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改革知难而行 香港不应坐以待毙

字体大小:

3月31日,美国拜登政府公布2.25万亿美元(下同)新基建计划详情。计划投资八年,总金额比先前传闻中的3万亿至4万亿缩水。除了增加开支之外,拜登政府同时提出加税等1.46亿的开源方式。八年内增加开支而十五年内开源,意味整个计划将为联邦政府带来远超8000亿的额外开支。

从计划内容不难看出,拜登政府试图应对美国经济正面临的一系列的问题。拜登政府一直以基建作为整个计划的重心,指出要以基建增加美国的竞争力。但从预算中可以看到,涉及传统意义上基建的花费只有涉及交通基建和新能源汽车的6,210亿,及用于升级电力、供水,建造学校、绿色房屋的5,610亿,合计起来占整体的52.5%。另外4800亿用于工业补贴,4000亿用于老人及伤残津贴,这些都明显不是传统的基建。

从这些左翼经济项目可见,这个新基建计划其实包括了对应贫富悬殊,提倡大政府等民主党内的左翼理念。也因此,虽然计划金额已经比想像中要少,但仍有不少共和党人看到详细后仍然大加反对,认为违背了资本主义和小政府等的核心价值。

改革要钱但已债台高筑

拜登政府显然明白继续以往的那些近乎原教旨式的自由经济政策,近乎不可能解决贫富悬殊、产业空洞化、经济空转、基建失修等美国各种严峻的经济问题。然而,纵使拜登政府知道必须行动,却面对美国国内很多阻力和制约,可能令经济改革成效大打折扣。例如在金额上,拜登政府固然知道改革需要大花金钱,但美国已经债台高筑,经历过新冠病毒大流行后,联邦政府负债更接近翻倍。

虽然美国政府可以继续无止境地印钞和发债去制造现金,但国债需求严重追不上发行量,已面临极大压力。国债利率(利率与国债价格为反向关系)快速上升将推升实体利率,引发金融资产爆破,在3月已造成美股科技版块急挫。此次公布的计划金额比当初构想的低,而且得一併推出加税计划,反映出拜登政府也深知道美债存在很大风险,希望尽可能减少加大负债。而更何况的是,拜登政府计划投入的2.25万亿乃分八年推出,对于美国如此的经济体量而言,作用可能有限。现在拜登政府面临的问题正是,美国这名病人已经病入膏肓,明知道不尽早救治便可能是死路一条,但病人身虚气弱,又可能经不起强烈的手术抢救。

莫到病入膏肓才求医

香港面对的经济问题与美国不尽相同,但也有很多值得参考的地方。例如贫富悬殊、产业失衡的问题同样严重。比美国要好的是,香港未到走投无路的境地,大有本钱解决问题。香港既没有债台高筑,甚至尚有雄厚的财政储备,执行改革起来有“弹药”可用。又例如,香港最严重的房屋问题,并非无法可解。香港不单有大量棕地、农地可供发展,即使不够用还可填海,并非无法可使,只差特区政府是否有决心和魄力。

而且,香港政府行政主导,加上中央改革选举制度后更为议会排除了不必要的政治纠纷,政府发挥空间远比受两党政争影响的美国政府宽阔得多。拜登政府面对众多问题仍然有魄力推出改革一步,香港政府若然仍然自我感觉良好,不大刀阔斧改革,不但可能令问题积重难返,犹如坐以待毙,相关政治领袖也必然会被问责。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