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大国博弈 日本只能求平衡

字体大小:

来源:香港01

01观点

中日关系近来多有磨擦。日本既不满中国通过《海警法》,双方就钓鱼岛主权再展开争议,也似有加入美国阵线包围中国的迹象,在香港、新疆、台湾等问题上与欧美连成一线。在此背景下,中国外长王毅本周一(5日)与日本外务大臣茂木敏聪通话,在日揆菅义伟访美前互相交流关心的问题。

东亚局势的关键离不开中、日、韩三国,而三国合作可谓波折重重。在疫情之前,美国特朗普政府推动单边主义,中、日、韩三国曾关系走近。不过自从新冠疫情爆发之后,加上拜登政府大打与盟友共同对抗中国的套路,中日关系与之前差别明显。例如受困于香港与疫情等问题,原定国家主席习近平到日本的国事访问被取消后复期无望,包括《海警法》在内等争议亦令中日双方多有磨擦。

日本追求的“势力平衡”

严格而言,中日关系并不能单纯以好和坏两面理解,两国关系转差是国际局势急速变化的客观结果。作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日本一直也有自己的利益和追求,希望在东亚以至东南亚的地缘政治和经济中获取最大的影响力。一方面中国既是日本的市场和机会,但另一方面也是日本的竞争对手和威胁。

日本是中美两大国之间极为重要的势力,尤其是比起欧洲,它对亚洲地缘局势的影响力更大,故此日本的取态对中美两国意义重大。日本自身也有这份意识,希望通过平衡中美各自在亚洲的势力,创造局势以让自己发挥关键影响力。然而,新冠疫情促成国际势力的洗牌。西方社会及日本受到重挫而元气大伤,中国却在疫情中独自跑出,破坏了日本想追求的某种势力平衡。从日本的角度而言,中国如果在亚洲内得到主导权,那它必须向中国屈服。当然日本也不想直接与中国冲突,因此此时加入美国为首对抗中国的阵营自然是大国博弈中最好的选择。

中国:不要把手伸得过长

日本将对中国加强施压已是不争事实。在日本与西方多次同步指摘中国外,日本也谋求在亚洲圈内组织对抗中国的力量。近日日媒有传,日相菅义伟在4月中访问美国后,又将在5月访问印度和菲律宾,希望组织“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对抗中国。一些国会议员亦在推动制定人权问责法,以让日本政府可以跟随美欧步伐,在需要时同步实施制裁。

不过,无论中日关系虽然险峻,但两国风险始终在可控范围之内。从日本的现实角度上说,日本企业无法放弃中国巨大的市场。即使日本官方附和西方在新疆问题上指责中国,但像无印良品等日本品牌根本顾不上官方如何,在新疆绵花问题上马上表态支持新疆绵花。而日本政府在疫情时称要检讨将产业链移离中国,但效果甚微,大部分日资公司都选择继续留在中国。在经济高度合作的情况下,日本也在去年底签署了中国推动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

从中国的角度看,其实也需要与日本保持合作以赚取区内平衡,尤其是中国已经与美国、澳洲陷入相当白热化的角力当中,中日关系也不能太差。即使周一两国代表通话,外长王毅也没有放出狠话,不过是请求日本客观理性看待中国,不要被一些对中国有偏见的国家“带节奏”,并警告日本“不要把手伸得过长”。日方的公布则提到双方在南海和钓鱼岛的争议,以及香港和新疆问题,以及在经济、气候变化,以及缅甸危机中的合作等。由此可见,日本只要不干涉香港和新疆问题,中国并不希望与日本关系再转差。而事实上两国也还有像缅甸这些关乎两方利益的问题需要合作。因此,只要日本能控制住国内鹰派在香港与新疆问题上针对中国的行动,中日关系将来也就未至于太差。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