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接紧张却可预测的“拜登新秩序”

字体大小:

来源:中时电子报

工商时报社论

美国总统拜登从1月20日宣誓就职即将届满半年,他与前任特朗普总统截然不同的外交战略与战术也逐渐展露清晰的面貌。一个比特朗普时代更可以预测,对战略对手看似立场强硬、却能避免误判,对美国盟友关系更加紧密的“拜登新秩序”已经浮现,这对夹在中美战略对决之间的台湾,是个值得期待的正面发展。

拜登在最近展开一连串的外交访问,先是上周五(11日)前往英国参加七大工业国(G7)峰会,这是七大工业国领袖(美、英、德、日、法、加、义,外加欧盟主席)两年来第一次的实体会面,而且各国领袖活动都不用戴口罩,对于宣示全球疫情解封有高度的意义;拜登接着出席本周一(14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召开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高峰会、以及参加欧盟峰会会见欧洲各国领导人。更引人注目的是,拜登与俄罗斯总统普京选定在6月16日,在瑞士日内瓦举行两国领袖峰会。

从4月16日,日本首相菅义伟访问白宫,成为拜登就任后首位接待的外国领导人,5月21日,立场反美的韩国总统文在寅飞至华盛顿与拜登举行高峰会谈,而关系紧张的中美两国,也从外交与贸易两条战线的一级官员展开会谈,中国与美国外交层面的对谈剑拔弩张,互不相让,但是由刘鹤与美国贸易代表戴琪、财政部长叶伦的密集会谈,则为双方奠定理性对话的基础,重新开启了停滞一年半的中美贸易对话。

接续拜登6月的欧洲访问行程,7月15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将飞到美国,成为拜登上任后在白宫会见的第三位国家领导人,拜登亲自迎接默克尔,除了是向即将卸任的德国总理致敬,更是重新接回美国与德国盟友关系的重要讯号。我们从拜登一连串脉络清晰的国是访问安排,以及与俄罗斯、土耳其等国领袖展开会谈所画下的红线,看出拜登试图在日益极端对立的国际舞台上,强化盟友关系,建立相对清晰、可以预测、能够藉着谈判避免意外的新秩序。

观察推动“拜登新秩序”,从与美国关系紧张的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过去两个月与白宫的互动,可以见到端倪。拜登上任三个月后,直到4月23日才首度与埃尔多安通上电话,但是这第一通电话拜登就宣示美国认定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至今已经106年的亚美尼亚大屠杀为“种族灭绝”。

埃尔多安当然知道拜登踩着一百年前的“种族绝灭”是在为展开双方谈判画下底线,但是他仍然对媒体说:“除了拥护亚美尼亚之外,你们都没有其他问题要处理了吗?”藉此强化他的谈判筹码,5月中旬美国批准出售7.35亿美元的军火给以色列,埃尔多安再用“双手沾满鲜血”批评拜登在加萨走廊激烈冲突中支持以色列。但是埃尔多安在剧烈言词的同时,台面下积极努力改善对华府的紧张关系,并且与其他西方盟国积极接触,最终在即将举行的NATO领袖峰会中完成与拜登总统首次会面,成为全球极少数与拜登举行一对一峰会的国家领导人。

拜登与普京在6月16日举行的日内瓦峰会,更具有高度的战略意义,在美国与中国争霸的情势下,普京拥有极为微妙的筹码,而俄罗斯介入美国总统大选事件,又成为美国共和与民主两党最难以处理的矛盾。因此拜登与普京能够举行一对一的领袖会谈,对双方无疑都是一个同时充满风险与机会的政治赌局。

普京在日内瓦峰会之前,特别接受美国媒体的专访,他传达的讯息是,特朗普是极为特别、才华洋溢、色彩丰富的领袖,相对之下,拜登是一生都在传统政治圈内的职业政治家(A Career man),不会像特朗普那样经常因为冲动而做出意外的决策。普京对美国记者说,他期待与拜登“从低点展开双方的对话”。普京的态度,与一周前克林姆林宫发言人所说,美俄两国关系恶劣,因此“领袖峰会成为防止两国关系降级的唯一方法”一致。

中美大国角力下,全球地缘政治战略正面临剧烈的挑战,我们从拜登密集的外交布局可以看到,一个承认彼此差异,红线清楚,却又避免意外冲突的新秩序正在快速重建,这是过去半年拜登总统与布林肯国务卿等美国外交团队全力打造的新局,逐渐清理特朗普所留下混乱的战场,在彼此对立的冲突中寻找低荡、但是可以缓和焦躁的链接点,这对夹在中美两国之间、担心意外冲突的台湾,应该是极为正面的发展。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