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一新:G7挺台 误会大了

字体大小:

来源:中时电子报

作者:陈一新

5日公布的G7外长公报,强调台湾和平稳定的重要性,鼓励和平解决两岸问题,强烈反对任何可能加剧紧张局势、破坏区域稳定的片面行动。另一方面,白宫印太事务协调官坎贝尔4日受访时表示,美国政府若给台湾更明确的安全保证,这样的转变含有风险,“战略清晰会有一些重大缺点”。乍看之下,G7外长公报内容与坎贝尔挺台的程度有所差异,难道美国为首的G7与拜登总统的官员在对台政策上出现矛盾?

这次G7外长公报出现挺台文字,主要应归功于国务卿布林肯。他与坎贝尔曾在前总统奥巴马时期共事,也是老友。为何他们这次在对台政策上意见相左?其实,他们在对台政策上并无不同,因为身为拜登的外交官员,他们都以拜登的意见为意见,他们只是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拜登在3月25日的首场记者会上高调提出“反中政策”,他的手下官员自然要全力配合。不论是布林肯、坎贝尔、白宫国安顾问苏利文、商务部长戴琪,财政部长叶伦都必需配合演出。

然而,拜登4月28日在首场国会演说变了调,计划在今夏与俄罗斯总统普丁举行峰会,并准备与中国改善关系。当拜登在演说中表示美、俄两国已妥善解决双方在俄国干预美国大选的歧见,并刻意不提及台湾、香港、新疆事务等让北京不快的议题时,他的手下官员自然闻弦歌而知雅意,一有机会发言就尽量配合。

拜登与他的官员在上任头3个月的谈话、演说与记者会一直让外界误解美国已从“战略模糊”走向“战略清晰”。其实,美国政府从未改变她所采取的“战略模糊”立场。对美国这项政策误解最严重的就是民进党政府。在拜登与布林肯一系列的谈话都提到台海和平非常重要后,行政院长苏贞昌还特别对蓝营政治人物冷嘲热讽,说他们既低估了拜登政府,也唱衰了民进党。

不过,拜登政府坚守“战略模糊”主要还是为了美国的国家利益。首先,“战略清晰”虽不若条约那样严格,但却也能使美国受制于对外国的承诺。而“战略模糊”却能够让美国享有足够的弹性空间。

其次,“战略清晰”将使中国大陆认为美国不惜为台湾付出代价也要保卫台湾,反而会让大陆认定美国在踩红线;而“战略模糊”却会让大陆不确定美国的意向,反而更会投鼠忌器。“战略清晰”使中国认定美国碰触红线,只会让北京对华府的敌意直线上升,毫无转圜空间。“战略模糊”却让双方在科技、军事激烈之际,仍可在防疫、气候变迁、经贸等领域进行合作。

第三,“战略清晰”将使美、中两国没有任何“退一步海阔天空”的空间,有如两列对向而开的火车;“战略模糊”却能让双方坐下来好好谈出一套避战、避险与相互检验、认证的机制。

由此观之,“战略模糊”一向是美国政府的政策,G7国家都不会误会,偏偏最不应误会的台湾,这次却误会大了。

作者为淡江大学外交与国际关系学系荣誉教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