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破仑逝世二百年 竟激起法国社会大辩论

字体大小:

来源:香港01

01观点

周三(5日)巴黎市中心荣军院上演了一场隆重的纪念仪式,法国总统马克龙由仪仗队开路,带同花圈到逝世二百周年的拿破仑陵墓前致意。身为法国史上最着名的人物,拿破仑获国家元首为其举行盛大纪念活动本来无可非议,不过马克龙此举却激起法国社会的震荡,不少反对者批评拿破仑为暴君、厌女、种族主义者。拿破仑治下法国的对外侵略造成近650万人丧生,其重新引入在法国大革命时废止的奴隶制,又派兵到加勒比海殖民地镇压原住民起义进行种族清洗,此等行为在今天皆被翻旧账。围绕二百年前已逝古人的一场大辩论,不仅直透法国此民族的过去和核心,也折射出今日法国社会的分化和躁动。

拿破仑毫无疑问为法国史上最着名人物,不少国内外人物更视之为举世无双的大英雄。有言曰法国大革命为现代的起点,而拿破仑则是将现代随其十多年的征战带到欧洲各个角落。拿破仑为法国创立一套公立学校制度、设立中央银行、中央集权的官僚体系,更创立了一套《拿破仑法典》取代欧洲各国的封建律法,并融入个人主义及自由平等的法国大革命精神,开创出与英美普通法并驾齐驱的大陆法体系,影响遍及全球。拿破仑凭其军事天才受列强围堵仍几近统一欧洲,把自由、平等、博爱及民族主义的思想传播到欧洲各地,改写了世界历史,其创下奥斯特利茨等辉煌战绩,亦将法国声望推至世界顶峯。

发动战事致生灵涂炭

不过拿破仑当年发动雾月政变亦被指窃取革命果实,及后登基称帝更被批评背叛了革命的初心。其为了称霸欧洲而南征北讨十数载,亦估计造成近650万人丧生。而且当加勒比海的法属西印度殖民地海地、圣多明尼哥等,趁法国本土爆发革命而纷纷起义时,其亦派兵血腥镇压。为保持当地的蔗糖生产及出口以应付其欧洲战事,拿破仑又于1802年重新引入已在1794年被国民公会废除的奴隶制,令当地黑奴惨被奴役多数十年,直至1848年法国再次爆发革命后才令奴隶制再告废止。同时间拿破仑颁布的《民法典》亦推翻革命时期大幅提升的女性地位,更明文规定妇女要从属其丈夫。

然而亦是同一部《拿破仑法典》,解放了当时备受歧视的犹太人,直接让马克思的父亲得以成为律师,亦薰陶马克思年少时倾向自由主义。而当年拿破仑挥军侵略西班牙推翻了波旁王朝,亦令拉丁美洲的殖民地得以在玻利华带领下纷纷独立,拿破仑亦因而被视为大英雄。古巴共产领袖卡斯特罗更相当仰慕拿破仑,2005年惟一一次访法时更特赴荣军院谒陵。不过由于拿破仑仍标志着法国过往帝国主义及种族主义的疮疤,历任法国总统皆对之避之则吉,不会高调举行其纪念活动。尤其去年美国爆发种族平权示威亦激起法国少数族裔声援,法国海外属土马提尼克的拿破仑首任妻子约瑟芬雕像更被当地人拉倒。

借古人功过以操作现实政治

在近年法国社会躁动不安、种族矛盾日益炽热,拿破仑历史功过仍备受争议之际,马克龙愿冒大不韪大张旗鼓纪念其逝世二百周年,自然是出于对自身的考虑。最近便有数百名法国军官联署公开信,斥责马克龙应对国内伊斯兰极端份子不力,警告若不采取行动便有可能爆发内战,届时将有必要以军队治国。此信引起全国哗然,被视为是威胁发动政变的逼宫行为。而极右国民联盟领袖马丽勒庞更高调支持军人,其现时在民调中与马克龙争持不下,为明年总统大选中最有力撃败马克龙的强劲对手。为了争夺右翼支持,马克龙也不得不祭出国家英雄拿破仑,以争取国内的民族主义者支持。

况且马克龙自上台以来,亦一直具当年拿破仑的野心。其虽为法国的精英阶层,又是出身投行的典型自由派,其上任以来大刀阔斧的改革及对黄背心示威的铁腕作风,时常被批评为专制独裁,甚至被讽刺为拿破仑皇帝。其又不断在国际舞台上争取表现,欲加速欧洲一体化同时又倡议欧洲建军,在其前殖民地事务上也十分积极,早前便亲身到黎巴嫩探望当地大爆炸的灾民,又派遣法国海军远赴南海巡逻,争取在印太地区的话语权。种种举措明显不甘于让法国停留在今天的中型国家角色,要争逐拿破仑时代法国雄霸全球的余晖。在高举拿破仑同时,马克龙免不了遭国内自由派群起而攻之,故不得不强调会顾及舆论和对拿破仑功过并陈。

正如意大利史家克罗齐所言:一切真历史都是当代史。一个历史人物以甚么面貌呈现于世,大部份时候取决于当代人的价值取向。对于在世界史进程如此举足轻重的拿破仑,不同时代、身份或文化背景的人自然会有截然不同的诠释和评价。此场拿破仑大辩论,反映出当代法国社会的炽热的种族矛盾,以及如何梳理其帝国殖民史的问题。不过无论拿破仑是英雄还是暴君,我们只要走上巴黎街头就不难看到,从荣军院的陵墓到处于市中心的凯旋门,凡登广场上的圆柱及旁边的玛德莲教堂,其人在法国经过两百年后依然是无处不在,对法国的影响更是难以抹除。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