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年:美国已进入“后基辛格思维” 视中国为真正威胁

字体大小:

来源:“中国南海研究院”微信公众号

中国南海研究院主办的以“当前中美关系——挑战与应对”为主题的学术沙龙4月22日在海口举行。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全球与当代中国高等研究院院长郑永年等学者就当前中美关系的现状、拜登政府的外交和安全战略、中国面临的外部挑战及有效应对等话题作了发言,以下为郑永年的发言摘要,转载自“中国南海研究院”微信公众号。

郑永年认为,当前中美关系无疑已经进入全面竞争时代。中国对中美之间的竞争与合作的关系以及可能面临的挑战应有准确的认识和判断,并通过坚持开放和强调规则制定来有效应对这些挑战。

美国的对华策略

郑永年把过去一段时间里美国的对华政策总结为“四分”和“四全”策略:

“四分”指“四个分化”,即分化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分化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共产党领导集体,分化汉族和少数民族,以及分化“中”(中国大陆的中国人)和“华”(港澳台中国人及海外华人)。通过“四分”,美国试图从内部分化中国。

与此同时,美国也试图通过“四全”策略从外部遏制中国,即动用全政府、全社会、全方位、全世界的力量与中国竞争。

对中美关系的基本判断

郑永年对当前中美关系有四个基本判断:

一是中美已进入全面竞争时代,包含从合作、竞争、对抗、冲突四个方面。

二是美国企图阻止中国成为真正的海洋大国。美国不但强化其与印太国家的关系,利用南中国海问题牵制中国成为海洋大国,还试图利用中国与俄罗斯、中东国家越走越近的同时,挑起穆斯林与中国文明的冲突。

三是台湾问题可能成为挑起中美战争的导火索。小布什政府以后中美在台湾基本形成了“共治模式”,即共同管理模式。如今美国公开支持和纵容台湾独立运动,台湾问题成为中美关系中最为敏感和棘手的问题。

四是美国已经开始进入“后基辛格思维”。“基辛格思维”是把世界变成“中美俄大三角”。美国尽管将俄罗斯看成威胁,但在内部对俄罗斯的定位只是一个麻烦制造者,并不足以对美国全球范围内的利益构成威胁,只有中国才有力量对美国构成真正的威胁。而“后基辛格思维”则是将印度替代俄罗斯,即形成“中美印大三角”。

此外,美国若要和中国搞冷战,就需要一个新抓手。冷战期间,美苏的抓手是核武器和太空。现在的抓手是人工智能,尤其人工智能军事化。

中国的应对之道

郑永年指出,在此背景下,中国一是要对美国进行清单式的研究,尤其是对美政策上的研究,应搞清中美之间要什么样的“竞争合作关系”。

二是要开放,利用资本市场,用“资本”对“民主”。当前中国还有不少领域没有开放,若能进行全面深度的开放则可改变世界资本的流向并分化美国的力量。

三是要适应“后基辛格思维”,不要拘泥于中美俄的旧思维,也要关注印度。印度是美国印太关系的关键,与日本、澳大利亚共同成为美国安全体系的一部分,一旦印度准备好配合美国,对中国的海上封杀就会形成。印度对中国核心利益的侵犯要坚决遏制,但也要克制不要陷入无限的冲突,未来的对印政策还可以考虑俄罗斯的角色。

四是要认识到台湾问题只是一个短期挑战,而南中国海却是长期挑战。在中美竞争中随着中国力量的增强,中国要转变为规则的制定者,即便是国内大循环也要把规则统一起来,走向国际,与美国进行规则竞争。中国要通过规则向世界表明,中国与西方是可以对接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