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国须靠大外交找出路

字体大小:

来源:香港01

01观点

乌克兰与俄罗斯的对峙关系近月升温。虽然俄国已宣布从乌东撤军,但有关乌克兰加入北约的声音再次浮现。美国除了派出国务卿布林肯飞到基辅商讨跨大西洋整合的步骤外,亦透过白宫发言人表示只要其他国家准备好履行必要的承诺则可加入北约。虽说现今国际情势非如冷战时期,但乌克兰夹在俄罗斯和西方阵营的环境从未改变,故处于地缘政治断层綫的基辅必须要有左右逢源的政治智慧,巧妙地追逐国家独立、自主的道路。

受制大国政治的乌克兰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周四(6日)出访基辅,重申美国对乌克兰“主权、领土完整和独立”的承诺,但同时亦强调基辅应该设法解决贪腐问题,他说:“乌克兰正面临两个挑战,一是来自俄罗斯的外部侵略,另一个则是腐败的寡头政治压到了人民的利益”。虽然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早前已在Twitter表明急于加入北约和欧盟的意愿,惟是次会吾中布林肯仅表明会加强对乌克兰的安全援助,而未就此提出任何细节。

在亲西方与亲俄的发展道路之间如何选择,自乌克兰重新立国后便争议不断,但受制于自身地缘位置局限,基辅总不能脱离现实的考虑。乌克兰作为“欧洲农场”,2019年的主要出口市场依次为俄罗斯、中国、德国、波兰和意大利,而入口货物的主要来源亦大同小异,仅是白罗斯取代了意大利第五名的位置。可见处于亚欧版块中心的乌克兰,其经济结构亦和它的地理位置紧密相扣。

然而安全考量才是核心争议所在。尽管乌克兰有权选择国家的未来走向,惟现实却是除非泽连斯基愿意不计成本代价向西方靠拢,否则自然也须顾及俄国反应。冷战时期英、美、法为防范苏联势力伸入“自由世界”,提倡成立军事同盟,而北约的集体防卫协议更将所有会员国的命运捆绑起来,形成共产和资本主义“河水不犯井水”的对立格局。这个本是用来抗衡共产集团的军事组织,即使在苏联解体后失去共同敌人的向心力,却未停止过扩张的步伐。

平衡外交是小国独立的出路

冷战格局过去后,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推翻了前朝政府与俄罗斯的默契,先后接受波兰和匈牙利于1999年加入北约,继而再接受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等中、东欧七国于2004年入盟。但既然苏联的军事威胁已成历史,何解北约又要逐步东扩至俄罗斯的后庭?纵然普京于千禧年上任时受困于叶利钦留下的残局,无法阻止众多前卫星国“脱俄入欧”,但2008年格鲁吉亚战争和2013年的乌克兰危机已表明,普京已愿意付出战争和经济孤立的代价来阻止后庭出现北约军队。北约以旧思维应对新局势,正正反映西方错判俄国外交政策。

在前苏联成员国中,哈萨克的平衡外交值得乌国借镜参考。哈萨克虽然为中型国家,但其务实的外交政策,不但让大国在地的竞争免于破局,同时亦能遮掩其管治失效和差劣的人权纪录。夹在中国和俄罗斯两个大国中间,哈萨克巧妙地在经济上中国靠拢,而在安全问题上却会尊重莫斯科的忧虑,不论是中国倡议的上海合作组织和“一带一路”计划,还是俄罗斯主导的欧亚经济共同体,哈萨克均为其成员国。与此同时,为防止中、俄在地的竞争失控,哈萨克偶然亦会向美、欧释出善意,如参与美国在中亚提倡的“5+1”战略合作框架,以及扮演“东方日内瓦”的角色,调解国际冲突,使其国际声望渐见提高。

要在大国政治下狭处逢生、发挥出小国大外交的优势,乌克兰大可学习哈萨克的先例,一方面考虑在经济上加强与欧盟的联系,但另一方面同时向俄国申明不会潜逾其安全红线,将加入北约的计划暂时静止这样既能满足部分亲西方民众的愿意,亦能安抚俄国燥动不安的心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