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输军机玩弄"政治模糊艺术"?

字体大小:

来源:明报

作者:刘锐绍

美国用军机送三名参议员到台湾,宣布送赠75万剂疫苗;日本日前已送赠124万剂;大陆更早时候也表示愿意送赠,但台湾不接受。台湾认为大陆曾干扰他们从德国直购疫苗,如今捐赠只是统战操作。大陆则反驳台湾抹黑,漠视台胞生命健康。

旁观者从不同角度看这些行动,正面的评价指外国和台湾是“政治模糊艺术”,负面的评价是“玩弄政治”。我的感觉是:如果说玩弄政治,对!美国、日本、台湾都有玩弄政治的成分;可是,大陆没有吗?也许一样或更甚。如果说“模糊艺术”,那就要看效果了,关键是:自身的说法能否得到受众接纳?或哪些人相信?哪些人不信?这又是因人、因事、因角度而异的效果,没有一致的答案。

(1)美国目前有条件“玩弄政治”

中国指摘美国玩弄政治。对!没错。证据包括:

──三名美国跨党派参议员到韩国,忽然飞到台湾旋风式访问三小时,宣布捐赠75万剂疫苗,但又没有把疫苗带上。为什么只是宣布也要亲身前往?不可以在台湾境外宣布吗?

──他们一般是乘行政专机的,但由韩国到台湾这一程却由“行政部门”安排,乘美国C-17军用运输机;由台湾返回韩国后,又乘民航机返美。这不是突显美军的角色吗?

──疫苗不会是这些参议员捐赠的,肯定是美国政府可以掌握或调动的资源。但为什么美国政府不宣布,而由议员宣布?

这些质疑都是可以成立的,但美国的做法也可以说是故意的模糊艺术。其作用包括:

──C-17具备大型战略运输机的运量和航程,兼备战术运输机的短场起降、推力大的特点,而台北松山机场则是军民两用机场。美国此举可以测试美军飞机和台湾方面的配合能力。

──制造美国军机多年来首次降落台湾的既定事实,但性质却是“救助疫情”,属“救死扶伤的人道行动”,把北京推向一个政治的“尴尬位”,看你如何反应?

──美国军机降落台湾之后,美、台和国际舆论刻意引出曾由北京放出来的激话。例如《环球时报》声称,一旦证实美国军机在台湾起降,就是踩到大陆维护国家统一的红线,大陆就可以摧毁相关机场和降落在该机场的美国军机,台海战争将就此打响。中国驻美公使李克新说:“美国军舰(如今是军机)抵达高雄(如今是台湾境内)之日,就是解放军武力统一台湾之时!”美国此举也会刺激内地某些民众的情绪,构成对官方的内部干扰。

可见,美国真的“用心不良”,但它“玩得起”。国际政治不是看动机是否善良,而是看效果和利害关系。效果对自己好的、有利的,就是“模糊艺术”,哪怕被对方指摘“玩弄政治”。北京对此暂时只能作姿态性的反击。

(2)再看日本是模糊艺术还是玩弄政治?
──日本跟美国不同,不能过于跟中国对抗,眼前又要努力办好东京奥运(如最终没有改变的话);假如双边形势恶化,中国也可以不派队参加。所以,日本不能与台湾官方有直接或过多的间接接触。

──但日本总体上要跟随美国的对华政策,在政治上也要保持与台湾的友好关系。所以,日本外相茂木敏充表示,2011年日本大地震时台湾曾给予援助,如今日本捐赠疫苗,是展现友谊。这也是人之常情的投桃报李。

──有意见认为最炒作之处是,日本疫苗送到台湾之日,正是6月4日。蔡英文特别指出,就是这一天,同样坚持自由民主的伙伴及时援助,让民主的台湾对民主更有信心。无人能证实背后是否潜藏暗示,即使有,日本也不会明言,因为这正是模糊艺术的目的:让外界有无限遐想而没有答案,达到最大的关注效果。

从这个角度看,日本的“模糊艺术”是有效的。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则批评:坚决反对藉疫情干涉中国内政;疫苗援助应回归挽救生命的初衷,不应沦为图谋政治私利的工具。但这种公式语言似乎无甚效果,只是聊备一格,有目标放矢但不中的。

(3)台湾不是模糊艺术,而是借势护身

──早前台湾声称大陆干扰他们向德国直接购买BNT疫苗。反对民进党的言论则用商务逻辑反驳,指疫苗在港澳台的总代理是上海复星医药集团,台湾不应绕过这个渠道;大陆则直接批评台湾拒绝大陆愿意捐赠疫苗的好意。这又陷入各自的宣传战。从台湾的角度看,只要台湾人和国际社会相信台湾的话就行了,毋须说服大陆。

──台湾可以趁机加强与西方国家的关係,认为可以强化“民主同盟”。这是他们在形势危急之下的必然选择。

(4)大陆可否也用模糊艺术?

──从中共的政治性格和惯性来看,首先是要作出义正辞严的反击。这是立场先行、显示正确和自信的必由之路。不过,客观效果将是:同意者可接受其言,否则北京又会变成自我感觉良好。

──其实,大陆真的可以运用政治模糊艺术,甚至变成国际政治的公关技巧。例如,大陆可把若干疫苗先行送到第三地,明确表示留给台湾人民使用,台湾政府取不取是他们的事。如果台湾政府不信任这些疫苗,大可请人抽样检验。如果台湾政府最后不取,那麽大陆可以在疫苗失效之前转送给第三地,不会浪费的。这样一来,国际公关的效果就出来了。

──事实上,大陆曾用过这类政治模糊艺术。1970年代,大陆把第一批共10名国共战争时的国民党战犯“按其意愿”经香港欲送返台湾,结果台湾拖了很久不愿接收。其中一人在港自杀,整个舆论都对台湾不利。其后,第二批战犯由厦门出发,连人带船送到金门;台湾当时疑心重重,拖延良久才让战犯逐一举手投降式上岸,而大陆则在厦门全程录影。

说到底,关键是:能否善用政治的模糊艺术?还要视乎懂不懂,有没有足够的政治胸襟使用?按目前的“战狼外交”思维,多麽柔美的建议也不敌狭隘的“民族自信”。加上大陆对台湾的政治、经济和军事压力不断加强,怎能吸引台湾人呢?怎能不被外国借势利用呢?

作者是时事评论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