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正陷入克里米亚难题?

字体大小:

来源:中时电子报

作者:张亚中

中国大陆是美国总统拜登8天欧洲之行的“不在场的在场”者。北京没有出席任何一场会议,但每场会议都无一例外地围绕中国议题展开。

《新大西洋宪章》是英美穿新鞋走老路,以意识形态价值观做为画分敌我的欧洲之行开场。拜登随即在布鲁塞尔向欧盟、北约及七大工业国集团(G7)吹响了集结号,一场“美国联盟vs.中国大陆” 的“合纵战略”正式形成。最后美俄领导人在日内瓦的战略对话,也是美国希望俄罗斯少挺北京,以方便美国全力遏制北京的战略企图。

在美国的要求下,北约第一次把矛头对准了北京。在北约的《布鲁塞尔峰会公报》中,中国大陆被定位为“系统性威胁”。公报称:“中国的发展对北约各国及其国民带来了多方面的威胁,及来自自信且专制的政权的系统性威胁,以及日益增长的安全挑战”。

冷战后,北约只有1990年代在邻近的南斯拉夫内战、科索沃独立中表现突出。后来在阿富汗、利比亚、伊拉克等中东冲突地区,北约也只不过是扮演咨询或协同美军的角色而已。更使北约挫折的是,2014年俄罗斯拿下克里米亚时,包括美国在内的北约也只能动口而不敢回手。这样的北约真的能遏制远在亚洲,且日益强大的北京吗?

北约配合美国演出的真正收获,应是拜登应允不再从德国移出驻军,不再要求北约国家提高分摊军费,并主动愿意提高共同预算的联合资源。

G7表示要打造一个“重建美好世界”,但在德法等国的要求下,在声明中也没有明说这是对付北京“一带一路”的方案。这个全球基建方案牵涉的是天文数字,财源如何筹措,哪些开发中国家应优先?欧洲倾向非洲优先,美国希望拉美与亚太优先,日本则希望印太优先。看来要落实这个方案,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美俄领导人的战略对话,是否能符合美国抗中之意暂且不谈,但是处于战略前沿的乌克兰应该已开始哭泣。这就是国际政治的无情,小国随时有可能被出卖。

这次最故意给北京难堪的是,在G7与美国、欧盟的对话中,表达出西方国家对新疆与西藏人权、香港的自治与民主、台海和平、东海与南中国海应受国际海洋法规范的关切,欧盟希望建立一个“民主、和平、安全的世界”。

抗中立场鲜明的蔡英文政府自然是期待以美国为首的反中大联盟成型,对西方国家公开声明支持台海和平,也给予鼓掌欢迎。但从国际战略的大格局来看,西方以意识形态或价值观来围堵中国大陆时,对处于战略前沿的台湾,是好事吗?

俄罗斯当年不惜进兵拿下克里米亚,为的就是不容许北约与欧盟进逼俄罗斯;中国历史上,秦国以函谷关做为对抗六强合纵的最后防线与东出争霸的前进基地。对于北京而言,新疆西藏的人权批评不足畏,香港早已不是问题,在南中国海与东海的冲突也不会伤筋动骨,只有台湾,会是北京绝对不可能退或让的函谷关,也是在必要时用以立威的克里米亚。

西方遏制中国的联盟愈趋形成,台湾的危机反而愈大,被出卖的可能性也愈高,这是弱势依附强权的风险,台湾正陷入“克里米亚难题”的困境中。

作者为孙文学校总校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