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如何不怕挨骂

字体大小:

来源:台湾旺报社评

新疆棉在国际社会被污名化,中国大陆百口莫辩,任由国际媒体丑化,引发一些国家与国际组织的抵制,因而造成大陆民粹情绪的累积,终于酿成杯葛西方知名品牌的活动,却又进一步增加西方世界对大陆的反感。这一连串负面螺旋循环,不能不说是大陆国际宣传的失利,也是全球经贸与全球化发展的损失。中国大陆全国政协委员、中央电视台主播白岩松日前在大陆“两会”上指出,中国已进入“挨骂”的时代,确有先见之明。

建立国际性影响力媒体

2019年香港反修例活动时,西方媒体就大量报道,为揽炒的暴力行动包装,对于港警与市民所受到的伤害却不闻不问,情势严峻到几乎动摇香港的亚洲金融中心地位。这次针对新疆维吾尔族人权的负面报道应是记者追求新闻真相的专业表现,但个案被当成全貌,又经过政治操作,因而造成严重影响。国际媒体活动能力不仅是文化力的展现,更是国际关系学者所谓的“软实力”,在国家竞争中,重要性不输军事、政治等硬实力。由媒体活动能力与信赖度所构成的国家话语权,不仅牵涉到国际宣传,更是一种非传统的国家安全力量,不可等闲视之。

要解决白岩松提出来的问题,不能用阿Q精神胜利法,关起门来骂一句“儿子打老子”消气,争取话语权更不是揭疤扯皮的斗嘴。首先,话语权必须言之有物,必须将话语权的追求提升到对话而非对骂的层次,甚至是文明价值的对话,政治文化、治理模式的对话。西方文明基于一神化普世宗教的信仰,常常自认把握放诸四海皆準的真理,很容易忽略甚至轻视各地区、各民族在普遍人性上发展出不同的文明与价值,在实践的道路上也有歧异。中国有“民贵君轻”的民本思想,虽然与西方民主不同,在实践上也有继续发展的必要,但并不妨碍中西文明的互相学习与对话。而大陆也应该自信地更大幅度开放学术自由,丰富理论研究,让话语权的内容更具有说服力。

国际话语权的管道就是全球性媒体,中国大陆与西方的主流价值、政治制度不同,难免受到排挤,但国际上非西方国家建立国际性媒体的例子也不是没有,例如阿拉伯世界的“半岛电视台”与俄罗斯的“今日俄罗斯”都是很成功的案例。

争取话语权平等对话

1996年由卡达王室出资成立的半岛电视台,在30个国家建立了自己的记者站,向世界提供阿拉伯世界的全球观点。“今日俄罗斯”是一家俄罗斯国营电视台,在全球100多个国家拥有6亿观众;在美国,它拥有8500万用户群,这是继BBC新闻之后收视率第二高的外国新闻频道,在视频分享网站YouTube上,“今日俄罗斯”也是最受欢迎的新闻频道之一。

大陆在国际电视频道的起步较晚,主要是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CGTN成立于2016年,前身为中央电视台外语国际频道,直属国务院,受中共中宣部领导。由于重点放在对外宣传,新闻性质较低,对国际新闻的关注度不高,所以无论在规模与影响力上远远不及前述两家电视台。北京有必要重新评估CGTN的角色,先建立新闻的公信力,才能有效传达中国的世界观,建构中国大陆与国际平等对话的平台。

大陆向来认为“外事无小事”,对于涉外事务十分谨慎,有时过于小心翼翼反而失去主动性与灵活性。像这次的新疆棉事件,争议早已出现,陆方或许认为证据牵强,不值一顾,又或许认为内政问题不容外人干涉,总之,在沟通意识与反应速度上都有商榷之处。等到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用“种族灭绝”字眼,逐渐引起更大的国际关注,西方国家陆续加入抵制,星火燎原,一发不可收拾。蓬佩奥可能有他的“种族灭绝”定义,但就字词的表面意涵,用“种族灭绝”形容大陆的新疆政策确实过当,大陆大可尽量让真相还原。

从香港与新疆的例子来看,光是“历史耐性”是不够的,充实话语权的内涵与管道、更加透明开放的讯息披露以及灵活多元的外交反应,在这个诡譎多变的国际环境日显重要,这样才能稳住话语权,不怕挨骂。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