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大选恐沦为清一色选举

字体大小:

来源:香港01

01观点

四年一度的伊朗总统大选将于下月举行,提名期刚开始已得到逾57人报名,其中最引人注目者,要数前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周三(12日)在大批支持者簇拥下报名参选。作为主张“以色列应从地图上抹走”而闻名的强硬派领袖,内贾德任内积极发展核武,使之与美国、以色列、沙地阿拉伯等交恶,令波斯湾局势急剧升温,更令伊沙以三国在中东的代理人战争日加炽热。其在2013年下台后,政局由温和派的鲁哈尼主导,曾短暂与西方达成八方核协议,却在美国特朗普上台后触礁。而按现时大部份候选人为保守派来看,本届大选后何人主政无疑会影响伊朗未来的外交路向。

伊朗总统尽管由全国5900万选民一人一票选出,不过由于其为行伊朗兰律法的神权国家,最高权力由什叶派十二伊玛目派领袖哈梅内伊紧握。而哈梅内伊可委任12名教士出掌宪法监护委员会,为总统候选人进行资格审查。2009年大选便有476人向委员会报名参选,最终却仅得四人入闸。哈梅内伊尽管于当年选举舞弊风波酿成的全国示威中力撑内贾德,不过两人其后交恶,内贾德更于2017年被取消参选资格。内贾德其后不断批评哈梅内伊,主张政教分离、三权分立等大型改革,因此外界对之入闸不存希望,而且其亦要面对一众保守派对手,当中现任司法总监莱希(Ebrahim Raisi)更被视为哈梅内伊钦点人选。

至于改革派方面,现任的鲁哈尼已任两届总统而不能连任,其麾下的温和派外长扎里夫亦已宣布不会参选。扎里夫于数周前被爆出一段内部录音,揭出其不满伊朗外交政策一直遭伊朗革命卫队骑劫,更点名批评去年初被美军击杀的革命卫队军官苏莱曼尼,引起全国哗然同时,亦令外界怀疑录音外泄的时机及用意。而扎里夫近期亦积极与邻国解冻,如伊朗及宿敌沙地阿拉伯便于上月初首次秘密在伊拉克巴格达会晤,又在维也纳会议中与美国新任的拜登政府重新接触。扎里夫本周出访叙利亚时,还指伊朗已准备与沙地建立紧密关系,似乎在由拜登上台以来吹起的大和风下,伊朗有望摆脱被围堵状态。

不过下月的总统大选仍是隐忧,要是扎里夫不参选、内贾德再度被取消资格,届时的候选人很可能将是清一色的保守派,或会令外界忧虑会否影响得来不易的中东和平进程。另外伊朗世仇以色列在鹰派的内塔尼亚胡主政下,最近亦与加沙地区受伊朗支援的哈马斯战火连连,有可能在美伊和解从中作梗。然而伊朗受到美国多年的制裁及孤立下,去年国内多处已因物价飞涨而爆出连场示威,加上疫情打撃之下当地民生更是雪上加霜,此一困境哈梅内伊亦心里明白,既然华府伸出了橄榄枝,德黑兰没有不接受的理由。

伊斯兰教士牢牢掌握住宪法监护委员会,对总统候选人进行资格审查,再由全国选民一人一票选出的选举制度,已成为“有伊朗特色的民主”范本。而在本届大选前德黑兰亦一再收窄候选人的参选资格,如候选人必须年届40至75岁,未有包括政治罪行在内的犯罪纪录,以及拥有至少四年的高级行政管理经验,将合资格总统人选愈缩愈窄。正如外长扎里夫遭军方架空一样,无论下月总统大选的结果是由保守派或改革派胜出,最终掌握实权者仍为最高领袖哈梅内伊。而哈梅内伊面对现时内外交困的严峻局面,也许正好趁中东局势稍为缓和之时,跟美国及沙地阿拉伯等死敌和解,方为明智之举。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