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磋跎岁月 领袖难辞其咎

字体大小:

来源:香港01

全国政协副主席、前特首梁振英近日接受媒体访问,表示香港“苏州过后无艇搭”,必须与时间竞赛,制定长远发展策略,建屋改善民生。

不少人也记得,国家主席习近平2017年来港出席庆祝回归20周年时,曾表示“苏州过后无艇搭”,鼓励香港、抓住机遇,把主要精力集中到搞建设、谋发展上来。这句俗语,梁振英近日亦引用来指出,香港人要把握大湾区发展的黄金机遇。

官员领袖应反省责任

把握机遇的说法诚然没错,但把这句话放回香港独特的处境脉络来看,就不只是这层意思。若说要“把主要精力集中到搞建设、谋发展上来”,那麽我们得先问,现在的精力放了在哪里?毫无疑问,就是耗费了在无谓的政治斗争之上。

很多人将责任推到泛民主派在立法会拉布。拉布固然是错误的做法,是在鑽议事程序的空子,不必要地阻碍了施政效率。但将所有责任归咎于拉布之上,也是错误的说法。许多民生政策其实都可以获得跨光谱议员的支持,只是官员没有决心打破既得利益,因循以往政策。再者,因为政府不能做到善治,以至连拉布都得到许多市民的默许,这本来就更应该令官员感到尴尬。

前朝政府不无责任

就拿住屋来说,梁振英在访问表示如果公屋供应不够,市民就要继续住在劏房,并忆述2011年花园街排挡大火的惨剧。但花园街大火也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梁振英当时还不是特首。为什麽十年过去,经历了五年梁振英政府和四年林郑月娥施政,住屋问题还是未能解决?房委会上周公布的最新数据,公屋一般申请者和长者一人申请者的平均轮候时间更分别升至5.8年和3.6年。

梁振英拿“玫瑰园计划”做例子,指出大型基建如机场、青马大桥、西区海底隧道等也只是花了短短八年,要变革,其实事在人为。但特首一届任期也有五年,可做的事绝对不少,为什麽我们的公营医疗体系仍然超负荷?公营房屋供应完全不达标?私楼市场失控地高企?残疾和安老院舍一位难求?蓝领打工仔仍然未享有俗称的“银行假“”?所有打工仔也没有标准工时、失业及退休保障?是五年不足够,还是为政者其实不懂“苏州过后无艇搭”的道理?

随着现届政府任期来到最后一年,而梁振英近日又提出多项政策主张,一些人猜测他可能有意参选。任何人只要符合《基本法》规定的要求,不论是现任、前任特首或其他人,诚然都有资格参选特首。但香港今天需要的政治领导人必须有所担当,带领大家通过经验去发展未来。如果继续不肯直面问题,将责任永远放在别人身上,那么不论是任何人,即使他们有心,只怕也很难带领香港走出困局。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