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十年将决定中美新能源革命之胜负

字体大小:

来源:香港01

作者:黄治金

4月,美国总统拜登公布了美国新的减排目标,即在2030年将美国碳排放量较2005年水平低50%至52%。这基本上是奥巴马签署《巴黎协定》时减排目标的两倍,当时美国承诺到2025年减排25%至28%。从拜登的在国内外重新布局来看,从这次白宫气候峰会开始,以格拉斯哥气候大会为契机,中美在气候领域将开启又一个十年的博弈。

按照拜登的方案,美国要在2050年实现温室气体零排放。在美国的斡旋和施压下,日本、加拿大等国提高减排力度,也承诺40%至50%左右的减排力度。但是,中国、印度和俄罗斯并没有宣布新的减排目标。

如果说2009年的哥本哈根气候峰会,是凸显以美欧为代表的发达经济体和中国、印度和巴西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在道义上的争夺。那么,下一阶段的气候合作与博弈,在延续这种道义之争的基础上,将更多地体现中美两个大国在国内外新能源革命领域的激烈竞争。在地缘政治、意识形态斗争和国家利益冲突愈发激烈的当下,气候变化虽然能够疏通中美,但囿于各自不同的发展阶段和利益考虑,已然成为大国博弈的新的主战场。

本世纪20年来,美国在气候问题上的立场摇摆不定,政策频繁更换,尤其是保守派总统质疑美国应对气候问题的科学性和紧迫性。前总统小布殊和特朗普先后退出了自由派主政时签署的《京都议定书》和《巴黎协定》,一定程度上导致美国在气候问题上丧失领导力。

此次拜登主政后主持国际气候峰会,还是近来一段时期盟友及价值观外交的延续,旨在重获国际社会信任、重塑美国的领导力,掌控气候问题上的话语权,同时将新能源经济和国内投资掛钩,加大美国和中国的竞争力。

和美国在气候问题上的摇摆与失信不同,中国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更为积极主动,且恪守承诺。自1994年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到1997年的《京都议定书》再到2015年的《巴黎协定》,中国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姿态已经由被动参与转变为积极参与。

2015年通过多边外交促成《巴黎协定》的那个中国,已经不同于在2009年的联合国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上与美国激辩、拒绝让步的那个中国。随着全球气候治理被写入中国宪法和政策文件,现在的中国已经由积极参与者转变为积极的引领者。

早在拜登胜选后上台前,习近平就已捷足先登,在2020年气候雄心峰会上宣布,到2030年,中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将比2005年下降65%以上,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将达到25%左右。这都凸显出了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主观意愿和主动意识。

从将生态文明写入“十三五”规划,到“十四五”规划当中应对气候变化的能源和电力专项计划,再到将坚持遵守《巴黎协定》承诺和“两个一百年目标”对接,都可以看出,习近平政府已经将应对气候变化当做一个战略工程。2018年,中国还专门成立了生态环境部,保持和外交部在气候问题上的紧密协调。

短短十年发生身份转变,并非外界压力所致,更非美国逼着减排,而是中国根据内外需求及环境变化做出的战略调整。一方面,中国民众对环境和空气质量的要求以及对生活幸福感的追求都有所提升;另一方面,在中国官方看来,社会发展、环境治理、经济增长和气候变化息息相关,应对气候变化也是国家治理的过程。因此,兑现相关承诺也符合中国国内的发展需要。

事实上,气候变化根本上还是个经济问题。低碳经济、绿色就业、绿色经济,已经成为国际竞争的新主题。习近平经常强调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拜登推动减排目标,投资绿色经济,都能体现这一点。尤其是美欧经历经济发展困境后,都在寻找后石油经济和后疫情时代新的经济增长模式。就在拜登主持气候峰会之际,美国财政部宣布设立“气候中心”并任命首位“气候顾问”,以协调整个部门应对气候变化的经济政策。

所以,中美在传统经贸领域引发的地缘政治博弈,在气候问题上也会呈现。

对于中国的减排立场,美国始终抱有不满。为了施压,不排除美国对中国新能源汽车和可再生能源设备加征关税,并加大对中国一带一路海外煤炭项目投资的抵制。《纽约时报》等美国媒体已经盯上新疆生产的太阳能电板。美国就是想借着气候议题打压中国在新能源领域的工业化,为自己推广新能源革命争取时间。

如果说中国等新兴经济体错过了让西方发达经济体受益的工业革命,那么在绿色能源经济为主的新产业革命,中国等新兴经济绝对不能落后。所以,今年11月的联合国格拉斯哥气候大会见非比寻常。未来十年,将是新能源经济发展的关键期。相关气候变化减排指标的设置,直接关系到中美领导权和话语权之争。谁能引领这场革命,谁就能在地缘博弈中占据优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