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现代的中共百年党庆

字体大小:

来源:中时电子报

旺报社评

中共百年党庆前夕,公布浙江“共同富裕示范区”建设规划,意味大陆完成全面小康社会后,决心展现高层次的“社会主义优越性”。消息传出,不少大陆网民纷纷以调侃语气发表评论,正如同去年大陆宣布脱贫成功时,有网民笑称自己“给国家拖了后腿”。当中共宏大的现代化目标,遇上进入后现代思维的新一代大陆年轻人,似乎陷入“鸡同鸭讲”境地。

躺平思潮与嬉皮文化

最明显的两个案例,一是云南野象群北迁引起“全民围观”,官方甚至动用行政资源追踪、保护野象迁徙全程,西方舆论难得以正面视角观察中国,并对大陆官民对自然的爱护表示肯定与羡慕;二是“躺平文化”成为大陆网络热词,90后、00后新一代大陆青年似乎不再有动力打拼,有分析认为,本质原因是大陆经历40年发展后阶级固化,限制了社会向上流动的可能性。

关心自然与生态保育,本是西方进入成熟现代社会之后,才逐渐形成的理念与共识。如果野象迁徙10年前在大陆发生,很可能只是一则奇闻轶事,官方只会草草将象群捕获后,交由动物园托管或运回原生地。但在今天的大陆,当地主官亲自“指挥”务求在避免农物损失情况下,尽量留出大象自由行动空间,这绝非用“政治秀”来理解那么简单。要知道直至今日,即使在西方社会,执政当局往往还是与环保主义者水火不容,因生态保护政策产生的激烈社会抗争更是家常便饭,这也是为何西方以惊叹情绪关注此事的原因。

大陆年轻人的“躺平”思潮与世界历史的横向、纵向脉络比较,不过是重演了1970年代欧美嬉皮,及1990年代日、韩“丧文化”的社会现象。相较于中共传统意识形态教育,动辄要求心怀对革命先烈的感恩、透过“忆苦思甜”以加强对体制认同感,新一代大陆年轻人也许对西方价值观不再向往,但对中共革命式论述也基本无感,更不会轻易对上一代人坚信的诸如“知识改变命运”或“幸福是奋斗出来的”等励志口号照单全收。几年前大陆网络“佛系文化”就为今天流行的“躺平”奏响序曲,更印证大陆社会已经一只脚踏进后物质主义时代。

众所周知,“现代化”是中共执政论述及正当性的核心要素。用北京官方论述,大陆在中共领导下,只用了短短70年的时间,就走完了西方国家几百年的现代化道路,这是中共执政“得民心”的根本。然而,按照西方经典现代化逻辑,工业化令私人经济发达之后,多元社会力量的崛起,必然促使政府接受民主化的政治架构,新兴资本力量自然谋求政治话语权、培养政治代言人,进而实现多元共治的公民社会。诸如环境保护、贫富差距、亚文化等社会问题,都可以透过公民社会的内部博弈、沟通、协作,逐步找到解决方案。

探头看看不同的中国

上述路径在过去40年间,的确被台湾成功实践,不少人期待大陆可以像台湾那样,逐步走向“去威权”的政治现代化之路,但中共始终将其视为“邪路”,造就了两岸对现代化路径日趋分野的现实,也成为台湾对大陆体制的距离感与不信任感的根源。

不过,评价任何一种政治制度或者治理模式的成效,最重要的是看它能否真正让人民幸福、维护人的尊严。从此次云南官民协力保护野象迁徙的案例可以看出,大陆的现代化治理已经与后现代社会发展理念融为一体,当民众满足了属于后现代社会的需求时,反过来也可以证明,大陆自创的现代化模式,并非不能成功。

北京决定在浙江启动“共同富裕示范区”政治试验,某种程度是对大陆社会阶层流动放缓后,年轻一代“内卷”、“躺平”问题的回应。西方政府面对贫富差距问题,往往陷入“左右之争”,左派的福利政策导致财政负担猛增,还养出了“懒人阶层”,强调自由市场的右派则坐视马太效应下的社会动荡。“共同富裕示范区”规划,除了推动公平的高品质公共服务外,更要调节个人收入过高、资本过度扩张等问题,突破西方“左右之争”困境,让普通民众直接分享更多发展红利。

试验未必成功,但无论是疫情防控,还是环境保护,大陆都不再是“野蛮生长”的丛林世界,当中共现代化治理愈发与后现代理念对接,与大陆同文同种、交流密切的台湾,应该探头看看不同的中国大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