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义和团式浪漫

字体大小:

作者:林咏凯(台湾海洋大学食品安全与风险管理研究所教授)

去年台湾有许多境外移入的案例时,就有许多学者提出国门入境普筛的政策建议,当时疾管署认为据国际研究显示,距离个案发病日达十天后,或无症状者距第一次採检阳性十天后,几乎已无传染力,再者考量成本较高,所以採入境居家隔离十四天的方式来减少感染风险。

其实当时台湾已有厂商开发了自动化的PCR筛检机,从受试者的鼻腔与喉头拭子中,无人化在四小时内完成大量的病毒筛检,且可套用检测其他种类的DNA及RNA流感病毒(如:SARS、MERS、H1N1等),不但获得Nature发表还获得FDA与CE认证。当时厂商也捐赠一台给疾管署但似乎没有被善用。

试想国门如能普筛,利用前述PCR筛检机加上血清学套组,迅速得知病毒Ct值与抗体力价,再依检验结果是双阴性、单阴性等给予弹性的隔离与追踪策略。虽然入境旅客必须多出四个小时等待,但对保护台湾国民健康有相当大帮助。

台湾已有多个学术单位和厂商开发完成快筛剂或快筛机。很遗憾,因为决策团队的陈旧思维,加上台湾运气很好,并没有爆发严重疫情,所以居家隔离政策沿用至今。其中对航空人员的筛检更为宽鬆,这也导致后续的华航诺富特事件,加上人民掉以轻心,才会衍生至今日疫情爆发。

自疫情蔓延以来我常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感觉自己好像回到清末,那个号召义民来抵御外侮的年代。疫情初始政府忙著做口罩,洋洋自得称“超前部署”,接着说是组成了“口罩国家队”,但疫情开始至今一年半,我们的疫苗还要仰赖进口。至于是我们的疫苗产业太弱,还是政府没有投入资源跟心力,有待商榷。

现今的疫情也告诉我们,去年八月政府拒绝入境普筛这个政策是错误的,否则不会有华航诺富特或更多看不到的感染源入境。

常常觉得台湾人民善良又浪漫,大多数时候都选择相信政府,以前的学者会说自己是永远的反对派,政策错误时针砭时事,却在这次疫情都选择缄默,善良浪漫的台湾人也没有得到应有的对待。当瘟疫蔓延时,能救命的会是药物与疫苗,而不是口罩,而政府都没有做好准备。末日来临前,你还要抓紧那张符纸,相信自己刀枪不入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