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半导体之战如箭在弦?

字体大小:

来源:香港01

01观点

美国总统拜登自上台以来,一直大刀阔斧推动振兴美国产业,上月底更推出总值二万亿美元的“美国就业计划”,当中将斥资5,800亿投资推动美国的制造业、科研、职业培训,确保美国在战略产业中的供应链稳定。拜登月前下令检视美国于通讯、国防、能源、粮食、医疗、运输六大范畴的制造能力及科技研发上的竞争力,上周又与Google母公司Alphabet、Intel、通用汽车等企业巨头召开视像峯会,讨论全球半导体晶片短缺问题。拜登会上更称,中国共产党积极计划重新定位并主导半导体供应链,美国不能坐以待毙,要积极投资半导体及电池等领域,为中美科技竞赛揭开序幕。

拜登政府及美国贸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Chi Tai),日前便罕有地出手斡旋两大韩国电子厂LG Energy Solution及SK Innovation的贸易纠纷,得以令SK Innovation继续其于乔治亚州的23亿美元电动车电池厂兴建计划,成功为福特及福士北美等车厂的电动车电池短缺化解燃眉之急。不过仍有不少人质疑拜登在以政府的有形之手干预市场运作,现时他又懒理国家债务问题大搞巨额投资扶助本土产业,颇不符合美国资本主义奉行自由市场传统,甚至被指有违列根时代以降的“大市场、小政府”原则,带有苏联及中国计划经济的社会主义影子。况且拜登政府上台后仍然维持对华关税,亦被批评是重走特朗普反自由贸易的保护主义老路。

事实上美国的这种保护主义精神源远流长,其历史可以追溯至其立国之前。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城邦以国家政策形式垄断地中海贸易,激发经济学家塞拉(Antonio Serra)写下《国家富穷短论》一书为重商主义奠基。到了及后的大航海时代,欧洲列强纷纷组织海军及商船队伍,以出口导向为国家贸易政策,当时法、英诸国以王家特许状的形式给予东印度公司等企业贸易专利,让其得以建立俨如帝国的海上贸易霸权。不过自苏格兰经济学家史密斯于1776年出版《国富论》一书,提出绝对优势理论并开创出古典自由主义的经济理论后,倡导自由贸易的呼声在学界及政界便渐渐取得上风。

而在史密斯出版《国富论》的同一年,北美殖民地十三州便因反对英国东印度公司利用法案垄断北美茶叶进口贸易起义,继而宣布脱离英国独立。正当美国共和肇建外患未除之时,开国元勳兼首任财政部长咸美顿(Alexander Hamilton)便极力反对史密斯等古典经济学派,提出只有经济独立才可保证主权独立,而推动其国内的制造业生产,尤其是军需用品,更被视为国家安全的议题。在其《制造业报告》中,咸美顿提出初生产业理论,指出一国处于发展初期时往往未达规模经济而不具备与外国的竞争力,故此需要对其本身予以保护,另外咸美顿又提出政府应该加征关税保护本土产业,以及大力投资基建和建立中央银行促进生产。

咸美顿的经济思想备受美国开国总统华盛顿重视,其上任后签下的第二项法案便为开征关税。咸美顿的后继者亦一直秉承其理论,并且创出“美国学派”与大西洋彼岸英国主导下兴起的自由贸易风潮分庭抗礼。及后美国虽先后由主张重农主义的总统谢佛逊(Thomas Jefferson)、积逊(Andrew Jackson)与州权至上的民主党把持朝政,但其保护主义路向在往后一世纪仍大体不变。共和党总统林肯更被视为保护主义的捍卫者,曾宣称“给吾人保护关税,吾等将为地上最强之国”,其欲开征联邦关税以保护北州的初创工业,便惹来依赖出口棉花换取低廉工业品的南州不满,更成为南北战争开打的导火线之一。

1929年华尔街股灾导致全球经济大萧条,无序资本扩张及“无形之手”市场自我调节的古典自由主义理论再受挑战。罗斯福在美国经济陷于崩溃边缘时上台,便决意采用凯恩斯提出扩张性的经济政策,推动新政透过政府以大规模开支增加总需求,最终促进经济复苏。罗斯福又成立证券交易委员会加强监管金融市场,又建立社会安全保障制度首次为美国民众提供基本安全网。罗斯福新政改写美国政治版图,其身后多任两党总统皆继承其基本经济方针,不过其亦因此被批评搞计划经济及社会主义,往后的海耶克及佛利民分别开创的奥地利及芝加哥学派,其新自由主义学说终在1980年列根入主白宫时发扬光大。

在列根治下的美国推动减少政府开支、降低薪俸税及利得税、去除政府监管、控制货币供应以舒缓通胀等“大市场、小政府”政策,对外又采取解除关税壁垒的自由贸易政策。及至1991年苏联倒台后,新自由主义风潮更加变得如火如荼,《北美自由贸易协议》与世界贸易组织在克林顿治下相继成立,急速全球化配以福山的“历史终结”理论显得势不可挡,一时之间支持咸美顿保护本地战略产业理论的“美国学派”似乎已成历史。就连时任总统小布殊胞弟尼尔(Neil Bush)都与中国的半导体公司签下年薪40万美元的合约,为其提供商业投资建议。不过二十多年后,美国统治精英于终惊醒历史尚未终结,新自由主义美国体制正面临新时代的挑战。

反观中国自入世以来一直未曾完全对外资开放市场,又以中外合资形式要求外资转移技术,明显深得咸美顿在《制造业报告》中的初生产业理论之道。前中纪委书记王岐山从法国哲学家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解读出自由化改革会招致革命的讯息,也可能影响到近年习近平上台后决定改易胡、温年代相对开放路线,转以强硬手段治理国家和处理新疆、香港等问题。正好托克维尔的另一本经典着作《论美国民主》,便是以美国民主之成功作法国共和革命失败的对照,而既然中共领导人都能以《制造业报告》、《旧制度与大革命》作为治国参考,今天拜登能重新发掘开国先贤思想遗产以应对美国的新时代挑战,也未尝不是好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