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有负于世界,更伤害了穆斯林

字体大小:

《环球时报》社评

星期天有关巴以冲突的安理会紧急会议还是没能达成联合声明,美国第三次阻挠了该声明的通过,而支持通过该声明的包括美国几个主要盟国。巴以本轮冲突的始末中的确有一些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空间,但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不成比例的杀戮引起全球的普遍愤慨,美国对以色列的袒护与人心的那杆称严重对立。

美方的态度对人道主义无以交代。加沙地带有300多万人口,以色列的轰炸不仅直接导致197名包括大量平民的巴勒斯坦人死亡,数百人受伤,而且让上万巴勒斯坦家庭流离失所,很多躲避战火的人缺少食物和饮用水,那个地区陷入新的人道主义灾难。

拜登政府对巴勒斯坦人权的漠视打了自己的耳光。他们把“维护人权”作为本届政府新外交的旗帜,基于虚假信息和自己的价值判断就恶意宣称中国新疆穆斯林遭到“种族灭绝”,但对巴勒斯坦人权在众目睽睽之下遭到的践踏,那个民族被从被占领土上往外驱赶却无动于衷,这样的双标和虚伪在这次危机中尤其圆不回来。

美国是高度自私的超级大国,在国际道义与美国政治私利之间进行选择时,它会明目张胆地选择后者,逼国际社会习惯它的无耻。美国经常在巴以问题上对抗所有成员国的共识单独投票支持以色列,这对于其他大国来说是不可思议的。

当今世界经济发展了,资源丰富了,全球化的很多技术杠杆建立了起来,但是老问题解决不了,新问题不断冒出来,这与美国作为唯一超级大国我行我素,搞“我就是规则”,不断搅乱国际秩序,让国际间的公平正义缺少基本依托有着最直接的因果关系。

现在加沙地带不停流血,联合国安理会却严重失声,这不奇怪吗?美国没有权利在这个危急关头瘫痪联合国安理会维护和平、消除苦难的责任,拜登政府违背自己关于人权和国际义务的各种承诺也就罢了,但他们不能够阻止联合国匡扶正义,21世纪不应是人类纵容杀戮公然上演的时代。

安理会多年来不止一次通过决议支持解决巴以冲突的“两国方案”,美国没有真正推动这个方案的落实,特朗普政府却顶着国际社会的压力将美国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到耶路撒冷,与“两国方案”的精神背道而驰,然后拜登政府默认了前届政府所做的一切。美国作为整体近年来没有为中东和平提供任何正能量。

如今美国的心思已经完全转到大国竞争上去了,华盛顿显然不喜欢穆斯林,也不喜欢中国,但它唯独“喜欢”中国新疆的穆斯林。美国的价值观已经是畸形的,在大国竞争方向的好斗主导了它的注意力和议题设置。

华盛顿如今为了集中精力对付中俄,急于收缩中东战线,不想为促成巴以和平投入新的力量和资源。但它想固化中东有利于以色列和美国战略利益的大格局,搞“无痛收缩”,让巴勒斯坦人承受中东政治烂尾工程的苦难,让时间覆盖掉不公平。然而华盛顿需要知道,正义是不可能被活埋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