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1施袭者重判 香港社会创伤未抚平

字体大小:

《明报》社评

前年7.21元朗袭击事件,其中七名涉案“白衣人”暴动罪成,分别判囚三年半至七年,是迄今判刑最重的反修例风暴案件。法治社会不能姑息暴力,没有任何借口可以将私刑暴力合理化,7.21袭击事态恶劣,惩罚必须反映案件的严重性。反修例风暴期间,社会陷入疯狂状态,不同阵营都有人推崇暴力,犯下各种严重罪行,给受害者以至整个社会,留下无法磨灭的烙印。时至今日,提到7.21袭击、马鞍山火烧人等案件,不少人仍然咬牙切齿,不满有人逍遥法外,即使部分案件有人定罪,亦难抚平创伤。今次审讯并未触及警方在7.21袭击中的表现及角色,事件对警民关系所造成的深远伤害,很难以一句“向前看”消弭。

暴动罪量刑须阻吓力 保卫家园非私刑借口

元朗袭击事件中,警方至今拘捕了63人,包括48名“白衣人”及15名“非白衣人”,这一次是首宗交予法院审讯并定罪量刑的相关案件,涉及八名被告。区域法院主审法官以“外貌明显不符片段中人”为由,判首被告无罪,其余七人皆因犯下暴动及有意图而伤人等罪行判囚,涉嫌在场指挥袭击的其中一名被告更被判监七年,鉴于区域法院最多只能对被告判囚七年,有关量刑实际已是主审法官能够判处的最高刑罚,法庭内外有人不满裁决,辱骂法官。

近年本港法院处理大量涉及政治的案件,不同阵营支持者对法院裁决反应两极,见怪不怪,然而市民不管持任何政治立场,都必须尊重司法。回看反修例风暴一系列涉及暴动罪的案件,判囚三至四年属常见量刑,以中大二号桥案为例,两名暴动罪成的学生,日前便分别判监三年九个月及四年半,本次7.21判刑,多名被告的刑期,大抵也在这一范围内。《环球时报》职员付国豪在机场遭禁锢殴打案,有被告暴动罪成判囚五年半,量刑较重,主审法官解释,机场是香港通往世界的窗口,案件令港人蒙羞。元朗袭击案,有被告判囚七年,法官指出犯人有指挥角色,重罚同样有根有据。香港是法治社会,被告不满判刑可以上诉,任何辱骂法官的言行,都是藐视司法,有损法治。

文明社会不容暴力,纵有不满、愤怒或担忧,也绝不等于可以诉诸暴力。反修例风暴打开了暴力的潘多拉盒子,各方各面都有人砌辞纵容、美化或合理化暴力,设法为己方的暴力行为开脱,肆意破坏商户说成是“装修”、滥用私刑伤人淡化为“私了”。7.21元朗袭击,本质是集体行私刑,若有人觉得家园安宁受滋扰威胁,大可求助警方,而不是聚众持械,前往车站“主动出击”,追打不同政见者,连刚巧路过的无辜者也被殃及,这根本不是自卫,更不能以“保卫家园”去合理化私刑暴力。由6.12金钟青年承认暴动罪,同年9月新城市广场乱事、再到之后的中大二号桥案件,过去一年法院就多宗暴动罪判刑,皆强调刑罚必须具阻吓性,7.21元朗袭击判刑,当然也要反映案件严重性,以儆效尤。

警民关系伤害深 心中刺不易拔除

反修例风暴期间,社会陷入歇斯底里状态,部分人士被暴力、政治与仇恨蒙蔽,犯下严重罪行,有人一失足成千古恨,亦有受害者因此留下很深的身心创伤,7.21袭击,有人遍体鳞伤留下终身伤疤,有人更出现创伤后遗症,至今仍要看医生;马鞍山火烧人案,两名凶徒在他人协助下潜逃外地,伤者严重烧伤,所受伤害同样是终身的。反修例风暴期间,发生大量严重违法行为,暴动、纵火、破坏、私刑、伤人案件多不胜数。除了有人畏罪潜逃,部分案件在举证认人方面亦困难重重,最终被检控的人只是凤毛麟角,即使成功将部分人治罪,也未必能抚平受害人的伤痛、还社会一个公道,然而当局仍须追查到底,尽力将所有涉案犯人绳之于法。

反修例风暴在社会划下很多伤痕,不同阵营支持者对不同伤疤,有不同侧重,但无可否认是,在很多市民心中,7.21袭击是一根扎得很深的刺,原因不独是集体私刑场面之骇人,还有警方的表现。7.21袭击,警方迟迟未有派人控制场面,处理备受争议,甚至惹来“警黑勾结”的质疑,监警会报告认为,警方没及时整理情报、错失不少处理事件的良机,几轮袭击都未见警方到场,“难免招致市民的不信任和谴责”,助长各种揣测。警方一直的说法,是当日大部分警力集中在港岛,应付示威者冲击中联办,元朗袭击发生时,999控制台因为数以万计报警电话打入而瘫痪,导致应变迟缓,然而时至今天,警方仍然未有公开说清楚当时的具体人力部署。

7.21袭击对警民关系造成了致命打击,从未真正复元,本次审讯,控方未有传召警员出庭,无助外界进一步了解当日警方的处理。警务处长萧泽颐日前表示,相信许多人对事件仍耿耿于怀,认同当日行动与一些市民的期望有落差,警方已作检讨改善,呼吁外界“向前看”,只是事件尚有这么多不明不白之处,人们未能释怀,即使愿意“向前看”,也很难拔走心中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