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不是“种族灭绝”的判官

字体大小:

来源:香港01

01观点

上周六(4月24日)是奥斯曼帝国对亚美尼亚种群进行大屠杀106周年,美国总统拜登在纪念时提到,当时奥斯曼帝国对亚美尼亚族造成种族灭绝。大屠杀一事虽然已广为历史家所确认,但过去美国因担心影响其与同为北约成员的土耳其的关系,一直避免称之为“种族灭绝”,拜登这次是首位在任美国总统,也是继2019年众议院通过决议后再有政府高层公开定性屠杀亚美尼亚人为种族灭绝。此举毫不意外地引起土耳其的反对,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要求美国迅速撤回有关言论。不过,美国这次政治操作其实有可能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真正想针对的是中国。

有分析指出,美国突然将奥斯曼帝国屠杀亚美尼亚族定性为族种灭绝,反映了美国近年与土耳其的关系变化。埃尔多安掌权以来,不少政策也受西方质疑,包括放弃土耳其世俗化的立国理念而推广伊斯兰化,更以伊斯兰世界的领袖自居。2016年镇压兵变之后开始清除异见人士。到了2017年发动公投改制为总统制,公投首先被质疑对反对者打压尉于不民主,而且过度扩张总统权力,被质疑为独裁。再加上近来土耳其与俄罗斯的关系非常暧昧,包括从俄罗斯购买武器等,都令美国对土耳其愈发不信任。

权威学者:美国涉疆指控不公

美国与土耳其的关系转差无疑令美国对双边关系的重视程度下降,但美国作出这番操作并没有具体的利益,为何故意挑起争议,仍为疑问。大屠杀一事已经是一个世纪前的历史,是否将其定义为种族灭绝本应是历史学界的讨论课题,对现实政治没有太大意义。美国也不会因为一个多世纪前一个已经亡国的政权而对土耳其进行任何惩罚。拜登此举一方面满足了国内亚族人的声音,另一方面也可能是想通过为历史翻案,营造自己“大公无私”的印象,继而合理化其对中国在新疆进行族种灭绝的指控。

美国在多个场合指控中国在新疆对维吾尔族人进行种族灭绝,不单以此为由对中国进行制裁,更向盟友施压要求他们共同行动就此向中国施压。但美国虽然作出了种族灭绝这般重大的指控,却一直欠缺关键而且实质有力的证据。不单中国反击称美国以谎言行骗,就连西方一些学者也认为美国缺乏凭证,做法草率。

例如上周二(20日),美国着名发展经济学者萨克斯(Jeffrey Sachs)及专门研究种族灭绝的国际法学者William Schabas联名在《评论汇编》刊文〈新疆种族灭绝指控是不公允的〉。文章提到种族灭绝是相当严重的指控,但美国政府对中国作出定性时却提不出任何有效的证据。将新疆定义为种族灭绝的上任国务卿蓬佩奥曾公开表示中情局会以撒谎达到目的。“种族灭绝”在联合国有清晰定义,就连国务院内部的专业法律人员也认为没有足够的证据定性中国在新疆进行族种灭绝。有证据说明的是,中国在新疆进行的是反恐活动,这可能会限制了部分人的自由。若然如此,这就好像美国在2001年后对伊拉克、阿富汗进行反恐战争般,那么美国又有何资格批评?

萨克斯除了这篇文章外,也活跃于评论美国政府的政策,一直以批评美国政府双重标准见称。他早前接受BBC访问有关于中美在气候合作时,主持人提到新疆“种族灭绝”问题时,他亦忍不住反击主持人指中国在新疆所做之事美国也有做,BBC配合“种族灭绝”一说是带有错误的前设。

诚而,美国现时对中国的各项指控不是欠缺证据便是双重标准,中国近年也开始着力于反击美国的理论弱点。有些人意见开始指出,美国这些不顾事实的政治操作长远而言将影响到自己的诚信与地位。在奥斯曼帝国屠杀亚美尼亚族一事上充当判官并不会令美国显得更公正。正如萨克斯所指出,如果美国坚信中国在新疆的确进行种族灭绝,就不能任凭一己之好,必须通过联合国发起调查,或是拿出可信的证据出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