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构建对华政策 基辛格学派正淡出视野?

字体大小:

来源:上观新闻

5年前的今天,美国时任总统奥巴马对日本广岛进行历史性访问。“当时,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在华盛顿的影响力仍显而易见。”日经新闻网5月27日刊文称。时任白宫国家安全顾问苏珊·赖斯重视中美关系,赞赏基辛格的外交理念,经常向其虚心求教。

但最近几年,随着国际格局和力量对比的加速变化,美国国内抹黑中国、对华强硬的论调不断升温。日媒提醒称,当美国对华政策从基辛格所主张的接触(engagement)转向战略竞争(strategic competition)时,这位政治家对于中美关系恶化的严厉警告正在被人们忽视。

赖斯与中方立场接近

2016年5月27日,奥巴马访问广岛,在和平纪念碑前发表讲话,并献上纸鹤作为和平的象征。谁能想到,在访问筹备阶段,奥巴马的助手们曾围绕总统是否应该进行这一历史性访问意见对立。

一方面,时任白宫副国家安全顾问罗兹支持此次访问。作为总统讲稿撰写人,他曾参与起草奥巴马2009年在捷克发表的核裁军讲话。另一方面,时任白宫国家安全顾问赖斯持反对态度。即便在美日确定访问行程后,她仍不断梳理细节,提出修改意见。赖斯一直强调,访问只是为了悼念所有二战遇难者,倡导“无核世界”。

日经新闻网称,赖斯对于奥巴马访问广岛的态度与中方的立场较为一致,基辛格的政治理念对其产生了关键影响。在赖斯担任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期间,她经常会在白宫自己的办公室里会见基辛格,并公开赞扬其现实派的立场。

赖斯是民主党人,基辛格是共和党人。尽管在美国政治版图上,党派分歧不断拉大,但白宫国家安全顾问仍与两党关键人物、政界重要人物保持着不错的关系。

正是受基辛格理念的影响,赖斯一直重视中美关系。2016年7月,赖斯在结束对华访问前发表题为《我为什么在这里:美中关系的重要性》的文章称,“没有哪一个双边关系比美中关系更为意义重大,而且当美中两国合作的时候,这个世界更安全,我们的人民更富足。”

当时,奥巴马政府推行“亚太再平衡”战略,中美关系正因南海问题气氛趋紧。美媒称,赖斯的文章回应了外界对奥巴马政府对华政策的疑问。

基辛格学派影响式微

赖斯的上述主张,折射出当时基辛格在华盛顿的影响力。稳定、国家利益、力量均衡,可以说是基辛格外交思想的核心。日媒称,近半个世纪以来,美国在很大程度上坚持了基辛格对中国的态度——敦促中国拥抱变化的同时,保持一定的友好关系。

但是,在特朗普治下,以基辛格为中心的国家安全顾问圈子在白宫并没发挥多大作用。去年12月,特朗普政府解雇了包括基辛格在内的11名国防政策委员会顾问。两周后,“中国威胁论”的坚定支持者白邦瑞被任命为五角大楼“智囊团”主席。时任国务卿蓬佩奥甚至宣称,对华接触政策是失败的。

拜登执政以来,基辛格的影响力仍未得到恢复,白宫几个关键的国家安全职位已交给基辛格学派之外的人物。拜登政府的“亚洲问题特使”——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事务协调员,由前助理国务卿坎贝尔担任。坎贝尔是今年4月美日领导人会晤后发表的联合声明的主要推动者。这份声明罕见干涉中国内政,甚至出现台湾字眼,为1969年以来首次。此外,鹰派人物、前副国务卿阿米蒂奇在政府外协助推行亚洲政策。他被视为知日派权威,曾在今年4月以非官方性质访问台湾。

经济全球化不断发展的今天,外界普遍认为,与中国的合作,对于应对全球性挑战至关重要。但是,“美国国内对接触政策的怀疑、对中国快速发展可能构成威胁的担忧,削弱了基辛格学派的影响力。”日经新闻网指出,随着美国国内反华情绪的增长,拜登很难在对华“公开接触”问题上获得支持。在奥巴马访问广岛5年后,美国两党都在进一步远离基辛格的外交主张。

美国不乏理性声音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前国务卿蓬佩奥等政客鼓吹“对华接触失败论”,尽管美国国内对华强硬气氛较浓,但在拜登政府构建对华政策之际,仍有一些学者和外交官发出了理性的声音。

美国海军军事学院国家安全事务学教授保罗·史密斯(Paul Smith)在《国家利益》撰文指出,美国长期以来对中俄等大国采取接触政策,但与前任们形成鲜明对比,特朗普在安全和经济领域对中国采取了强硬得多的态度。总体而言,保持接触是有逻辑和战略依据的,尤其是当这种接触聚焦于双方面临的共同挑战时,它可以成为建立信任和帮助维护和平的有用途径。

美国前资深外交官查尔斯·弗里曼(Chas Freeman)认为,美国对华接触政策总体上成功,巩固了全球均势,维持了和平,对冷战的终结起到重要作用。美中若加强合作,共同应对疫情、核扩散和贫困等问题,这将使两国和全球都受益。反之,美国如果继续选择与中国对抗,只会在国际上失道寡助,只会强化敌意、煽动仇恨,最终两败俱伤。

美国卡托研究所经济研究高级研究员斯科特·林西科姆(Scott Lincicome)指出,华盛顿政客们和专家们正在讨论,对华接触政策似乎是史诗般的错误,造成中国崛起、美国吃亏,因此需要彻底反思。这是真的吗?这些观点存在明显缺陷:中国带来的冲击和伤害被过度夸大,美国得到的利益却被忽视;美国批评中国的大量出口害得美国工人面临不公平竞争,其实,联邦政府实施了数十项限制中国进口、补贴美国制造商的措施,只是这些干预行动效果不佳而已。美国现在需要制定更好的对华政策、提出更好的解决方案,但应该基于政策本身的价值,而不是假装去纠正过去政策的错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