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美口中的多边主义有何不同?

字体大小:

作者:陈一新

最近联合国外长视讯会议,中国大陆政务委员兼外长王毅担任轮值主席大出风头。在会议期间,王毅、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都用自己的方式支持多边主义。问题是,中、俄、美三国外交部门负责人口中的多边主义显然巧妙各有不同,用意也大相径庭。

王毅说,全球最重要的多边主义原则就是“联合国宪章”的宗旨与原则,任何国家不能违反此一原则。北京说此话的玄机何在?拉夫罗夫则说,任何国家不能用任何方式或搞小圈圈分裂多边主义,其目的何在?

自拜登总统主政后,美国一改前总统特朗普的“退群”作风,积极参与多边国际组织,包括巴黎气候变迁协定、世界卫生组织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等。在布林肯心目中,重返国际政府间组织(IGOs)以及强化美国与盟国的关系就是重新回到多边主义。

王毅谈多边主义主要是透过联合国的宪章与原则来约束或反对美国通过决议案“霸凌”北京的盟国。3月间,王毅与拉夫罗夫就在广西桂林签署一项协议,以防止美国通过联合国决议案对北韩、伊朗进行制裁。拉夫罗夫这次公开抨击拜登计划召开的“民主峰会”(Summit of Democrac)是搞小圈圈与破坏多边主义的合作,并让多边主义分裂。

由于在拉夫罗夫之前发言的布林肯并未提及“民主峰会”,以致拉夫罗夫似乎有点无的放矢,还是他“话中有话”?

拜登4月28日对国会参众两院联席会议表示,美、俄两国针对俄意图影响美大选一事已经以和平对等方式解决,他期盼6月能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峰会。在联合国外长视讯会议上,布林肯也代表拜登发言,表示美国希望与俄罗斯维持稳定与可以预测的关系,向莫斯科示好。既然拜登殷殷期盼与普京在峰会见面、克里姆林宫此时不敲一下竹杠,更待何时?

在“民主峰会”拟邀名单问题上,拜登如何出手,可说动见观瞻。首先,白宫3月3日发表“国安战略暂行指南”时,拜登还没想到俄罗斯会与中国、伊朗、朝鲜等合组16国联盟。现在既然形格势易,美国当然也要改弦易辙。

其次,俄罗斯是中国大陆主导的16国联盟中最重要的国家,一旦美、俄改善关系,则中方为首联盟的力道将大为减弱。

第三,即使美国不一定能在美、中、俄战略三角取得枢纽地位,但至少也能阻止中国取得关键地位。

第四,“民主峰会”本来要邀请的国家就不限于民主政体,而是可以包括民主化有成的国家或进入民主化的国家。

第五,俄罗斯当然不是民主化有成的国家,但是至少有普选制度与透过普选产生总统的机制。

最后,拜登若是从战略三角的大格局来看,邀请普京参加“民主峰会”不失为是一记可能改变历史的高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