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应全面放开生育 缓老龄化促经济

字体大小:

来源:星岛日报

星岛日报社论

中国内地公布十年一度的全国人口普查结果,仍然维持全球第一人口大国的地位,但出生率下降,人口增长速度是六十年来的最低水平,人口正在老龄化。虽然官方强调人口红利犹在,但劳动力逐渐萎缩是不争的事实,给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带来了严峻的社会和经济挑战。缓解低生育率陷阱已经逼在眉睫,官方应该尽快全面放开生育政策,并且大幅度降低养育成本,完善社会保障体系。

中国人口普查数据引发全球关注,是因为作为世界经济火车头,“人口红利”是推动内地经济增长的重要因素。外媒此前炒作中国人口不到官方一贯口径的十四亿,已出现负增长,国家统计局前天公布数据,最新总人口为十四亿一千多万人,正式辟谣。不过,虽然人口仍有增长,但增速明显放缓,年均增幅已放缓至百分之零点五三。

人口红利渐失 难成世界工厂

内地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实施严厉的计划生育政策,有效缓和了“人口爆炸”,但也出现负面效果。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官方在二〇一六年放开“全面二孩”,当年让新生人口增加至一千七百八十六万人,创二〇〇〇年以来峰值。但仅是昙花一现,新生人口“四连降”,去年只出生一千二百万,比二〇一九年下降了百分之十八,虽然有疫情影响的因素,但未来也不容乐观。

另一方面, 老龄化趋势加剧。六十岁及以上人口增至二点六亿,占总人口一成八,与二〇一〇年相比,上升五点四四个百分点。中国人口老龄化速度快于其他国家,除了“一胎政策”后遗症,也与医疗、生活水准改善,寿命延长有关。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坦言:“老龄化已成为今后一段时期我国的基本国情。”

“少子化”和老龄化,是全球发达国家和地区的烦恼,香港也出现人口负增长,日本更为此付出沉重代价。虽说老龄化可以催生“银发经济”,但整体而言意味着社会养老负担加重,而且劳动力下降,价值创造能力降低,制约经济增长。按照目前的态势,中国很快在五年后就会人口总量见顶,之后开始出现缓慢的人口负增长,“人口红利”不可避免逐渐消失,影响“世界工厂”的地位。

内地新生人口下降,与大规模城市化之后,人均收入水准提升,生育观念的改变有关,也因为生活压力大,“结不起婚”、“不敢生育”。“买楼结婚”是根深蒂固的社会文化,畸形的楼价导致结婚难,成为“出生率下降”的第一杀手。即使结婚了,也不敢贸然生育,因为养不起,教育压力和成本高。苏宁金融研究院研究报告称,北京、上海、深圳、广州的“养娃成本”均在二百万元人民币以上。

鼓励民众多生 减低养育成本

为缓解未来的低生育率危机,官方必须尽快放开限制。国家“十四五”规划纲要明确提出,要推动实现适度生育水准,预示了要放开生育。目前,已经没有必要搞甚么“三胎政策”或者试点推行,而是应该允许自由生育,鼓励民众多生就是为国家做贡献。

与此同时,也要强有力减轻家庭生育、养育、教育的成本,让民众“敢生”。激励力度要大,对生育二胎和多胎的家庭大幅减少个人所得税;加大托儿服务,目前幼童入托率只有百分之四,必须大幅提升;大幅度提高对医疗、教育、养老相关的支出比例,降低年轻人生育的后顾之忧。

“人生七十古来稀”已成过去!如今进入“花甲之年”,大多身体健康,有心有力,国家亦应该适当延长法定退休年龄,缓解劳动力不足。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