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不知道敌人在哪里的战争

字体大小:

作者:汪志雄

从一开始,蔡英文政府对台湾防疫的定调就是“不作普筛,不封边界。”所以防疫指挥中心所采取的策略就是:首先,把冠病检测的费用订得非常高,以价制量。其次,将战线集中在防疫旅馆,借着自我隔离管理把病毒阻隔在外。这其中最大的盲点就是,让有症状的人因为检测又贵又麻烦,所以选择了吃药打针让它自己好。同时,自我隔离结束之后没有做筛检确认,所以许多没有症状或只有不明显症状的人得以进入社区。

这样的结果造成一个问题,就是无症状带原者在各处流窜,而我们从来不知道病毒在哪里。不过因为台湾人民良好的公卫习惯,所以至今都还没有爆发大规模的感染。

就冠病而言,绝大部分的染病者都没有症状或是症状轻微,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就会不治而愈,因此最大的风险族群是在于老年人或者免疫系统薄弱的慢性病患者。

台湾在这种被动防疫的政策之下,许多老年人或慢性病患者即使死于冠病,因为不做筛检,也不会以冠病死亡结案,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台湾冠病的死亡率远低于其他邻近地区。而且因为不做大量筛检,台湾的确诊人数也自然少的离奇。

基本上,这大概就是台湾引以为傲的防疫结果的真相。但是这一切,因为冠病病毒快速的变种以及冠病疫苗取得的落后,都将快速的改变。简单说,台湾的防疫效果完全是靠运气与人民的自我防护,跟陈时中和执政团队一点关系也没有。台湾现在面临疫苗延迟开打与社区群聚感染,真正的挑战才要刚刚开始。

蔡英文政府在防疫的整体策略上,至少犯了两个致命的错误。

第一、以被动的防守取代主动的追击。防疫指挥中心为了维持漂亮的数字坚持不做大量筛检,以至于许多人飞到境外才被其他地区发现确诊,形成了在境内作战却不知道敌人在哪里的窘状。最愚蠢的是对于高危险群的机师与空服人员,竟然在防守中放水,不但大幅缩短了自主隔离的时间,而且隔离的环境管理松散,毫无纪律可言。

第二、以政治取代专业的疫苗购买。疫苗原本就该是一个单纯的医疗专业与市场经济考量,无奈蔡政府总是以意识形态挂帅,意图在疫苗的取得过程中获得一些政治上与派系间的利益挂勾,造成了如今只能接收少量别人不要打而且快要过期的AZ疫苗。

影响所及,当其他地区都已经大规模施打疫苗,而且即将达到群体免疫的时候,台湾却才开始爆发感染源不明的社区感染,而且距离全民大规模的疫苗接种还遥遥无期,这将会是自疫情以来台湾所面临最大的挑战。

须知,运气是一体两面。美国著名的新闻记者与作家Hunter Thompson曾经说过:“Luck is a very thin wire between survival and disaster, and not many people can keep their balance on it. ”运气之于生存与灾难往往只是一线之隔,而幸运之神不可能每次都眷顾你。

从防疫一开始,陈时中部长就处处双标,不管是在口罩、包机、入境、居家检疫、自主管理、疫苗的购买、大型的群众聚集、疫情的消息揭露、防疫的透明度等等,陈总是按政党考量,依颜色办事。防疫一旦双标,心存侥幸,必生破洞。只怕台湾正在把自己的运气,消耗殆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