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移民者众 改革积弊助留人

字体大小:

来源:明报

明报社评

近期不少人移民离开香港,机场处处离愁别绪。过去两年,香港内外形势遭逢巨变,政治范式已然转变,有人觉得社会气氛令人窒息,对前景灰心失望,行政长官则表示,香港有中央支持,机遇无限,前景非常好,两种看法南辕北辙,突显了社会撕裂之深,思想鸿沟之大。去与留是个人选择,走的人当然是有信心问题,当下港人移民情况,跟1980年代移民潮有重要差别,影响有多深远,需要时间观察,值得留意的是,不少年轻人希望移民,政治环境不是唯一考虑,就业环境、生活质素、向上流动机会等,同样有关键影响。没有宜居环境和发展空间,人才早晚流走,治港者必须厉行改革,为香港革新除弊。

政治变化冲击人心

去与留是个人选择

由两年前的反修例风暴、去年的《港区国安法》,再到今年初的选举制度修改,香港内外环境遽变,不变是社会撕裂依然严重,黄蓝对立依旧,同一件事情,一方看到希望,另一方往往感到无力无助。港区国安法实施,有人视为“定海神针”,香港可望“由乱转治”,有人认为“民主自由毁于一旦”,灰心绝望。英国宣布为BNO港人提供移民入籍途径,计划今年1月底启动,首季有逾3.4万人申请,5600个签证获批,另外英方还有所谓“LOTR”的短期特殊安排,尚未获发BNO签证的港人,可于入境时申请过渡准许证。有关安排本周一届满,一些有意移民英国的港人,纷纷“赶搭尾班车”,赤鱲角机场办理登机手续赴英的柜位出现长长人龙,亲友依依不舍道别,禁区闸外一片离愁。

英方估计,BNO签证计划推行首5年,约有32万港人移英。除了英国,加拿大和澳洲亦推出吸引港人移民的计划。香港是富裕社会,港人平均教育水平高,英加等国趁着香港人心浮动,吸引港人移民,个中利益盘算,离不开人才与钱财。英国BNO签证计划,港人在当地生活5年方能申请入籍,其间无法领取一般福利,不少中产家庭为了移民卖楼套现,即使平均每一个人只携百万港元积蓄赴英,1万人已相当于100亿港元。至于加拿大降低港人移民门槛,除了向创业移民招手,另一重点是吸引年轻人,有移民中介公司说得坦白,加拿大欠缺年轻劳动力,若不介意体力劳动或做货车司机,年轻人不难找工作。

《基本法》订明港人有出入境及移居外地的自由,港府并无移民外地统计数字,入境处资料显示,过去一年经香港机场净移出的香港居民逾10万人,外界不能假设他们全是移民,惟无可否认,近期不少市民都发现,有亲朋、同窗、同事动身或打算移民。1980年代中,香港曾经出现移民潮,1989年后,英国推出居英权计划,向香港中上层精英招手,短短5年有30万港人移居海外。现时港人移民外地的情况,乃是回归以来所未见,至于规模是否可以跟回归前的情况相提并论,影响有多深远,仍然有待观察。

港区国安法实施一年,对香港政治生态及社会人心带来很大震撼。过去10年,香港社会泛政治化,校园、传媒成为意识形态斗争重地,现在政治环境剧变,界线面临重划,业界部分人感到压力,萌生去意,有人转行有人移民,教育界是其中一个较受影响的界别,情况需要正视。相比之下,经济金融层面所受影响未算太大。香港银行体系总存款较之前一年增加5.6%,未见资金大举外流,新股集资额更上升了50%,所谓“移民潮触发楼市崩溃”的预言,跟楼价破顶在即的现实,更是差天共地。

青年要有追梦舞台

设法重建上流阶梯

上周华府对香港发出营商警告,“提醒”美企在港做生意风险大增,香港美国商会却变相公开唱反调,表示香港有国际认可的商业法律制度,是国际商贸枢纽,在港美商有挑战更有机遇。中美斗争激烈,谁胜谁负还看长远,无人有水晶球,香港金融中心地位取决于国家发展,国家欣欣向荣势头未变,香港在这方面亦毋须杞人忧天。

当然,这不等于香港没有信心问题,否则也不会多了港人“用脚投票”。一如回归前的移民潮,当下港人移民,政治因素突出,不过两者亦有重大不同。首先,回归前的移民潮,人们是基于恐惧,担心政治变化而走;现在移民的港人,不少是因为政治变化已经发生,拒绝接受这一变化而走。其次,两个时代的社会环境差异很大,1980年代至90年代初,是香港经济黄金时期,社会充满机遇,向上流动空间很大,反观现在,香港发展陷入瓶颈,社会深层矛盾不断恶化,缺乏向上流动机会。

香港学者研究发现,有别于较年长的一群,30岁以下土生土长港青想移民,政治因素未如想像般大,本地就业环境、物价和楼价等,反而是影响他们考虑的重要因素。当局必须让青年有广阔就业创业舞台,有机会追逐自己的梦想。移民外国生活并不容易,上一辈回流港人有深刻体会,这一辈港人移民,大多怀着强烈政治好恶情绪而走,未来会否考虑回流,现在无法断言,可是港府若不设法解决社会深层矛盾、重建社会向上流动阶梯,年轻人的离心,必定愈来愈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