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政冷经热的矛盾关系

字体大小:

来源:旺报

旺报社评

拜登上任以来,并未如外界期待改善对华关系,反而延续特朗普时代作法,继续抗中路线。这不只让中美竞争更趋白热化,双方协商与合作的空间也可能受到限缩。在就职百日演说上,拜登屡屡提到,中国快速崛起,将成为美国全球领导地位的最大挑战,强调中美之间的竞争,不再是单纯的全球经贸主导权争夺战,而是民主制度与极权专制的世纪对抗。中美两国的高度竞争关系,将是未来的新常态。

政治剑拔弩张经贸却紧密

拜登的谈话,透露中美关系是回不去了。只是,双方台面上剑拔弩张,台面下却是不同的两样情。彭博资讯最新统计,今年以来陆企透过首次公开发行(IPO),在美上市规模高达66亿美元,是去年同期的8倍。知名金融数据服务商Dealogic进一步指出,如果在IPO基础上,再加计股票增资与可转换债发行金额,今年1~4月,陆企在纽交所及纳斯达克市场筹集到的资金规模,更创下历史纪录的110亿美元。这代表台面上政治针锋相对,台面下庞大的市场诱因,继续驱动陆企跨海赴美吸金,美国也没有对陆企关门。

不只金融市场,中美双边贸易往来也呈现愈来愈紧密的关系。根据中国商务部4月中的统计,今年第一季中美贸易高速成长,对美出口规模1192亿美元,高于去年的第一及第二大贸易伙伴东协(1051亿美元)与欧盟(1102亿美元),年增率74.7%,更远胜东协的37.1%及与欧盟56.7%。而由此衍生的对美贸易顺差高达726亿美元,占整体比重超过6成。就算美国额外课征7.5~25%不等总额将近4000亿美元的关税,但中国商品对美国企业及民众而言,仍具有高度的比价优势与吸引力,难以被他国货品所取代。

显然地,从2018年3月特朗普揭开中美对抗的序幕以来,美方处心积虑透过加重关税、重组供应链、科技制裁等各式各样手段,想要逼迫大陆就范、遏制中国崛起,但成效不彰,甚至逐渐反噬自己。美国税务基金会(Tax Foundation)就明白指出,对大陆出口产品增加的进口关税,为美国制造业平白增添约800亿美元的额外成本,也对美国经济产生巨大负面冲击。更重要的是,市场对于美国针对大陆的各式挑衅与制裁行为,并不买单。该做的生意、该下的订单、该募资的案件,一件也没有少,甚至还大幅成长。

近期很多与大陆往来密切的美企,包括知名的高通、英特尔、超微等跨国企业,都迫切希望美商务部在晶片出口禁令上松绑。而国际半导体产业协会(SEMI)更强烈建议,拜登政府不能再走特朗普时代的老路,而是应该加速批准美企对华为等陆企的供货许可。同样地,美国半导体产业协会(SIA)也呼吁,全球半导体的创新突破,绝非建立在政府对晶片技术的出口限制上。美国半导体企业一旦失去大陆市场的营收,将很难从其他市场补足,甚至可能将进一步降低相关美企的研发能力与经费来源。

基于市场法则的良性竞争

上述案例都清楚说明,基于比较利益、专业分工的市场法则,中美两边企业都在尝试突破当前美方政府所设下的政治藩篱。尤其是面对美国处处掣肘的陆企,更是充分展现出十足底气,想方设法在逆境中突围。拥有科技含量与创新技术的新创,加快赴美上市募资脚步,是一种做法。阿里巴巴、腾讯等科技巨头,积极跨足海外并购投资与策略联盟,又是另外一种做法。3月初,面对日本政府的杂音,腾讯依旧决定出资超过650亿日元,入股日本最大电商平台乐天,成为大股东;而同时间,日本二手电商独角兽Mercari为进军大陆消费市场,也选择与阿里巴巴策略合作,都是鲜明的例证。此也显露出,驱动企业前进的,不是政府力量,而是市场诱因。

中美对抗已迈入第4个年头。拜登虽然不像特朗普,动不动就威胁要制裁大陆,但双方直来直往的竞争,恐难以避免。激烈竞争的新常态下,双方都需要正确认知,竞争须奠基于市场诱因之上,而不是透过政治力量,假竞争之名行对抗之实。基于市场法则的竞争是良性竞争,有利于人类共同福祉,违背市场法则是斗争,斗争将以人民福祉为代价。如能在竞争中融入更多合作元素,减少对抗冲突,相信不只是中美两国企业所乐见,更将是全球之福。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