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新政府就任 第一枪对准了谁?

字体大小:

来源:香港01

作者:茅岳霖

4月8日,越南第十四届国会第十一次会议闭幕,该国新一届政府已在7日全面确立。履新伊始,新政府正全力推进此前遗留问题,譬如最终确定了河内城市轻轨2A线于4月30日正式运营,集中清理了多地的民间非法集资、高利贷等案件。

4月7日时,河内警方、检方还签发文件,批准逮捕了一名叫阮翠幸的前“国会代表”候选人。由于阮氏曾在河内同心乡风波期间设立“5万集团”、“5亿基金”,为涉案人员提供资金援助、联络海外关系,这起出现在河内的案件也提醒外界,越共最终开始拿定主意,选择清理身边似疑得外力支援的“两面人”。

对河内来说,2017年爆发,并在2020年1月9日以三名军警被烧死,一人被射杀,两人被判死刑,25人被指控谋杀罪,29人涉案告终的“同心乡血案”是一场内外结合的恶性事件。它的逐级扩大与当时河内市委书记黄忠海、市长阮德钟的不作为有很大关系,同心乡涉案人员身边的“海外势力”也同样不容忽视。

除英国广播公司(BBC)、美国之音等媒体记者与此案核心人员紧密接触外,“海外捐赠”的流入也是个问题,阮翠幸在其中就扮演了不可忽视的角色。

从2018年起,阮氏在社交媒体上组织“5万集团”,号召海外越南人每人为同心乡涉案人士捐助最少5万越南盾(1万越南盾折合约3.38港元),在筹款超过4500万越南盾后,该项目就转为“5亿基金”,不仅用于同心乡相关人士,还用于资助越南其他“政治犯”。

但颇具讽刺意味的是,河内方面对此竟闭目塞听,直到1月9日越南军警与案件主脑,同心乡原书记黎廷鲸的小团体发生流血事件后才得以曝光。

越南警方从黎家起获的凶器、文件中发现,黎家竟得到了来自越新党、南越“流亡政府”乃至“大越朝廷”(即阮朝覆灭后的阮福氏家族)的捐赠,其经手人正是阮氏。对此,越南公安部即责成银行方面冻结其账户,但如何处置阮氏,已成为河内一大棘手难题。

据越方提供的履历显示,阮氏早年在越南政府中任职,也在2016年在河内以独立候选人身份竞选过国会代表。她还从2011年开始热心“民主”、“人权”、“爱国”等活动,参加了包括“No-U”(意即反对中国南中国海九段线)、“Green Trees”等“反华”、“环保”团体,还与“人权监测”、“大赦国际”等国际组织取得联系,并被西方认定是越南“人权活动”的带头人之一。她的这一显著身份使越南公安部等机构虽然在2020年1月就选择对其维持监视,却迟迟不能确定批捕。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阮氏在越南警方监视一年后才被批捕与越南异见人士在缅甸政变及示威后的异动有关。到2021年3月,越新党等势力在Facebook等社交媒体上积极发表言论,称越共对同心乡一案的处置宛如缅军射杀示威者,还称“越方出动三千人连夜踏平同心乡”云云,加之此前被监视居住的阮氏也四处游走,继续结交越南境内的各路活动家。这种局面让河内最终选择果断出手。

说到底,越南近年来的各种措施大多出于内外压力。譬如近期的新冠疫情:在来自越南内外的层层压力尤其是国际影响之下,越方终于化压力为动力,采取激进手段,快速解决积压问题。因此,即便像同心案这样恶化后的问题,如果其后续发展相对不那么严峻,那么仍有可能在越南社会的大环境下继续沉积并恶化,幸而新一届越南政府尚未在事态不可收拾之际采取处理。河内时隔一年后断然抓捕阮氏的进程,也成为新政府处理“两面人”,加大深化改革力度的注脚。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