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货币监管从严 莫待出事才来后悔

字体大小:

《明报》社评

加密货币价值暴升暴跌,波幅之大叫人瞠目结舌,多国宣布加强规管,港府也着手草拟法例,监管虚拟资产市场。加密货币面世10多年,比特币最广为人知,近年更涌现很多“有趣新奇”的新贵,支持者认为,加密货币可以提升交易效率、成为新时代重要支付结算工具,甚至挑战政府法定货币地位,前途无可限量,然而也有愈来愈多声音质疑,比特币等加密货币本身并无内在价值,充其量只是类近黄金的替代品,价格大幅波动反映它们现阶段不过是高风险投机工具,炒作情况甚至有“庞兹骗局”味道。冒风险投资是个人选择,但政府没必要方便散户冒险豪赌,加密货币发展充满未知,规管宁可先从严,出了大事才收紧,已然太迟。

加密货币波动剧烈 多国纷倡加强监管

加密货币出现,跟2008年金融海啸息息相关。欧美央行量化宽松应付金融危机,变相狂印银纸,情况叫人侧目。翌年比特币上线,借助区块链技术,成为全球首款“去中心化”的加密货币,它所标榜的特色,正是毋须中央机构管理,发行量有限度,不似政府印钞般为所欲为。近年加密货币有若雨后春笋,国际投资界热捧,上至超级富豪,下至一般散户,纷纷入市吸纳。去年疫情爆发,欧美量宽印钞变本加厉,热钱泛滥追逐高回报,加密货币涨势更急。去年初,比特币价格大约徘徊在一枚4000美元(5303新元)左右,及至上月中旬,比特币价值竟然升见6.3万美元;之前获美国特斯拉行政总裁马斯克吹捧的狗狗币,更曾暴升百倍。

加密货币炒风炽热,然而升得急时跌得也快。过去一个月,比特币价格一度暴挫逾半,不少投资者损失惨重。最近中美先后表示要加强规管加密货币,人民银行下令内地金融及支付机构,不得接受加密货币作为支付结算工具,也不能提供与之相关的产品服务;美国财政部则宣布,但凡涉及过万美元的加密货币交易,均须向美国国税局报备,以防有人利用加密货币避税或从事不法活动。一时间,加密货币市场风声鹤唳,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如何监管虚拟资产,同样备受关注。今年初,港府就规管虚拟资产交易平台等问题公开咨询,大方向是引入发牌制度,堵塞目前未能规管买卖虚拟货币的灰色地带。当局强调要在虚拟资产市场发展及监管取得平衡,减低投资者风险,有业界人士则担心当局管得太死,不利本港金融科技发展。

加密货币方便数码平台交易,没有区域限制,有助提升交易效率,近年多国积极研究发展官方数码货币,着眼的也是这些优点,不过民间加密货币的匿名及不可追踪特性,某程度是双刃剑,既是优势,也是缺点。提倡者认为,外界对加密货币有很多误解和负面形象,不清楚其应用方法,看不到其发展潜力和价值,然而必须承认的是,加密货币对小撮不法之徒而言,确是非常便利的洗钱工具,早前美国最大成品油管道营运商“殖民管道”遭黑客攻击勒索,被迫支付500万美元,黑客便指名以加密货币支付赎金。金融科技日新月异,比特币等加密货币长远发展难料,惟平情而论,现阶段加密货币确实更似一种超高风险的投机工具,多于实际支付结算工具,政府规管应该先聚焦眼前现象,不能空谈前景潜力。

风险太高散户不宜 港府修例宁紧莫松

比特币没有内在价值,群体认同及其稀有性,是支持它作为支付结算工具的主要基础,有人认为其本质类近黄金,然而论认受性和历史,两者实在无法相提并论。放眼世界,各国政府基本上都只是将比特币等视为虚拟商品或投资产品,无一承认它们具有货币属性,美国联储局主席鲍威尔便指加密货币“没有真正用作支付”,而是“真正的投机工具”。近月比特币、狗狗币等价格大起大跌,除了因为多国提出规管,明显亦与超级富豪言论朝三暮四有关。美国电动车生产商特斯拉早前大手购入比特币,行政总裁马斯克一时大力唱好,宣布顾客可以比特币购车,未几又反口;一时暗示特斯拉沽清比特币持仓,一时又澄清并无此事,现实效果是比特币不断被舞高弄低,美国著名经济学家、“末日博士”鲁比尼直指马斯克一些推文,形同市场操纵行为。凡此种种都显示,加密货币交易有必要从严监管。

加密货币炒风炽烈,欧洲央行一份报告警告,比特币可能成为本世纪最大泡沫,鲁比尼和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曼甚至质疑,现时加密货币炒作情况,俨如“庞兹骗局”。不管这些论述​​是否正确,可以肯定是加密货币作为一项投资产品,风险极高,绝不适合散户,英伦银行行长最近便直言不讳,那些投资加密货币的人,应该随时做好输光所有钱的准备。港府打算建立虚拟资产服务提供者发牌制度,持牌交易所只可向拥有800万元(港元,136万新元)流动资产的专业投资者提供服务,变相阻止一般散户沾手,做法合理,若有需要,还可再收紧一些。当局草拟相关监管法例,必须审慎为先,稳扎稳打,发展加密货币交易市场,短期步伐宁可慢一些,好过急于求成、出了大事才后悔。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