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要赢取人民支持 最重要是解决问题

字体大小:

香港01“01观点”

美国《华盛顿邮报》近日一篇题为“新冠动摇中国民众对政府的信任了吗?”的报道,引述加拿大约克大学的民调研究,指98%的受访中国民众信任中央政府,信任省、市、县各级政府的人分别也多于九成。有些人人对这类数据不屑一顾,认为其要么是造假,要么反映中国人被受到专制统治。但如果虚心反思近年民主国家与中国的国家治理,尤其是应对新冠(冠病)疫情的方法,我们不得不重新反思我们心中对于什么是“民主”的定义。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有西方学术机构对中国民众信任政府作出研究,上年中哈佛大学就发布了长期研究报告《理解中国共产党韧性:中国民意长期调查》,指出从2003至2016年间中国民众对各级政府的信任度不断提升,其中对中央政府感满意的比例由2016年的86.1%增加至93.1%,对城镇政府的满意比例也从43.6%提高至70.2%。

这些调查值得思考的是,民众满意政府表现的根源并非是因为政治学所说的程序认受性,也即政府要由民选而产生的政治伦理,而是基于经济民生社会水平的提高、整肃政府官员腐败、偏私、无知等可视可见的具体指标。而这次《华盛顿邮报》所引用加拿大约克大学学者吴志明(Cary Wu)的民调,乃在新冠疫情武汉解封以后进行,不单反映了多达九成民众信任政府,更有49%受访者表示疫情后对中央政府更加信任。这表明成功控制疫情这个世纪挑战,有效巩固执政者在民众心中的地位。

绩效的认受性相当重要

凡此种种说明不论有否西方定义下的民主选举,只要政府能有效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改善经济、解决危机,民众也可以对政府极为满意及信任,正如吴志明所指出,执政者的“合法性”进一步巩固。

有一部分对中国带有偏见的人始终可能会认为,这些调查数据要么是假的,要么就是反映中国民众被洗脑或是被“威权政府”所压迫。诚然,每个民意调查都有一定的局限,中国民众也可能比较不习惯对中央政府表达不满,但当中反映的道理并不因此有太大改变。民众对于经济改善满意、信任政府处理疫情的手法,这些都很难曲解成为民众被政府所洗脑或是压迫所致。尤其是近年内地已非自我封闭,民众无论是出国工作、旅行的机会都多了,想像当下的中国人都是被洗脑实在是不切实际。而更且新冠疫情爆发之后,西方国家应对疫情的不力,也令不少中国人仰视西方“进步文明”的幻想也打破了。中国民众对中央政府更为信任并非盲目,而是基于客观比较各国政府治理能力的结果。

民主选举应是为了善治

倒个方向去看,西方国家民众普遍对政府不信任,反映了民主选举虽然给予更换政党的机会,但却未必令民众对政府信任或满意。甚至也许应该说,西方民主选举虽然可以不断更换执政者,但如果国家治理不得改善,社会问题无法解决,甚至碰着新冠这样的危机又乱作一团,不管如何替换政府,民众也不可能满意或是信任。政府到底是否得到人民的信任和满意,最终不在于它是怎么产生的,而是它到底能否急人民所急,这也许才是民主的真正含义。

民主选举作为政府产生的方法,我们不是要全盘否定,但也不能因此陷入迷信。更重要的是,民众所希望得到的是一个善于治理、能够解决他们问题的政府。因此选举不是最终目的,而是一个求得这样政府的手段。中国大陆并不通过选举达到了善治,是对西方民主制度的一个提醒。香港追求民主,但在追求民主选举的形式主义之外,不妨思考一下内地政府满意度的意义。香港人需要一个真正能解决社会不公义,为大部分香港创造更美好生活的政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