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疫火焚城启示录

字体大小:

来源:思考香港

作者:鲍渤

印度已经连续四天打破全球单日确诊新冠病毒的最高纪录,迄今累计大约1700万宗。今天再有逾35万人“中招”。当地医院以及fb、twitter、Instagram等社交媒体平台,都可见OSO紧急求救信号。即使最不关心国际新闻的人,都可能留意到事态的严峻。

当地医疗系统实际上已经崩溃。有媒体报道火葬场根本来不及“做生意”,因为尸体送来的速度以秒计算。印度疾控中心主任 Ramanan Laxminarayan博士在接受BBC采访时表示,这是他目睹的最严重人道灾难(The worst humanitarian crisis I’ve witnessed)。电视画面所见,许多尸体来不及做告别仪式就集体火化,医院走廊挤满了等待氧气救命,或3或4人共用一樽氧气“吊命”的病人。平静地辞世成为一种奢侈。

记得去年初新冠疫情从武汉爆发,印度包机从湖北撤侨,在首都新德里检测基本上呈阴性,当时大陆网民唧唧称奇之余暗暗羡慕,认为印度人是否习惯吃咖喱而比其它人种更加“刀枪不入”。事实上,印度去年控制疫情尚算合格。也因此,政府及民间也觉得“印度例外主义”(Indian exceptionalism)是一个事实。

这一误判是导致全球疫情爆发以来最大灾难的导火线。根据天空新闻在本月初的报道,世界上最大的印度教集会,每12年为一个轮回的大壶节(Kumbh Mela,又称圣水沐浴节)在四座朝圣城市举办,预计有1.5亿人前往恒河和亚穆纳河的交汇处沐浴,浩浩荡荡的场面堪比春运。媒体称此举是引爆第二波疫情的“印度最后的疯狂”。

印度是包括中国在内的“四大文明古国”之一,曾经创造人类历史上着名的“恒河文明”。恒河对于印度教徒是最为神圣的象征,一生至少必须到恒河净身一次,深信恒河圣水能洗脱罪孽与病痛。根据印度教经典 《往世书》,不仅人,甚至连动物、昆虫等生灵若死在恒河中,皆可得到解脱。家里放一小罐恒河水,婚礼上洒点恒河水,生前喝一杯恒河水,死后将骨灰撒在恒河里,都是一种幸福。

多年来,尽管恒河污染越来越严重是看得见的事实,但印度信众视而不见,认为恒河有“自洁功能”,依然用浑浊的圣水沐浴净身,洗衣刷牙,既可洗涤污秽,又可清除病毒。最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印度的一些商家从中发现了商机,将恒河水装进瓶子里销售,每瓶售价大约五元港币。

专家估计印度的单日新症将攀至50万宗,并在五月中旬达到高峰回落。总理莫迪用“这场风暴已撼动整个国家”(this storm has shaken the nation)来形容多个世纪以来的灭顶之灾。

疫情自从去年初在全球范围内蔓延,至今“有人欢喜有人愁”。西方国家防控疫情做得最成功的新西兰,日前举办的演唱会吸引了5万人“无罩”、无社交距离入场。这是自去年疫情爆发以来,全球规模最大的演唱会,似有雨过天晴、阴霾尽散的喜悦。

印度的第二波疫情,不仅是该国的巨灾,对全人类防控疫情都是深刻启示和教训。在香港,“清零”的日子若隐若现,最需要做的是“对外严防死守,对内有序放宽”。换言之,对高危地区实施禁飞直航抵港14天的“熔断机制”,同时扩大“回港易”的范围,以及争取与大陆早日通关,把握走出经济困局的先机。

作者是资深传媒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