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者治港 也要团结所有香港人

字体大小:

来源:思考香港

作者:郭金锋

有人说,随着港区国安法实施,加上新选举办法的落实,香港将一劳永逸,从此步向太平盛世。坦白说,持这一轮调的人大有人在,目前表面上也确实如此:街头抗争消声匿迹,反对的声音也越来越少。但实际情况是否真是这样呢?特区政府是否甚么也不用做、便能坐享中央出手所带来的成果呢?

笔者手上没有水晶球,不可能有准确的预测。但正常而言,国家越来越强大的时候,“一国两制”下香港不会差到哪里去。就像首任特首董建华所言,“香港好,国家好;国家好,香港更好。”在国际环境动荡的今天来说,国家应说是香港最终的避风港。

但现实还是有一些启示的。特别是收到一位结识多年的老朋友告知要举家移民的消息时,心中不免有点感触。朋友是爱国者的一员,在香港有稳定的事业,属于前途无量的一族,但他也竟然也选择放弃了香港、去另外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开展中年生活。为甚么移民再度成为了香港人的话题?为甚么香港这颗璀璨的东方明珠留不住这些人才?难道是他国的月亮会更圆一些吗?

诚然,每个人移民都有自己不同的考量,有的因为子女的教育,有的因为环境的转变。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这些选择离开香港的人中,不乏是一些有能力的人,因为没有经济能力而又想走的往往只能望洋兴叹。

走不了的香港人,心里是有怨气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些怨气是这两年的累积,如何纾解这批为数不少市民的不满情绪,当是特区政府未来几年其中一个重要工作。

中央政府看香港问题是比较清晰透彻的。身兼中央港澳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已多次表示,要处理香港的房屋问题。这其实是中央对特区政府发出的一项指令,关键在于特区政府有何灵丹妙药去落实执行而已。在这一问题上,特区政府断不能再胡混过关,把中央领导人的话当作耳边风了。因为解决好了香港的房屋问题,才有机会舒缓部分市民的不满情绪。

随着新选举办法的落实,政府当团结香港各界,全力发展经济,以告别过去多年来以政治挂帅的社会环境。香港市民大部份的政治取态绝非偏激,政府不应该以过去两年多的情况,而否定了与市民、特别是“和理非”人士的交流。

疫情略缓后,政府应重启与民间的对话和交流,并由民政事务专员,联同地区主任,在各区举办政策民间论坛,让区内人士就各种政策发表意见。甚至可以考虑委任分区委员会成员时,也不妨加入民间推荐的元素,或把一些会议开放给区内人士旁听,这样有助把市民的声音纳入到管治当中,从而订出有利于社区发展的方案。

另外,既然香港政治局面已经大定,中央和特区政府应该重启中间派和泛民的年轻政党成员沟通机制,泛民虽然在一些议题上未必完全与政府一致,但他们仍然是社会的一种政治能量。新的政制制度需要他们代表市民和支持者,如果能够做到和而不同,求同存异,有利于香港整体社会发展。至于泛民参选与否的问题,系于未来政局发展,不能操之过急去处理。

再者,也是相当重要的一环,那就是必须继续提升公务员团队的实力。政府数字显示,上个财政年度共有21名政务职系员工辞职,较对上一个财政年度的9人,即是大增133%,辞职人数更创下历史新高。公务员内青黄不接、效率不佳将是未来几年不可避免的情况。如何团结十八万多公务员是稳定社会的关键,因此公务员事务局可以规划和研究一个十年公务员发展蓝图,配合公务员学院全面提升和装备这支部队,应对香港的机遇和挑战。

1956年中国党的八大召开时,毛泽东在开幕词中开宗明义地指出:“我们这次大会的任务是:总结从七次大会以来的经验,团结全党,团结国内外一切可能团结的力量,为了建设一个伟大的社会主义的中国而奋斗。”特区政府亦当把握好目前局面,在爱国者治港的前提下,主动团结全港人,团结一切可能团结的力量,为了香港更美好的明天而努力。

作者是资深传媒人、福山智库研究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