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时社论:忍看疫情死亡三高现象

字体大小:

来源:中国时报 社论

新冠疫情从5月中出现大爆炸以来,单日确诊人数一度高达5、600人,引发民众高度恐慌,近日虽见下降,却出现更令人担忧的问题,那就是高死亡率、死后确诊高,及年轻人死亡率增高的疫情三高现象。

新冠疫情至8日累计死亡人数308人,值得注意的是,从去年疫情爆发至今年4月底,死亡人数共计12人,5月新增112人,6月截至8日止已高达284人,可见疫情致死速度非常迅猛。

人谋不臧导致医疗量能紧绷

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专家小组召集人张上淳承认,本土疫情死亡率太高。台湾的死亡率已攀高至2.8%,全球平均死亡率是2.16%,新加坡仅0.05%,相较之下,台湾高得吓人;此外,发病者从确诊到死亡速度变快,上周统计平均经历8.3天,这个数值与去年纽约疫情大爆炸时的天数差不多,但最新资料显示,高达18%的死亡者是在发病后3天内就过世,情况更为严峻。

快速致死,除了因为死亡者年龄偏高之外,台湾医疗量能紧绷,难以对确诊者施以必要的医疗照护,恐怕也是重要的原因。在疫情大爆发初期,纽约等地也都是以高龄者染疫及死亡的情况最为严重。只是台湾在疫情发生1年多后才爆发大流行,却未做好准备工作,人谋不臧不可原谅。

此外,是否传播速度更快、杀伤力更强的新变异病毒已入侵台湾,也须提高警觉。日前的万华大群聚已被证实是Alpha病毒(即先前所称之英国变种病毒)所致,但印度疫情升温后,台湾不少自印度入境者,变异病毒是否悄悄跟著进入台湾,必须小心。张上淳对此有所警觉,要求指挥中心加快基因定序的工作,初步报告主要还是Alpha病毒株。

另一方面,双北基于本身确诊者火化的统计数字高于指挥中心所发布的死亡人数,质疑中央的统计恐怕有低报的现象。若果如此,那全台每天的新冠死亡人数恐怕还要更多。更可怕的是,台湾死后才确诊的比例过高,以5月28日为例,当天死亡人数为19人,死后确诊者为9人,一半死亡者是死后才确诊,这实在是非常罕见,尤其不该发生在号称医疗普及而先进的台湾。

新冠疫情严峻,不断出现在家猝死案件,不但医疗院所、卫生单位和警方互相甩锅的争议事件越来越多,到现场处理死亡案件的员警因防护不足,陷入高度风险,家属也因未及匡列而染疫,甚至有向外传播的可能。可知死后确诊涉及的问题非常多,绝不可轻忽。

尽快找出社区隐形确诊个案

台湾疫情死亡新三高的另一个现象是年轻族群死亡率提高。中央疫情指挥官陈时中看到20岁至39岁族群确诊比例升高至25.2%,有感而发说“年轻人防疫松懈”,引发年轻人不满,认为陈时中太不体谅年轻人必须外出讨生活的压力。

然而,年轻族群确诊率升高是事实,而且更可怕的是,死亡情况也益趋严峻。8日1位无慢性病史的30多岁女性,住院后仅6天就病逝。另有其他多位年轻的死亡案例,也是发病没多久就过世了。有专家认为,这些“非典型症状”案例越来越多,将是台湾抗疫的大挑战。

指挥中心必须严肃面对疫情三高现象,尤其高死亡率问题,如果不是出现新病毒株,那麽,就代表台湾潜藏的无症状及轻症状者太多,造成确诊分母数太小,才会产生死亡率过高的问题。广设社区筛检站、尽快找出社区的隐形确诊个案,应该是当务之急。

陈时中从去年就一直阻挡地方政府及民间团体扩大筛检,如今疫情十万火急,终于愿意放行。但除了补助之外,因应未来定期筛检将会成为疫后的生活常态,指挥中心应及早引进民众快筛包等产品,并开放非医护人员进行筛检工作。普筛抓出的确诊病例应立即隔离、就医,指挥中心需有完整规画。

此外,基层医师反映,重症及死亡大增与药量不足有关,适用于不同族群和病程的瑞德西韦、类固醇、单株抗体药物等必须更快引进,降低第一线医师错过诊治时间的风险。当然最重要的还是疫苗,请蔡政府以人民的健康为念,尽一切努力赶快引进疫苗,别再放任无辜的人民无助地染病、甚至死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