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不是数目,是人,是生命!

字体大小:

来源:中国时报

作者:杨渡

对人性的估计,我总是乐观多过悲观,善良多过残酷。

然而这一次,确定是见识到了。

从10几人到20几人,每天的死亡人数不断上升,没有下降的趋势。

这些死者,都没有具体的生命故事,仿佛他们的人生,就只是一个数字。

可是,我可以想见,一个确诊的祖父母、父母亲若是感染,一定全家都感染。这时谁来照顾全家的生活?煮饭的食物会不会感染?供应食物的妻子会不会感染?孩子感染了,全家感染了,谁来照顾?何况孩子要上学、摊贩要卖菜,家计要谁来照料?

一个家庭,可能因此毁了。

每一个生命啊,都是一个家庭,一个让人心心念念的父亲、母亲、儿子、女儿,怎么会是那每天被报出来的数目字而已?

我可以感受到,那些染上新冠的生命一定活得非常痛苦。自己的痛苦,带来家庭的感染,全家的感染危机,会让所有人失去奋斗的支点,也失去可能的依靠。这些,都是可以想见的煎熬。

然而,它正在蔓延!

能够挽回的是疫苗和医疗。药品不是没有,疫苗已经在门口,宗教慈善团体,企业家,都自主自愿地买了疫苗,准备回来捐赠给台湾。讲白了,人情都做给台湾也没关系。

医生不是没有,每一家医院都拼了全力。护士与医生已经全员出动,他们宁愿拼了感染的风险,在大热天,穿着防护衣,为所有病患检查治疗。他们也很怕被感染,一旦感染传给家人,一定是全家愁云惨雾。整个家庭的命运都改变了,谁愿意?但他们牺牲奉献的付出了。

有这样的慈善团体,有这样的医护人员,真是台湾的福报。

然而台湾却有最大的诅咒。

那就是中央疫情指挥中心。

你可以想像,一边是带着疫苗想救人,一边是病患需要救治,老百姓需要疫苗,医生也愿意全力救人。

可是中间挡着疫情指挥中心,他们就是要让你拿不到疫苗,让你站在那里,眼看着疫情大暴发,死者一天天增加,死亡压在每一个人的心头,压在每一家庭的头上。

我实在很难想像,怎么会有人,可以这样狠心,看着有人需要救治,有人想救治,而他们可以硬生生,挡在中间阻挡。不让疫苗进来。看着人一天一天死去!

看着人,一天一天死去。他们心安吗?

这样的人性,这样的残忍,这样的冷酷,真的超出我的想像。

我只能称他们为杀人犯。是的,指挥中心的每一个人,都是杀人的共犯。

今天还读到了疫情指挥中心针对佛光山星云法师的慈善团体想捐助辉瑞疫苗,他们居然说,要依照疫苗规定办法审查。审查过了才可以进来。

这些疫苗都是WHO认可的,也是国际公认的,他们可以轻易放行过关,让疫苗快进来救人。

可是指挥中心却用官僚的口吻,把可以救人命的疫苗,给挡下来。

他们辩称自己没有责任,只是依规定办理。

对的,依规定,你们可以放行,但你们依规定严挡。所谓“平庸之恶”的实践,就是这些人。

他们推给了法令规定,推给了依法办理。却不说你随时可以立一个法,没收人民的财产。

如今,我看到了汉娜.鄂兰所说的,那些平庸的人,依照制度去杀人,都宣称自己没有责任。只是“依规定办理”而已。

他们正在实现,一个照制度走的恶行。

杀人而没有责任的恶行。这真是“平庸之恶”的典型。

但是,请不要忘了,平庸之人的执行政策之上,是因为平庸之恶的指挥中心,在希特勒。

我当然不会遗忘,最后的指挥中心,不在疫情指挥中心,在总统府。

最残酷的核心在总统府。

历史,会好好记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