国家不愿意打本国国旗,只愿意使用奥林匹克旗。那时两大阵营的冷战正处高峰期,奥运会第一次在社会主义国家举办,苏联极尽所能砸大钱筹办,却因为前一年大举入侵阿富汗,遭遇美国带头抵制,西方国家一呼百应,创造了奥运会历史上绝无仅有的近半国家抵制情事。

人权问题成打击大陆的武器

这个不堪的场面会不会出现在2022年的北京冬季奥运会上?这个问题原本被认为杞人忧天,抵制呼声成不了气候,但最近欧盟回应美国针对新疆问题制裁中国,随后掀起围绕新疆棉的拒用抵制恶斗,却已使北京冬奥蒙上一层阴影,不无被美国纠合“价值盟国”联合抵制的可能。

英国《经济学人》报道,中国对新疆维吾尔族的迫害引发众怒,各国除了相继制裁中国官员,可能也将抵制中国主办的2022年冬季奥运,这将是奥运史上最具争议的赛事之一。

西方国家对中国的人权问题态度日益强硬,美国先认定中国政府对新疆的打压构成“种族灭绝”(genocide),上月底,美国、英国、加拿大和欧盟宣布对相关中国官员实施制裁,联手就中国的人权纪录施压。另外,中国对香港参政制度与民主抗争的箝制,以及对全球自由规范的挑战,在中美对抗加剧的情况下,显已被扩大升温,被用作打击中国的武器。

1980年的夏季奥运时,美国等国拒绝派运动员作为抵制,目前尚无任何国家宣布拒绝派运动员参加北京冬奥,但美国、加拿大和欧洲一些政客持续呼吁把冬奥改在其他地方举行。国际奥委会对于这个借题发挥的呼声仍然坚持“体育归体育,政治归政治”,不为所动,企业赞助商也没有动摇支持的跡象。然而,随著奥运开幕日逐渐逼近,抵制的暗流正由部分西方国家相关人士推波助澜中,呼声越来越高,有些不怀好意者甚至已将北京主办的冬季奥运贴上“种族灭绝奥运”的标签。

抵制的暗流正在趋强,但说服力极其薄弱,尤其比起苏联侵犯主权国家阿富汗,有关新疆少数民族的问题根本不能比拟,完全属于内政问题,所谓“种族灭绝”的指控完全背离事实。有关处理维吾尔族的维稳问题,牵涉反制恐怖主义、加强政治顺服、提供职业教育、促进民族融合等多方面问题,部分西方人士与国家恶意炒作,把人权认定标准不一致的矛盾无限上纲,炮制了“种族灭绝”的弥天大谎,做为攻击中国的强大武器。在相关制裁行动未达期望的效益之后,抵制北京冬奥成为恶整的新议题。这是一场赤裸裸的国际强权斗争,既缺乏正当性与合理性,更是对奥运精神的践踏。

政治议题不该干扰赛事

那些极化团体抵制北京奥运的游说与施压行动已经到了荒腔走板的离谱地步,说什么“任何形式的参与都将被视为是对中国共产党威权统治的认可,以及对公民权利和人权的公然漠视”。他们编造各种夸大不实的言词,对中国大陆政府进行诬蔑性的攻击,企图用不正当手段达成不正当目标,如何能令人信服?各国政府如果基于政治斗争的需要而听从跟进,则不啻是对奥运追求和平的基本精神的公然亵渎,更是对国际公理与正义原则的无情摧折。

正如国际奥委会年资最长的委员、加拿大人庞德所说:“我们观望这一切后的想法,是无论在不同国家之间的观点是多么复杂和冲突,我们都试图在这裡开出一条中间道路,以体育作为一种交流的手段,哪怕是在最坏的时代裡。”他坚持不应该把政治议题强加到运动员身上。各国政府有各样途径可显示对中国处理维吾尔族方式的不认同态度,但无论是从体育的哲理视角,还是从政府行为的正当性来说,抵制一个世人期盼的这场非凡赛事都是粗暴的恶行。

蔡英文政府难道乐于抵制北京冬奥成真,只是因为反中以及想扮演美国抗中的马前卒角色?面对这个酝酿中的暗流与逆流,民进党政府应怀抱崇高的奥运精神,秉持实事求是的求真态度,明查事实真相,并以宏观远略做出独立自主的判断,千万不要跟著别有用心的国外人士或政府瞎起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