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大捕鱼船队助中国扩大海上影响力

字体大小:

来源:华尔街日报

作者:Chuin-Wei Yap

在中国建设海洋超级强国的过程中,中国的捕鱼船队已然远超其他国家,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捕鱼船队,而且这只船队愈发激进,在全球范围内引发紧张局势。

中国船队每年捕捞数以百万吨计的海产品,以满足国内蓬勃发展的中产阶级需求。外国政府、渔民和保护组织指责中国船队非法捕鱼,包括使用违禁设备和闯入其他国家海域。受影响的政府和渔民称,这种捕捞活动破坏了当地经济,威胁到包括加拉帕戈斯群岛周围的生态系统。

中国捕鱼船队正帮助政府在海上打造更大的影响力,具体方式包括建立一个覆盖全球的港口网络。这些渔船都配有绞盘和吊杆,拖着巨大的渔网,船只大小可能是海军巡逻艇的两倍,平均船长近200英尺(约60米)。这些船队的渔民已帮助在与邻国有领土争端的水域建立了岛屿定居点。

总部设在伦敦的研究机构海外发展研究院(Overseas Development Institute)对应答器和全球船只注册数据的分析表明,参与远洋作业(在一国领海之外的作业)的中国船只总数多达1.7万艘。官方数据和分析家的估测表明,与中国大陆实力最接近的竞争对手台湾和韩国总共拥有约2500艘这样的船只。

中国外交部表示,中国批准作业的远洋渔船数量要少得多,截至2019年为2701艘。中国在2017年同意将远洋渔船数量限制在3000艘以内,以响应世界贸易组织关于削减助长过度捕捞的政府补贴的呼声。

该部表示,中国政府对远洋捕鱼实施了世界上最严格的监管。近年来,中国加强了对违规渔业活动的法律惩罚。

厄瓜多尔和秘鲁去年命令海军保持警戒,追踪聚集在南美渔场附近的数以百计的中国拖网渔船。在亚洲,多国政府和捕鱼业抱怨的中国渔船侵入本国水域的情况有数百次。印度尼西亚已经采取了定期炸毁被扣押中国拖网渔船的做法,希望借此阻止其他中国渔船在其水域偷捕。

从2010年到2019年,在温哥华渔业犯罪数据库Spyglass记录的全球渔业违规行为中,有21%涉及悬挂中国国旗或属中国所有的船只,而2000年至2009年的这一比例为16%。全球倡议组织(Global Initiative)在2019年进行的一项全球排名中,中国在非法捕鱼严重程度方面名列第一。该组织是一个总部设在日内瓦的跨国犯罪监督机构。

在西非国家加纳,渔民们说,数十艘配备各种深度捕鱼装备的中国拖网渔船每天从获准作业的深海水域进入加纳的领海,捕捞此前属于本地保护范围的浅水鱼类。

加纳渔村Axim的53岁渔民Kojo Panyin说:“由于拖网渔船以很快的速度耗尽了我们的鱼类资源,我们都欠了债,这让我们的生活变得非常困难。”他表示,这样的捕鱼还破坏了当地渔民的渔网。

中国外交部表示,要求在海外作业的中国渔船遵守当地的法律。

对中国来说,渔业捕捞给本国快速增长的中产阶级提供了丰富的食材,并在渔业、水产养殖和海产品加工领域创造出数以千万计的就业岗位。该行业也反映出中国愈发趋于强硬的态度。远洋捕捞已被写入了习近平的国家发展规划,成为“一带一路”全球基础设施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一带一路”计划中包含海上丝绸之路。

规划指出,发展远洋渔业对保障国家食物安全、维护国家海洋权益等具有重要意义。

按照这个规划,中国希望在全世界发展建立29个远洋渔业基地,这有助于向外界显示中国要把自身建设成为全球基础设施网络中心的宏伟愿景。

据国家媒体报道,福州宏东远洋渔业有限公司获得了6000万美元的国家资金,正在毛里塔尼亚扩建一个渔港,建成后将成为中国最大的远洋基地。中国在该地区没有海军基地。

中国数家公司还正在巴基斯坦建造一个渔港,该港口靠近一条主要的石油运输路线,是中国争夺地缘政治影响力的要冲。

官方记录显示,中国第一支远洋渔业船队成立于1985年3月,由13艘渔船组成,是由货运公司租借的船只和人员拼凑而成。记录显示,中国政府希望这支获得几十万美元资助的国有船队能够促进中国与全球经济的联系。

官方资料显示,在运营的第一个全年,该船队捕获了约2万吨海产品。起初,中国几乎将所有远洋捕捞海产品销往国外。根据官方数据,现在该船队将三分之二的远洋海产运回中国。

根据官方数据,自2015年以来,中国的远洋海产捕捞量平均每年为200万吨。分析人士说,这可能低估了实际总量。

中国目前是全球最大海产品消费国,2019年是第三大海产品进口国,仅次于欧洲和美国。2019年,中国的海产品进口总额为150亿美元,是四年前的两倍。全球最大虾出口国厄瓜多尔对中国的虾出口量是对美国、法国和西班牙出口总量的两倍。

虽然目前中国四分之三的捕鱼船队是私人所有,但中国政府在该行业仍有巨大影响力。中国最大的远洋渔业公司是中国水产有限公司,是中央政府直属农业集团公司的一个子公司,该公司及其子公司仍为国有。

少数人持股的运营商与政府保持密切联系,这些公司依赖国家补贴,而且往往有政府投资参与其中。正在毛里塔尼亚建造港口的宏东渔业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是中国人大代表。这些公司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该行业有助中国就领土主张采取行动,比如派渔民在南中国海(中国称:南海)以前无人占领的环礁上建立定居点。中国政府也相应地经常维护渔业利益。

中国海军、海岸警卫队和准军事部队经常在区域海域开着摩托艇加入成百上千的渔民,中国在相关海域已建成人工岛,岛上配有诸多军事设施,包括机场跑道、喷气式战斗机机库和海军基地。

越南官员称,去年4月份,一艘中国海警船在西沙群岛附近撞沉一艘越南渔船。越南和中国都声称对西沙群岛拥有主权。中国政府表示,是这艘越南渔船撞到中国海警船后沉没。

在此之前,中国与菲律宾和印尼等其他国家的渔船过去也曾发生过摩擦。这些国家都宣称对南中国海拥有主权。

海事法允许沿海国家对距其海岸线200海里以内的海域进行不同程度的管控。大多数国家都试图限制外国在其领海内的活动,包括捕鱼。

去年10月份,马来西亚海事部门扣留了六艘中国渔船,指责后者擅闯马来西亚水域。

去年8月,约300艘中国拖网渔船在厄瓜多尔加拉帕戈斯群岛附近捕鱼。厄瓜多尔表示,这是此类中国船只最大规模的一次聚集,并指称它们使用非法手段逃避身份识别,例如关闭跟踪系统和更改名称。

厄瓜多尔官员说,中国的捕鱼活动威胁到了加拉帕戈斯群岛的生物多样性,那里的一些动物赖以生存的鱿鱼被中国渔船捞走。中国外交部表示,中国政府将在9月至11月期间禁止船队在该地区捕鱼。

总部设在伦敦的保护组织环境正义基金会(Environmental Justice Foundation)的联合创始人Steve Trent说:“过去五年,中国远洋船队发生了巨大变化。他们正对小型(开放水域)渔场造成毁灭性的破坏,而这些地方的鱼是沿海居民赖以生存的资源。”

加纳为当地渔业保留了一个离海岸六海里的区域。渔民和环保组织说,中国的渔船越来越无视这些执行不力的规定。

行业数据显示,现代化的中国工业拖网渔船每天可以捕捞700吨,是非洲最大渔船六个月的捕捞量。渔民Panyin说,主要以捕鱼为生的Axim居民,现在不得不开车前往东边80英里的另一个城镇,向中国人购买渔获。

加纳海警在6月扣留了中国拖网渔船“鲁荣远渔956”号,指称其经营者使用非法尺寸的渔网。Spyglass开发人员、环保组织Ecotrust Canada的调查员Dyhia Belhabib说:“你可以通过全球捕鱼日志看到这艘船,从沿岸海域到加纳来回穿梭。”

中国外交部表示,已注意到这些指控。官方记录显示,这艘船为总部位于中国东部的荣成市海洋渔业有限公司所有。该公司的工作人员未安排任何人置评。

渔业往往被双边贸易中更大的优先事项所掩盖。加纳去年的渔业产值约为4.8亿美元,远远低于包括石油和金属在内的73亿美元对华年贸易额。中国为加纳大型项目提供资金,其中包括水坝和剧院项目。

在邻国塞拉利昂,当地政府有关部门说,中国渔船非法捕鱼每年使塞拉利昂财政收入损失2900万美元,但他们没有能力监管。中国已在塞拉利昂投资数以十亿计美元开发矿业和高速公路。去年8月,塞拉利昂渔业部表示,已跟踪不到三艘遭警方指控的中国拖网渔船的航迹。去年7月警方指控这些渔船在塞拉利昂领海内非法捕鱼,这些渔船之后逃离。

即使在相对不受主权国家政府监管的公海上,中国拖网渔船也受到了调查。

去年5月,印尼当局对一艘中国金枪鱼拖网渔船展开调查,该船在南太平洋作业期间有四名印尼船员死亡。中方称,正在调查此案。在船上工作的印尼渔民说,他们被强迫采鱼翅,这违反了区域商定的渔业管理规则。鱼翅是一种在中国很受欢迎的美食。

“从去年10月开始,我们不再捕捞金枪鱼,”渔民Rizky Alvian说。“我们每天都在捕鲨鱼。只捕鲨鱼。”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