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的疫情是全球问题

字体大小:

香港01“01观点”

印度疫情踏入4月后出现喷泉式暴升,过去一周单日新增病例接连创下全球纪录,单是周四(4月29日)已有近38万人确诊、逾3000人病殁。然而各国除了要密切注视当地的双重变种病毒会否大规模扩散至邻近地区之外,同时也要担心这个“世界药厂”会否反噬各国防疫工程。

印度疫情自4月上旬渐见失控,单日确诊病例由4月4日的逾10万宗,暴增至本周平均逾34万宗。德里、孟买等大城市医院不堪负荷,医疗系统几近崩溃,不少病人就连氧气瓶也觅不到,更遑论是一张医院的床位。有世卫专家更估算当地已有超过5亿人受到感染,即占总人口14亿的35%。

染疫亡者火葬需求大

但更可怕的是,当地除了医疗物资极度短缺,连处理死者的火葬场也显得捉襟见肘。由于大量印度教徒相信火葬能使灵魂与肉身分离,多数都会选择此一方式处理亲友尸体,可是第二波疫情至少已造成20万人死亡,故即使火葬场不分昼夜运作也无法消化永无止境的需求,于是他们被迫在公园、车场等空地火化亲人遗体,甚至连公园的树木也被劈下生火。

另一边厢,经济能力较好的阶层则拼命逃离家园,逃到马尔代夫、杜拜、阿联酋等国暂时避疫,更把私人飞机的机票抢贵10倍。

政府自满致疫情反弹

不少评论都将矛头指向总理莫迪及其人民党(BJP)的无能和自满。早在2月时,BJP曾通过内部决议,自豪地称印度不仅在“莫迪的干练、敏锐、坚定和远见的领导下击败了COVID”,更扬言要将印度的防疫经验“介绍给全世界”。

不过,当地独立记者Mandakini Gahlot指出,印度其实早在去年10月已首次出现B.1617变种病毒,但政府却没有投放足够资源研究基因排序,而这又或许与印度首波疫情于同年9月早就见顶回落有关,使至政府掉以轻心。到近月莫迪政府又放松地方竞选集会和节日游行等规限,而大量民众又没有配带口罩,这对疫情也有推波助澜之效。

他国宜防重蹈覆辙

各国为了防范双重变种病毒传入,虽然已纷纷关闭来往印度的交通,但疫情对这个“世界药厂”的影响却非封关能够防范。印度目前为全球最大常规疫苗生产国,不但是阿斯利康、强生、“卫星V”等疫苗的生产基地,同时也占有联合国COVAX机制四分之一的出口产量。但由于当地疫情升温,印度已宣布暂停出口部分疫苗,以便优先照顾其国民。此事势将影响到拉美、非洲等发展中国家的防疫工程,拖慢世界重回正常步伐。

目前印度第二波疫情难料何时能缓和下来,但在环环相扣的全球化格局之下,发达国家即使疫苗接种工程顺利,也难保他朝变种病毒不会从发展中国家卷土重来,进而发展成现有疫苗无法防御的威胁。各国领袖除了要继续向印度施以援手,同时更要避免像莫迪政府般过早松懈,并密切监察各国疫情走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