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超前部署”却是低端防疫

字体大小:

从桃园华航、诺富特机场饭店事件开始,加入宜兰罗东游艺场群聚与台北万华茶馆案,接连引发了冠病疫情大蔓延,遍及全台北中南东逾13个县市,创下了台湾新冠疫情的高峰,越来越多的区域、场所、商家被匡列,人员必须检疫、送医、隔离。最讽刺的是,除了国门机场中镖,连首都台北车站也沦陷,甚至SARS期间和平医院封院的阴影再现,情何以堪?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留给地方首长一堆待收拾的“防疫烂摊子”,更严重地打击了国民用心配合防疫的信心。

航空公司机组人员本就应是列入防疫维护的最重要对象,因为在全球疫情蔓延的时局裡,他们最有可能在不同的地区接触到各类型病毒,包括新冠肺炎病毒与其各类变,“5+9”或“3+11”机组人员的检疫方式在如今病毒多变的情况下,本就显得科学依据薄弱,客观条件又无法优质配合的时候,自然很容易出事。综观百年来人类各种瘟疫的发展史都可发现,一旦有决策能力的执行者不按科学的根据,而妄做政治性决定时,防疫过程都会有灾难发生,而这次新冠防疫过程中,美国、英国、巴西、印度、日本等因此都付出惨痛代价,台湾亦然。

疫情在蔓延扩大期间,台湾仍只能仰赖基层人力努力做疫调与追踪,希望能及时匡列、隔离可能的感染者,但此波群聚感染需要调查的方向与脉络越来越多,匡列表单中可见“一缸子”属系调查中的案端,若是火苗在哪都不知道,如何能灭火?

同样是小国,以色列疫苗施打两剂全国完成58.7%的进度,全球施打完成率4.1%,就连疫情惨重的印度,疫苗施打也完成了2.6%,但台湾施打率不到1%,由此可看出“疫苗饥渴”的台湾目前只能做低端的防疫,而且是严重落后;此乃防疫指挥官“超前部署”所达到的“严重落后”!

科学证据显示,施打疫苗后,对应新冠病毒的免疫细胞抗体IgM、IgA,其免疫功能效期约2.5个月,IgG 也只能达4个月,效能稳定期仅105天,在病毒不断变异的过程中,现有各种疫苗对变种病毒防疫效能上均明显降低,疫苗生产方式未来在质与量的提供上也势须成为一种积极动态的作为。

政府之前因为有了口罩“国家队”而“粗声大气”,如今疫情峰火满地,却不见国家疫苗与药物生产队?但对系花费民脂民膏,加编巨额防疫预算则仍是满口豪气!

防疫指挥官最重要的就是要能够做好“高端防疫”,生产好的疫苗与药物,或者能够从海外采购到好的疫苗与药物,足够让所有民众使用,这本应是政务官的政策目标,不能做到如此效能的防疫指挥官就应该下台;若仅需每天公布有多少确诊病例、匡列疫调多少人、要关哪些行业、要封多少区,这样等级的防疫指挥官,台湾满街多的是够资格的人!

(作者:吴家诚,国立台湾师范大学教授、前消基会董事、秘书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