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感台湾有事 美国正面临摊牌的决择

字体大小:

作者:黄治金

从特朗普右翼执政到拜登新政府时期,台湾牌始终被美国抬得很高,说明美国国内对于如何应对台湾问题也到了一个决策的临界点。美国国安、军方及外交职能已明显感觉到台海可能会生事。而美国内部的政治结构也会不断放大台湾问题,逼迫美国自己先摊牌,并尽早做出决策。

美国右翼、左翼将台湾持续推向前台,甚至在战略模糊和战略清晰之间来回摇摆。这一方面和中国在台海的布局与发力有关,美国新政府需要做点什么、以示回应,助力所谓的亚太或印太战略的制定;另一方面,美国主动加大同中国大陆全面激烈竞争,必然会利用好台湾这张牌或者筹码。只不过,两党或不同势力对这张牌的理解和运用稍有不同。

比如,在共和党内部,特朗普这一派侧重以交易的眼光看待台湾,而以库什纳这样的温和派则注重务实手段处理美台关系,以蓬佩奥和柯顿为代表的极端保守派则更注重意识形态,将台湾视为开展对华新冷战的前沿碉堡。民主党政府方面则更注重价值观外交,将台湾纳入围堵中国大陆的民主同盟体系之中,甚至将其视为日韩那样的战略“支点”。

但无论什么原因,决定美国对台行为与政策的关键因素还是美国国内的政治结构以及其在台海问题上的推波助澜,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

政治结构

即权力制衡,主要体现在国会和白宫的外交权力之争。这是二战以来就存在的老话题。国会掌控钱袋子的同时,也一直希望同掌控外交的行政机构争夺外交话语权。拜登政府和当前国会的“两权之争”或“两权制衡”当中,台湾只是两权斗争的多个外部话题之一,并非实际的利益所在。而在华盛顿跨党派对华强硬的共识当中,台湾占据绝对大的比例。

有些议员为了积累个人在特定领域的外交资质,或者体现自己的权力存在,就会通过立法手段加大对白宫的制衡。白宫若淡化或忽视美台关系,他们就会站出来批评白宫对华示软、抛弃民主价值观原则。反之亦然。白宫若过于挺台,或者因为台湾牺牲美国-中国大陆关系,也会有议员站出来表达质疑或反对意见。

就当前而言,台湾仍是国会和白宫、驴象两党团结彼此的工具,国会共和党人也在盯着拜登政府一举一动,若白宫对中国大陆稍有松懈,或者弱化美台关系,就会被共和党抓住把柄。这也是布林肯延续蓬佩奥政策的主要原因。

政党政治

两党政客争相利用台湾这一筹码,助力打“中国牌”。因为这样做在国内能够给他们带来好处。其中包括台湾对美国国会两党议员的金钱游说,以及个别政客出于选举利益,挺台批中。前国务卿蓬佩奥和前联合国大使黑利高调会见台湾驻美代表萧美琴,并且酝酿访问台湾,主要目的就是为各自2024年参加大选做准备。

这种性质的挺台是有一定政党偏向性,或者说是选举政治的一种延伸和体现,并非代表美国关心台湾,也非将台湾视为盟友。蔡英文政府对特朗普时期官员和拜登政府官员接待萧美琴倍感鼓舞,但她们忽略了美国“挺台”背后的的另一层意思:抗中。挺台只是手段,“抗中”才是目的。

民意引导

无论是台湾,还是美国,都存在单方面的舆论误导或意识形态宣传。民进党执政后,也存在对异己舆论的打压。在美国,假新闻和虚假宣传更为严重,不但激化党争、撕裂社会,而且影响了两场大选,导致美国民主选举的公正性持续受到质疑。而这种氛围又不可避免地误导了美国民意。

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Chicago Council on Global Affairs)2021年2月1日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在台湾问题上,近年来支持美国军事保护台湾的民众支持率大幅上升,从2014年的26%上升至现在的41%。2021年3月4日,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首次将台湾纳入有关中国话题的民意调查中。结果显示,多数美国人认为中国大陆和香港及台湾的紧张关系属于不太严重的问题。只有三分之一的美国人认为这是非常严重的地缘政治问题。

根据皮尤民调和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民调结果,美国人并不是关心台湾,也不支持对台军售。其中,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2019年的民调显示,多数美国人(61%)反对向台湾出售武器。但是,两种民调均发现,美国民众更多对中国地缘野心感到担忧。

也恰好是美国民众对中国大陆地缘政治意图的担忧促使美国政客继续利用台湾,强调中国大陆的地缘政治威胁。这就是美国政客误导、影响民意的一种方式。

军工利益

和中国坚持的“一中原则”不同,美国坚持的“一中政策”包含了列根时期的对台六项承诺和美国国会通过的《与台湾关系法》。该法是当年卡特政府推动美中建交时,国会推动通过,当时年轻的拜登也曾投票支持,主要是出于台湾自我防卫。但这种军售已经逐渐演变为一种军工利益的扩张或经济账。台湾花大价钱从美国更新武器,有些反而买进的是过时的武器。

另外,美国军方考虑到军工商利益,或者为了施压国会增加军事预算,也会宣扬中国大陆对台威胁。也就是说,美国国安及军方系统关注台湾,说到底还是是钱的问题,也就是军事预算是否到位。正如欧汉龙(Michael E. O'Hanlon)近日的一篇文章所说,美国即便对台战略清晰,承诺防卫(defend)台湾,也不一定会兑现承诺,关键要看能否对中国大陆形成一种全面经贸封锁。还是一个经济战略的问题。

正是以上四个方面的利益抉择逼迫美国更多地将视线转向台湾,改变既有政策,酝酿新的对台政策。这种新的政策不光是国会施压通过涉台法案,更多可能是行政机构出于和中国全面激烈竞争的需要,在制定亚洲战略或对华战略时,一次新的政策调整。

但也恰好是这四个内部因素的影响,导致美国立法者和决策者不可能真正意义上顾虑台湾自己的利益。它们不只让台湾问题越来越成为中国大陆-美国冲突最有可能的导火线,也把台湾更加推向战争前夕的风口浪尖上。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