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经济共存跳脱地球最危险困局

字体大小:

来源:中时电子报

旺报社评

继《经济学人》刊登台湾是“地表上最危险的地方”之后,《纽约时报》又发表〈拜登的台湾政策非常莽撞〉的评论文章,质疑美国总统拜登的对台政策升高了战争的风险。权威主流媒体不会无的放矢,他们会“看风向”也会“带风向”,此显示拜登政府的中国政策将面临调整的压力。而台湾战略设计的基本构想是对美国毫无保留的支持,也将面对挑战。

G7联合声明仅止口头宣示

拜登政府承袭了特朗普的强硬中国政策,甚至国内的新冠肺炎纾困方案、基础建设计划、家庭扶助计划等,都出于与中国竞争的考量。民进党政府的战略思维以美中进入“修昔底德陷阱”为方针,每当双方发生外交攻防、军事对峙事件时,总是额手称庆,以为台湾安全又多一层保障。

但民进党不能理解的是,“台湾牌”是美国抗中政策工具箱中的一个选项,拜登国安团队处理两岸关系采取“两手策略”已昭然若揭,在挑战中国底线的同时,一再重申“一中政策”、台美“非官方”关系等数十年来未曾改变的原则。

反观台湾,深化美台双边关系、强化美国对台湾安全的保证虽然是国内最大共识,也是务实的政策,但美国的支持并非空白支票,联美与反中不必然是等号关系;维护台湾的自由民主价值与制度,乃至国家安全,并不代表要处处与大陆为敌。大陆对美国并未构成“存在的威胁”,拜登政府将美中战略竞争界定为“民主与专制”之争,引发了国内外质疑美国的具体目标为何?台湾同样需要面对新现实、新趋势,重新思考评估对外政策。

首先,美国是否能提供台湾安全的绝对保证?美国前国防部次长佛诺劳伊在《外交事务》季刊的〈美国军力丧失优势风险〉专文指出,面对大陆军事扩张及大力投资建构拒止作战能力,美国军力的“质与量”都逐渐处于劣势。她进一步指出,假如大陆自信能抵抗美国的应变,对台湾使用武力的可能企图将随之上升。美国都认为在军事上不能保证有效吓阻大陆侵略,台湾的政策设计显然存在根本的缺失。

美国也认知无法单独保台,必须借助盟邦及伙伴的参与,在拜登政府积极运作之下,美日峰会与G7外长会议的联合声明都提及“强调台湾海峡和平与稳定的重要性,鼓励和平解决海峡两岸问题”,民进党上下雀跃不已,但这些都是口头的宣示,没有具体目标与行动计划。

美国“弃台论”引起讨论

威慑大陆已成为美国外交国防政策的基石,但缺乏明确反制、报复行动的威慑难以达到目标。拜登政府高层官员最近多次公开宣示,拒绝以“战略清晰”取代“战略模糊”。白宫印太事务协调官坎贝尔日前更是表明,美国将不会发表“若中国对台湾进攻,美国会保卫台湾”的明确声明,因为这种做法有“重大缺失”。

美方认为战略模糊最符合美国利益,也有利于维持台海稳定及现状,因而放弃战略清晰的构想。民进党政府却坚信美国必将介入台海冲突,大陆不敢越雷池一步,这不仅是自我麻醉,也是误判国际现实。

台湾问题的敏感性与严重性已引起美国内部的严肃辩论,台湾决策者却选择刻意忽略。美国不断出现“弃台论”,包括用台湾换中国持有的美债;主张台湾不是美国的重大利益,日本与韩国才是,这些虽非主流意见,却也引起讨论。最新民调显示,美国政治人物在反中政治氛围下热衷表态保卫台湾,但普遍民意并不认同。很难想像美国民意会支持美军为保护台湾而流血。

面对不确定的未来,台湾是要寻求突破,把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上,或交付美中强权竞争的结果决定?两岸关系并非全盘悲观,在政治军事紧张的情势下,双方经济的“共存依赖”关系却更巩固,这将成为两岸未来对话、谈判、合作的基础。

大陆摆脱不掉对台湾高科技产品的需要,台商是大陆出口贸易的主力,台湾经济实力对大陆极为重要,这是台湾的筹码。蔡政府若能跳脱意识形态的窠臼,利用互利、互补的经贸投资改善两岸关系,台湾就有机会脱离地表最危险的困局。当然,这一切都要看政治领袖的智慧与远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