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撤军阿富汗 民主和平水中月

字体大小:

来源:香港01

01观点

阿富汗战争爆发将近20年,美国总统拜登周二(13日)决定将会在9月11日全面撤军,而英国和北约随后亦表明会跟从盟友决定。虽然时间上较前朝政府原订的5月1日限期为晚,但其幕僚强调是次决定不会任何条件限制,代表这场徒劳无功的战争有望写上句号,惟外界已担心阿富汗此后将会陷入内战。美国此后亦须谨记军事干预的沉重代价和微不足道的成效,避免将己方和他国拖入战争泥沼。

在周二的演说中,拜登暗示要赶及在5月撒出所有军队不但执行上有困难,而且亦会有安全风险,但拜登的幕僚继而强调,是次911撤军决定不受条件限制,并称“总统已判定过去二十年按条件而行的做法,是永远留在阿富汗的方法”。相信拜登的明确立场,应该有别于前总统奥巴马和特朗普的“拖字诀”。

阿富汗尚未民主和平

这次撤军决定并非因民主与和平已经降临阿富汗,华府可以功成身退,而仅是受国内的反战压力驱动。美国遭受911恐怖袭击后,华府即使深知发动恐袭的盖达组织其实跟包庇他们的塔利班政权是两码子的事,但在推销战争、吸纳民意支持的需要下,华府直接将两者视作等同之物。这场本是针对恐怖组织的反恐战争亦由短期行动变成了入侵主权国家的战争泥沼,并成为美国史上最长的对外战争。美国不单低估了塔利班的抗战能力和山区游击战的难度,更高估了阿富汗转型至民主政体的可能性。结果战争一拖便将近二十年,期间多达2.3千名美军阵亡,而且有数以万计的平民在冲突中死亡。

讽刺的是,当初小布什意欲铲除的塔利亚迄今仍然活跃,更是拜登撤军时所须的稳定力量。在去年2月的“多哈协议”中,美国为利诱塔利班达成历史性停火协议,以及切断与卡伊达的联系,提出以缩减驻军规模作交换,然而两者的共识却是绕过名义上由加尼(Ashraf Ghani)领导的中央政府而促成,有效性成疑。原订下周在土耳其举办的和谈会议则相反,出席者仅有联合国、卡塔尔和阿富汗政府等代表出席,塔利班在周一(12日)表明不会出席。尽管此事未知是否与美国推迟撤军有关,但上月塔利班已发表声明称,如果美军不在限期内撤出,塔利班将“被迫继绩圣战和武装力量与外国军队斗争,以解放其国家”,可见塔利班未来难与中央政府和平共处。

阿富汗会否出现内战?

美国尚未撤出,外界已担心事后会否出现内战和2010年代初ISIS在伊拉克崛起的走向。据当地传媒Pajhwok指出,中央政府和塔利班皆有夸大实然控制领土之嫌,前者现时仅控制46%国土,而塔利班则控制52%国土,另有3%则由地方军阀把持。由此可见,以加尼为首的“中央”政府不但言过其实,同时塔利班也有本钱静待外国军队撤出后,与世俗政府对抗到底,故爆发内战的机会不低。更甚是,美国2011年逐步撤出伊拉克后,ISIS藉着权力真空崛起的故事可见,若然阿富汗再度爆发内战,ISIS和盖达组织东山再起的风险亦不容忽视。

美国经历过这场历时最长、耗费最多的战争后,理应明白即使是推广崇高的民主理念,其视野亦不能忽略一地的历史发展脉络,更不能动刀动枪强行加快政体转型。一如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三月时在《美国国民的外交政策》的演说时表明,“??美国人理所当然要警惕政府持续的军事干预。我们已经看到这对我们和他人造成的代价往往太高??特别是在阿富汗和中东的军事行动,我们必须谨记以武力建立和平的极限??以及寻求一切可能的外交途径解决问题是有多重要。”随着撤军成为不日之事,美国最终都继承了大英帝国和苏联的军事污点,在阿富汗这个山区“帝国坟场”铩羽而归。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