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基建计划面临经济与社会结构挑战

字体大小: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日前,美国总统拜登宣布了一项总预算达2.2万亿美元的基础建设计划,为期8年(每年投资约占GDP的1%),是拜登-哈里斯政府推动的“重建更美好未来(Build Back Better)”政策的一部分,投资领域涵盖基础设施、制造业、房屋更新、应对气候变化以及老人照护等公共服务,美国政府希望以此创造数百万个就业岗位。为了解决资金来源问题,拜登政府计划将公司所得税重新提高到28%,并将对美国企业海外收入征收的最低税翻一倍,至21%,在未来15年增加2万亿美元财政收入,以实现为基建投资计划融资,并永久性地降低疫情以来大幅攀升的财政赤字的目的。

此外,拜登表示在未来几周内还会提出另一项经济提案,称为“美国家庭计划”,重点放在医疗、育儿和教育方面的投资,可能会使刺激计划的总规模再增加2万亿美元,部分资金将来自于对美国最高收入者加税。

拜登政府雄心勃勃的计划被许多分析人士视为21世纪版的罗斯福新政。拜登的计划并非心血来潮,事实上,早在2008年次贷危机后,美国政界就深刻地认识到自身经济结构与社会失衡的严重问题,但在两党相互否决的极化环境下,很难就结构性调整达成一致,此前特朗普则想通过外部的再平衡重振美国。美国疫情对经济造成重大冲击需要一个恢复方案,与此同时,与中国竞争已经成为美国两党共识,在此背景下,拜登顺水推舟制定这样一个庞大的增加美国与中国竞争的方案,被认为面临的阻力较小。因此,与中国竞争是该项计划的重要原因和目的之一。

从内容看,该计划主要是更新基础设施,包括电网、宽带、公共交通、桥梁、学校等,通过基建拉动就业和国内传统制造业的增长。拜登将美国的基础设施与中国对比,想要借此将这项计划纳入到中美竞争的轨道上。与此同时,大力投资新能源汽车,这既是民主党政府应对气候变化的措施,也有领导新能源车领域的雄心。在这些基础设施投资之外,美国还将大举在诸多科技领域增加投资,避免中国在这些领域居于领先地位。

减少贫富差距也是拜登计划的主要目标。中产阶级的持续减少是美国发展的巨大挑战,美国社会有部分声音认为其国内就业岗位是因为全球化而流失的,因此特朗普时期采取贸易保护主义,通过减税刺激投资,并放开能源管制,创造了最低的失业率。拜登政府继承了这一路线,制定以工人为优先的贸易政策,通过基础设施建设为人们提供更多就业,甚至计划提高最低工资标准,来缩小贫富差距。另一方面,则是增加在医疗、育儿和教育方面的投资,为低收入者提供更好的公共服务。

可见,美国想要实施一系列改革计划改善美国经济结构,增强竞争力,避免被中国赶超。而这一系列改革几乎与中国类似,即重视实体经济与科技创新,缩小贫富差距,推动绿色发展等。但是,拜登的改革技术能否顺利实施和取得效果还存在不确定性。

首先,拜登政府面临的问题是财政赤字过大而不得不依靠给企业加税进行融资。这可能会导致产业资本外流,使得经济振兴过程更依赖政府投资,影响拉动效应。其次,尽管现在较为主流的观点都不认为通胀是威胁,但是,美国越发严重的保护主义以及基础设施建设引起的价格上涨与工资增长,都有推动通胀的力量,加税和通胀会影响企业业绩而对股市、债市产生冲击,甚至可能会影响到美元的储备地位;其三,这个方案与其说是罗斯福新政,不如说推翻了新自由主义的根基,增加政府干预、加税以及增加社会保障等都与共和党理念不同,民主党内进步派也可能对这个妥协的方案不满,再加上拜登的计划有巩固自己的票仓甚至扩大自己的盘子的目的,不同的利益群体和价值取向会导致缺乏共识,能否在议会顺利通过还是未知数。

毫无疑问,拜登改革计划面临着美国经济与社会结构带来的双重挑战,因而其改革效率和效果能否达到预期,仍待观察。但是,无论如何,这也提醒我们必须做好自己的事情,提高改革效率,激发全社会的改革热情和创新能力,团结一致将改革进行到底。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