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谈形势不同 重开对话先礼后兵

字体大小:

来源:明报社评

上周四,身兼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的副总理刘鹤与美国贸易代表戴琪首度通话,是去年8月25日之后,中美经贸高官的首次通话,也是拜登政府就职以来,中美经贸领域首次高层对话。据报通话只有约一小时,会后双方各自的声明也极简略,无太多实质内容。外界多认为,通话为下阶段中美贸易谈判开了一个好头,但在当前中美关系全面对抗的氛围下,经贸对话取得突破的机会甚微。不过,中美经贸关系一年来依旧热络,而美方欲利用首阶段贸易协议缩小对华货物贸易逆差、促进制造业回流美国的如意算盘,均告落空。在疫后经济复苏的背景下,中美经济发展如何影响两国后续贸易谈判,才是值得关注的焦点。

对刘鹤与戴琪的通话,中方称“双方本着平等和相互尊重的态度,进行了坦诚、务实、建设性的交流。双方认为发展双边贸易非常重要,并就彼此关心的问题交换了意见,同意继续保持沟通”。美国贸易代表署则声称,“双方讨论了美中贸易关系的重要性。在坦率的交流中,戴琪说明美国拜登政府以劳工为中心的贸易政策,以及目前正在检视美中贸易关系,戴琪也提出对中国有所关切的议题。”从“坦率”、“务实”、“交流”等字眼来看,刘戴两人虽是各自表述,唯一共识是双边贸易“重要”,同意继续沟通,惟对话气氛平和。

根据去年1月达成的中美首阶段贸易协议,美中双方应每半年会晤一次。此次刘戴通话,距离上一次中美经贸高官通话已过了九个月。对于中美首阶段贸易协议,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中方承诺两年内增购2000亿美元美国产品;美方维持对价值2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的25%关税。对于中方要求取消加征的关税,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曾表示,要待签订第二阶段协议,才会取消全部对华关税。据透露,在中美为刘戴通话前的准备会议中,中方再次强调了关税“复常”(rollback)的重要。

一年多来,中美贸易持续畅旺,去年双边贸易额较前年增长8.8%,今年首季更大增73.1%,其中中国出口增长74.7%,自美进口增长69.2%,与2018年首季中美贸易战前的最高水平相较,进出口分別增长了11.7%和19.3%。按此趋势,今年中美贸易额将超越2018年的6335.2亿美元(中方数据),达到历史最高水平。而3月份,美国对华出口达到172.9亿美元,按年增长74.8%,超过中国对美出口的53.3%增幅。

因此,中美双方虽然对首阶段贸易协议都有不满,但谁都不愿推倒重来。拜登去年底赢得选举后曾经表示,上任后不会立即取消特朗普对中国加征的25%关税,也不会取消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戴琪在其任命听证会上亦称,中国需履行第一阶段美中贸易协议承诺,美国高度关注这份协议的落实。中国商务部发言人高峰上周四更表示,“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有利于中国,有利于美国,有利于整个世界。双方应共同努力,创造氛围和条件,推动协议落实”。

在中美外交高层阿拉斯加对话不欢而散、就新疆香港等议题相互制裁、军方高层对话受阻的背景下,两国重开贸易对话也面临不同的大环境。

据穆迪(Moody's)及美国税务基金会(Tax Foundation)的数据,美国对华加征的关税,九成以上实际由美国进口商承担。既然关税无收窄贸易逆差,也未实现“制造业回归”,拜登政府为何仍坚持延续此项“损人不利己”的前朝政策?按照戴琪的说法,关税让美方在谈判中增加了“杠杆力”。有分析认为,中美贸谈从来不限于贸易,未来谈判重点将不再是逆差,而是针对中方的结构性改革,重点很可能聚焦于事关两国宏观经济走向的金融和产业政策。

美国自去年3月以来,已先后“派钱”4万亿美元,3月消费物价指数(CPI)达到2.6%,4月份CPI为4.2%,为2008年金融海啸以来之最,但为防股市大跌、影响就业,联储局坚持不加息,而是故伎重施,意欲输出通胀。作为应对,中方一方面出手压抑大宗商品和虚拟货币的炒作,另一方面放手让人民币汇率一路走高,就为抵御美国的通胀输入。这与金融海啸期间中方推出4万亿元人民币计划,配合美国放水的作为,形成鲜明对照。

与08年时比较,中国在世界产业链中地位更加稳固,短期内难被取代。尽管人民币升值,但出口订单似未受影响,国家统计局数字显示,年营业额2000万元人民币或以上企业的利润,1至4月按年大增一倍多,长三角珠三角的外向型企业都开足马力加班,以致电力告急。相对而言,美国手中可用的牌更少了,所以戴琪说,美中经贸关系“非常非常有挑战性,需要我们全面关注”。因此,中美经贸对话的重启,表面波澜不兴,实际上是双方新一轮角力前的先礼后兵。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