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武汉情报已被过度政治化

字体大小:

作者:黄治金

经过美国媒体和情报机构又一波关于“病毒可能源于中国实验室”的舆论造势后,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煞有介事地讨论起这一可能性,并高调下令,要求美国情报机构调查冠病病毒的起源,并在90天内给出结果。拜登给出的直接理由是,美国情报部门内部对于病毒起源存在分歧,较多倾向认为来自接受被感染的动物,个别部门则倾向认为是实验室泄露所致。

也就是说,美国情报界有分歧,所以要重新调查。但这种说法难免有点牵强。难道美国情报机构现在才开始调查吗?难道特朗普(Donald Trump)执政时,它们一直无所作为?拜登此时下令情报机构开展调查,其实还是他内政上迎合保守派、外交上联合盟友施压北京的老路数。

分歧本就是美国情报界的常态。无论是国外的朝鲜半岛危机、叙利亚危机,还是国内的通乌门、通俄门争议,美国各大情报机构很难达成统一认识。如果18家情报机构达成统一结论,十有八九也有捏造的成分,比如当年美国对伊拉克的动武理由,就是错误地将恐怖主义、核扩散风险和萨达姆政权联系了起来。

自从冠病疫情爆发,美国情报机构就在收集各种情报,包括媒体报道、证人指控、卫星图片、官方文件、邮件和短信等通讯记录,都被它们奉为“证据”。包括所谓的武汉病毒研究所人员就医,也会被过度聚焦。

目前,美国情报系统内的间谍部门也在紧锣密鼓地收集证据,尤其是科学证据。但从目前中情局(CIA)和国防情报局(DIA)两大情报机构的调查来看,尚未发现能够证明病毒来源于实验室的证据。美国军方之前也曾表达过这一态度。

真正的调查应该是科学的、多边的、国际的,不能先入为主,更不该有罪推论。真正的调查应该注重防范未来此类疫情的爆发,改善应急举措。现在,拜登政府推动情报调查,绕开科学,本身就是内部政治化的操作。

今年1月,世卫组织专家组已经得出结论认定,关于中国实验室事件引发病毒这种假说是极为不可能的(extremely unlikely)。就连美国传染病和公共卫生专家福奇(Anthony Fauci)5月25日也再次表态称,自己仍然认为病毒“极有可能”(highly likely)源于自然。

无论是世卫组织,还是福奇博士,都会受到右翼政客的攻击,原因就是因为他们的结论不符合右翼坚信的阴谋论。如果拜登政府在病毒溯源工作上打退堂鼓,或者表现不够积极,也会被右翼紧追不放,甚至被扣上向中国屈服的帽子。

而且,美国经历两次大选,舆论是撕裂的,假新闻充斥各个角落,小道消息很容易登上大雅之堂,甚至带偏国会的辩论风向和白宫的决策意向。在这种政治氛围下推动的情报调查,难免被过度政治化。

过度政治化的结果就是情报结论难免有失偏颇。凡是从事情报工作的官员,或者是听取情报简报的政客,他们都很清楚,近年美国的情报收集工作很大程度上受到政治的左右。尤其在通俄门调查中,党争利益和情报调查纠缠不清,结论也难以让另一方信服。

他们更清楚,右翼政客将病毒政治化,并就此发起舆论攻击,也离不开美国各个情报战线的积极配合。所以,无论美国情报机构90天后得出什么样的结论,都无法让政治光谱另一端势力满意。这种局面至少要持续到下一次美国权力更迭。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