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坦亚胡迎来政治生涯“最终审判”?

字体大小: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喻晓璇

一位圆滑的政客,一个尖锐的民族主义者,以色列历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领导人——内坦亚胡,将于本周日迎来自己能否作为总理延续政治生涯的“末日审判”。

6月2日,在最后组阁期限前35分钟,获得组阁权的中间派“拥有未来”党领导人拉皮德宣布与其他党派达成协议,携手极右翼政党“右翼联盟”及阿拉伯政党“联合名单”等6个政党共组联合政府。6月13日(周日),以色列议会将对新政府进行信任投票。若投票通过,作为候任总理的 “右翼联盟”领导人贝内特将取代执政12年的内坦亚胡。

“内坦亚胡一直强调安全内核,强调自己在这个方面是比较强势、比较有成绩的,但实际证明,他好像玩过头了,没有取得应有的效果,而且在国际上也很失分。”6月11日,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上海犹太研究中心副主任王震在其主编的《“一带一路”国别研究报告:以色列卷》新书发布会上对澎湃新闻表示,“当然不排除他会继续执政,但总体来说,我认为他玩火的政策可能已经走到了尽头。”

然而,对于四面楚歌的内坦亚胡来说,战斗尚未结束。这只“不死鸟”似乎已经决定殊死力搏到新政府就任前的最后一刻。由于拉皮德与贝内特领衔的反内坦亚胡联盟在总共120个席位的以色列议会中仅取得了61席,只要内坦亚胡能说服一位议员“反水”,就会让以色列陷入又一轮组阁僵局,继续高枕总理之席。但倘若此计划失败,等待这位受贿案嫌疑人的,恐将是一段铁窗生涯。

拉内坦亚胡下马是唯一公约数

以色列当前候任的联合政府名单可能是史上最大胆的组合,不少人是内坦亚胡曾经的助手和亲信,除了极右翼的贝内特之外,还有右翼世俗主义者、世俗中间派、不断被打压的左翼工党,以及保守的阿拉伯政党。各成员意识形态多元,除了“拉内坦亚胡下马”,他们似乎没有任何其他共同目标。

为了能组阁成功,各党派情愿摒弃巨大的政治分歧,这也反映出了以色列大多数人对内塔尼亚久久不肯放权的的愤怒。内坦亚胡2019年身背受贿、欺诈和滥用职权的指控,却屡屡用总理这张“免死金牌”逃避审判,即便是解散议会,也不容将组阁权让给对手。

更重要的是,人们似乎已经厌倦了内坦亚胡一手炮制出的安全议题。一直以来,内坦亚胡自称只有自己才能“保护以色列”,不惜煽动民众的敌对情绪,在特朗普在任的四年更是有恃无恐。4月以来巴以冲突再起,内坦亚胡又抓住机会企图改变组阁失败后的被动局面。与哈马斯为期11天的激烈交火造成巴方死伤两千余人,但这次内坦亚胡并没能力挽狂澜,反倒推动了反对者的大联合。

“以色列的右翼走到了极致,走到了一个拐点,再这样疯狂下去可能就无法继续了。”王震认为,以色列的选举多次陷入僵局,除了内坦亚胡本人深陷腐败丑闻之外,还与以色列右翼越来越激进的主张息息相关,在此局面下,拉皮德一派成功组建政府的机会依然较大。

“不断扩张定居点、不断刺激巴勒斯坦人,最后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国家?这也引起了以色列国内的一种反思。”王震说道,“人们对内坦亚胡产生了怀疑,对他炒作的议题也产生了怀疑,对以色列的方向也产生了怀疑,所以造成了现在的政治格局。”

《华盛顿邮报》报道称,美国外交政策机构一些重要成员也乐见内坦亚胡的离开,他们认为近期事态的发展是加强美国两党对以色列支持的机会。“不可否认,特朗普离开椭圆形办公室后,美国的境况更好了。”奥巴马时期的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马丁·茵蒂克在推特上写道,“如果内坦亚胡不得不离开贝尔福街(以总理官邸),以色列也会一样。”

但值得注意的是,以色列政治党派纷繁,而鉴于所涉政党的数量和不同意见,联合政府往往很不稳定。《“一带一路”国别研究报告:以色列卷》中一段资料显示,在以色列34届联合政府中,几乎一半都提前解散,这也使得以色列总理和联合政府所确定的施政纲领难以获长期贯彻实施。

“联合政府是很脆弱的政府,因为右翼的力量很强大,随时都可以将政府推翻。”王震表示,“所以在巴以问题这种敏感政策上不会轻易去做一些决定,政府本身没有强势的领导人,就很难去推进。”

曾任国防部长的贝内特在巴以问题上持强硬立场,他曾说过,“让巴勒斯坦建国,对以色列无异于自杀。”但与此同时,比贝内特更左的派系依然拥有否决权,新政府可能无法采取诸如吞并约旦河西岸等激进措施,这还是比内坦亚胡留任带来的结果更让人安心。

“从1973年第四次中东战争之后,以色列较巴勒斯坦一直处于强势地位。把拿走的东西再还回来是很困难的,所以以色列不可能做很大让步。没有让步,就没有妥协,没有妥协,就没有和平,所以联合政府在这方面很难有大的突破。”王震表示,“但是我认为在定居点等问题上,他们会克制一些,不会去主动地刺激巴勒斯坦人挑起事端。”

内坦亚胡政治生涯的最后时日?

在可能是内坦亚胡任总理的最后时日,其所在的政党利库德集团已经表示,“总理将会致力于权力的和平交接”。然而,目前发生的一切并未让人看出他已经放弃的迹象,身临绝境的内坦亚胡似乎要孤注一掷,发动一场“特朗普式”的反击。

“我们正在目睹以色列历史上最大的选举舞弊,在我看来,这也是任何民主国家史无前例的。”内坦亚胡6日对其领导下的利库德集团议员发表讲话时称。此前,他还指责贝内特背信弃义,制造了“世纪骗局”。据美国解释性新闻网站Axios报道,这种辞令也煽动了一部分民众,在议会投票前,不少议会议员遭到了内坦亚胡支持者的围堵抗议甚至死亡威胁。

由于拉皮德与贝内特的联盟仅获得了微弱的多数席位,只需要一名议员投票反对,内坦亚胡就能继续掌权。据知情人士向《耶路撒冷邮报》透露,目前仍有15%至20%的可能阻止新政府成立。这些知情人士称,7日晚间联合政府的施政方案被泄露给了以色列第12频道的政治评论员,这证明联盟内部“有内鬼”,而当晚的泄密事件发生后,联盟协议中一些本可以防止内坦亚胡“卷土重来”的条款被修改,这对于内坦亚胡来说已经是一种胜利。

“从许多角度来看,以色列政治的许多关键要素在过去几十年中基本保持不变。有时候选举中的一些意想不到的结果,在很大程度上只不过是历史的重演。”《“一带一路”国别研究报告:以色列卷》中有关以色列政治生态的章节写道。以色列媒体将目前的局势与1990年利库德集团党魁沙龙与工党领导人佩雷斯的争锋相提并论。当时在沙龙所雇保镖的保护下,一名议员被藏了起来,从而让沙龙在最后一刻阻止佩雷斯组建新政府。

放眼现在,以色列议会议长亚里夫·列文也在内坦亚胡的最后一战中扮演着重要角色。身为利库德集团成员、内坦亚胡的忠实支持者,列文有意将联合政府信任投票安排在了13日。这一决定让联合政府指导方针的公布与投票日之间多出一天,以期最大限度动摇议员们的想法。不仅如此,列文还特意将投票定在下午晚些时候进行,以便有更多时间来制造紧张气氛。

“还没结束。”《耶路撒冷邮报》援引一位接近内坦亚胡的消息人士称,“他总是会为最糟糕的情况作准备,背后发生的事远比我们看到的多。我们周日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