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美日同盟胜过中日友好

字体大小:

来源:中时电子报

作者:何思慎

17日清晨,美国总统拜登与日本首相菅义伟在华府的会谈登场,会后双方发表“共同声明”,将美日同盟定位为“新时代的美日全球伙伴关系”,此“共同声明”可解读为继25年前(1996年)的4月17日,柯林顿总统与桥本龙太郎首相的“美日安保再定义”之续篇或补充,在美日关系上深具意义,亦为菅首相对日本外交的重要建树,有利于菅义伟巩固在自民党的领导地位,带领“自公执政联盟”在即将到来的众议院大选赢得选民的支持。

“拜菅会”前台湾各方关注日本是否为对“台海有事”表态,并明确美军与日本自卫队如何共同应对台海的紧急事态,但此举将造成美国失去对台海情势保持的“战略模糊”,无助于“两岸问题的和平解决”。此外,日本虽在日中邦交正常后,首度在美日“共同声明”言及台湾,但菅义伟无意否定《旧金山和约》第2条的法律见解,对“台湾主权归属”不语的立场,此为日中国交正常化的政治基础,亦为日本在“一中政策”下,与台湾维持实质关系的“创造性模糊”,避免日本在两岸间顾此失彼。

二战结束后,日本在安保上必须依赖“美日同盟”,但日本始终忧虑在美国的亚洲战略体制中卷入战争的风险,1960年的“安保斗争”即因之而起,此意味在日本政界纵使存在恢复军备的主张,但深受战争所苦的日本国民多数仍记取历史教训,支持战后的和平主义,对战争戒慎恐惧。

回顾1996年的《美日安全联合宣言:迈向21世纪的同盟》,日本取得较冷战时期更具弹性的防卫空间,在“日本周边地区出现紧急事态”时,自卫队得协同美军出兵海外,将日本的角色由单纯“接受保护”转变为“主动介入”。当时,北京对此表达严重关切,认为美日同盟未来可能插手两岸争端。

为避免中国过度解读,结构性破坏美、日、中三边关系,桥本首相向中国说明美、日安保体制中所谓的“周边有事”并非针对大陆或特定地区,不是地理上的概念,而是事态的性质,日本不支持“台湾独立”,但期待“台湾问题”以台海两岸的当事者和平解决。对“周边事态”的见解,美、日别无二致。

“拜菅会”后的“共同声明”强调“台海的和平与安定的重要性,敦促和平解决两岸问题”,仍不脱美、日共同支持两岸争端和平解决的一贯立场,但在中国军事力量持续增强的现实下,导因于中共意图以武力攫取台湾,亦或以军事手段解决东海及南中国海争端而发生之美中军事冲突的可能性永远存在。届时日本势必须在“美日同盟”与“日中友好”间取舍,但盱衡现实的国际政治环境与日本的国家利益,美日关系始终较日中关系更为密切。此认知,战后日本历代首相无一例外,若无意外,日本当会就“美日同盟”而舍“日中友好”。

因此,和平解决两岸及东海、南中国海争端为中国展现“和平崛起”的必要,否则将坐实“中国威胁”,错失中国再兴的良机。

(作者为辅仁大学日文系所特聘教授兼日本暨东亚研究中心主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